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朝堂事,太诡异
    第54章 朝堂事,太诡异第(1/2)页

    天:

    在武英殿外,郑大木和四叔聊了些家常,郑鸿逵问及大哥郑芝龙等家里的情况,郑大木一一告之,说家里一切安好,就是爹爹时常想念四弟,郑鸿逵心里一热表示自己也忒想念大哥及家里的亲人,但官身不自由,朝廷值多事之秋,等有了时机一定回祖籍探望。

    由于正在整肃京营和操江水师,这个锦衣卫都指挥使兼京营提督的郑鸿逵事情太多,不但要操心操练禁军的事,还负责整肃京营的事,时间太有限了,因此叔侄二人只说了几句话,最后郑鸿逵拍了拍郑大木的肩头道:“森儿,当今天的皇上是个志向远大有作为的好皇上,你要好好读书,武艺也不偏废,将来报效朝廷,莫负圣恩啊。”

    郑大木抱拳施礼,“多谢四叔教诲,森儿铭记在心,丝毫不敢懈怠。”

    郑鸿逵点点头,然后便匆匆见皇上去了。

    这时,钱谦益早就从皇上那里回来了,师生二人离开宫城往回走。

    一路上钱谦益闷闷不乐,心中越想越气,忍不住又骂几句昏君。少年不识愁滋味儿的郑大木则非常高兴,先拜见皇上又拜见四叔,官身也有了,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因此他跟老师有说有笑。

    不过大多是没话找话,话题当然是皇上如何威武和圣明等,对这个学生,钱谦益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把这股回旋之气憋到心里,时不时尴尬地笑上两声以示回应。

    郑大木也没发现老师的异常,一句话师生二人相处的时间还是短,他对这个当大官的老师不甚了解,郑大木当天回了国子监。

    “老爷此次和大木进宫还好吧,见着皇上了吧?”柳如是把钱谦益接进内宅,帮他脱去官服。

    “见着了。”钱谦益说着,把头上乌纱重重摔到了桌子上,圆翅乌纱滚动了一下,幸亏柳如是赶紧扶了一把,才没滚落到地上,弹性十足的乌纱双翅忽闪了好一阵才静下来。

    “老爷您这是怎么了?”柳如是觉得丈夫脸色不对,忙把乌纱捡起来连同脱下来的官服一并挂好,将丫鬟打发出去,亲自为钱谦益捧上一杯香茗。

    “哎……朝堂事,太诡异……”钱谦益接过茶又重放桌子上,一口也没喝,柳如是再问,钱谦益唉声叹气也就这两句话。

    “老爷忧国忧民,但这是在家里就不要再为国事操劳了,如是告诉老爷一个好消息,”柳如是连劝带哄,眉开眼笑,转移了话题,“老爷,香君夫妇托人捎信,今日要来府上致谢,不止是他们,还有陈公子、方公子,以及冒公子携小婉都要来呢,让如是帮老爷收拾下,我们得出府迎接。”

    柳如是兴冲冲地说完,认为钱谦益要转忧为喜呢,但是钱谦益枣核脸上的皱纹更深了,“谢什么呢,你代我支应一下就行了。”

    柳如是不解道:“老爷前者不是说要如是过府为香君夫妇贺喜吗,如今人家登门,老爷怎么……”

    “就说我身体不适。”钱谦益不等柳如是说完,打断了她到了里间床上躺下了。

    柳如是一脸木然,她觉得不是朝堂事太诡异,而他这个夫君越来越诡异了,正这时,管家来报,说是侯公子等人的马轿已经到了府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