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朕要骑烈马
    第63章 朕要骑烈马第(1/2)页

    天:

    第二天早起,金皇后带着蝉儿等宫女内侍细心地为朱由崧化妆,但他们的确也不知内情,只知道皇上今天要微服私访。

    晨时刚过,一身青衣长衫手拿折扇内藏软甲的朱由崧俨然成了一个富贵人家的阔少爷,在以祖海和李全为首的数名化装厂卫的保护下,悄悄地从御花园的后门经皇家后山景苑出了宫城。

    半个时辰后,在城外通往滁州的官道上,三千京营兵排成了长龙,各色旗帜迎风招展。

    李国辅捧着一百两帑银怀里揣着那份粮饷清单,全身披挂的郑鸿逵带着几名参将亲随进了官道旁边的一处林中,时间不大又出来了,身边早多了几名参将和亲随。全都是顶盔掼甲,一身武将的装束。

    紧挨着郑鸿逵身边的这员白袍小将就是朱由崧,经过两个多月的内修气息,外练筋骨,这副躯体的赘肉早变成了肌肉,个头也露出高了,身材也显匀称了,人也显得精神和年轻了。

    此时的朱由崧银盔素甲,腰悬宝剑。他这是第一次这种穿戴,虽然没有穿衣镜,看不到自己什么样,但看到不再是锦衣卫打扮的郑鸿逵就等于看到自己了,俨然就是一员驰骋疆场的大将。

    如果要是有面镜子,朱由崧肯定会惊喜得认不出自己,非但如此,其他人不细看也认出不他来,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这时李国辅以确认的口吻道:“将爷确定要骑那匹汗血宝马?”为了掩饰朱由崧的身份,称呼也改变了。

    “啰嗦,带马!”朱由崧暗道,朕要是连一匹烈马都降服不了,如对付桀骜不驯的黄闯子,干脆滁州之行就别去了。

    李国辅一挥手,一名伢将小心翼翼地牵过来一匹高头大马。

    原来朱由崧要骑马进滁州。知道皇爷是坐习惯了车撵的,有心的李国辅亲自从御马厩精挑细选了一匹白龙驹,这种马性情温和,跑起来也不算慢,但是非常稳当,像坐轿一样,人称逍遥马。

    哪知朱由崧却不满意,“朕要骑烈马!”

    李国辅只得换马,这才挑中了这匹产生西域的汗血宝马。这匹马是战场所得,一年多来由于没有人驯服得了它,一直养在御马厩里。

    这匹马身高八尺,头至尾的长度超过一丈,浑身上下火炭红,连一根杂毛都没有,马的面门上有块乳白色,有巴掌大小,大致呈菱形,前裆宽能走人,后裆窄,手插不尽,大蹄碗,蛤蟆眼,如果翻开嘴巴才看到它才五颗牙齿,可谓是血气方刚,跑起来速度却极快像一阵风,因此得名叫千里一盏灯。

    这么好一匹马再配上皇家的鞍羼交环,真成了马中的神驹,

    但就是一样,这马性子太烈,经常是啼跳刨嚎,一般人驾驭不了,因此一直在御马厩里养着,牵它的这名伢将由于经常喂养它,也熟识了所让它牵,其他人别说骑它根本不让靠近。

    恰恰此马被朱由崧选中了,但李国辅有些担心,生怕这畜牲使性子时把主子被摔坏了。

    此时,这匹千里一盏灯咴咴乱叫,摇头甩尾,如欢龙一般。

    朱由崧迈大步过来了,从伢将手里接过丝缰,搬鞍认蹬飞身上马。

    这匹马一看是员生脸的将官坐它背上了,虽然这员将长得威武,但它也不干了。养马比君子,战马也识人,有资格成为它主子的再烈的马也恭顺,否则,则相反。

    此时这匹烈马认为这个小白脸太不识时务。因此仰空长啸一声,双腿腾空立起来一人多高,企图把朱由崧扔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