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抓人(3)
    第34章 抓人(3)第(1/2)页

    天:

    李全往前走了几步,要在往常他见了朱国弻得行叩拜大礼,因为李全顶多是个军中的千总,而朱国弻贵为保国公,二人的身分地位相差太悬殊了。

    但今天李全对李国弻一不拱手二不问安而是冷生生道:“国公爷做过什么自己知道,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什么话跟卢公公说,或者跟皇上说都行。”说着对手下喝令道,“带走!”

    身后番役呼啦一下将绳索就抖开了,过来有要拘朱国弻,此时保国公身边也有几个侍卫,他们要忠心护主,过来就把朱朱国弻挡在身后保护起来了,对李全等人反喝道:“谁敢抓我们国公爷,你们有圣旨吗?”

    但这些人话音未落,李全就出手了。将折扇插入腰间,李全手中变戏法似的就多了把刀,一转圈的功夫,两声惨叫保国公的侍卫就有两个倒在了血泊之中。

    李全一抖滴血的刀,冷森森道:“东厂拿人还要什么圣旨,有反抗或阻挠着格杀勿论!”

    李全身法利索,下手狠准,堪称大手笔。

    这下大管家朱安和剩下的侍卫脸色骤然变色就有忙乱,他们没想到李全真敢干,这可是保国公府,在他们的印象之中,保国公这块招牌能够祛鬼避邪,谁敢来他们府上造次,他们尽仗势欺负别人了。

    可是眼前这个家伙却不听邪,杀人不眨眼,骇得他们往后一退,就把李国弻晾出来了。

    朱国弻一看遇上吃生米的了,厂卫可是对皇上直接负责的,有时候可以先斩后奏,甚至是斩而不奏,看这意思是来者不善,皇上真要对自己动手了,他转身想跑,这也叫光棍不吃眼前亏。

    可是他身宽体胖哪跑得动,没跑两步,李全晃身就到了他身后,往下一哈腰来了个扫堂腿,嘴里还喊了声国公爷对不住了,你给我趴下吧!

    扑通!

    朱国弻这一砣到少得有二百五十斤,像倒了一堵墙似的,地下全是硬地,差点被他砸个坑,朱国弻这下可摔着啦,肠子好悬没断了。

    李全都伸手了,他带来的人当然也不会站那看热闹,那几个侍卫包括总管朱安很快也被摁趴下了,稍有反抗非死即残。

    这边没等朱国弻挣扎着爬起来了,此时早有两把雪亮的钢刀已经押在脖子上,然后绳捆索绑,结结实实。

    “哎哟……轻点儿,你们轻点儿……我这胳膊……”

    缚住朱国弻之后,保国公府上下几百口很快也老实了,将朱国弻等人羁押之后,保国公府气派的府门上便多了两张十字交叉的封条,上面是朱红色的东厂印戳。

    抓了朱国弻之后,这位临时的东厂大档头李全奉命带着上百名厂番急匆匆赶往马府。

    就在李全动手抓保国公朱国弻的时候,锦衣卫的都指挥佥事祖海和太常寺卿李沾可没闲着,带着二百名锦衣卫缇骑一大早就出城了,按计划对马士英的另一全重要党羽布开了一张网。

    他们事先已经踩好盘子了,刘孔昭今天要离开营地要到京师马府贺喜,因此他们二人带着二百锦衣卫在城外的必由之路等着他。

    诚意伯兼操江提督刘孔昭安排好营中事务,一大早带着数名亲随纵马飞奔,他的驻地离京师不过十多里,这个路程骑上快马眨眼就到,在离京师还有二里地时,祖海和李沾带着大批锦衣缇骑出现了。

    由于以前他们都是同党,这位操江提督及其随行的几名亲卫也没往别处想,勒住了战马。

    “二位大人,来此何干?”刘孔昭不无意外地说,在他的意念中,今天马总督纳妾大喜,这二人不去祝贺,竟然带着这么多亲军锦卫出现在这里,莫非今天有什么公干不成?

    李沾在马上一抱拳,“侯爷,马总督知道侯爷要来,脱不开身迎接,谴在下和祖佥事在此恭候大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