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钱谦益的烦恼
    第31章 钱谦益的烦恼第(1/2)页

    天:

    柳如是热情献曲,钱谦益只得答应。

    柳如是抿嘴含情轻拍小手,管弦乐如小桥流水,柳如是翩然起舞,轻启竹唇,咿呀如燕语莺声,“草衣家住断桥东,好句清如湖上风;近日西泠夸柳隐,桃花得气美人中。”

    见钱谦益只是微颌,笑意也不浓,柳如是又唱道:“清樽细雨不知愁,鹤引遥空凤下楼;红烛恍如花月夜,绿窗还似木兰舟。曲中杨柳齐舒眼,诗里芙蓉亦并头;今夕梅魂共谁语?任他疏影蘸寒流。”

    钱谦益反映仍不强烈,柳如是又唱道:“裁红晕碧泪漫漫,南国春来正薄寒;此去柳花如梦里,向来烟月是愁端。画堂消息何人晓,翠帐容颜独自看;珍贵君家兰桂室,东风取次一凭栏。”

    这是二人初见及来往的情诗,再配上曲调,加上柳如是含情脉脉的演唱,真可谓是天人合一,如果诗圣在场也会发出“此曲只应天人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的慨叹。

    要在以往,钱谦益肯定会诗兴大发,再赋上几首哄美人开心。然而,钱谦益此时完全不在状态,脑子里想的是另一些事,这种被欣赏的他难以产生情感共鸣,用对牛弹琴四个字来形容他恰如其分,最后弄得柳如是不上不下的,脸上如花的笑意也渐减。

    “老爷,莫非奴家唱家不好?”柳如是收住嗔道。

    “非也。”钱谦益摇了摇头,“爱爱(注:柳如是的乳名)词曲堪比天籁,只是皇上越来越诡异了,擢了,都擢了……”

    听闻高弘图和刘宗周都进内阁了,姜日广成了太师,黄道周升为太傅,左懋第升为左都御使,就连年轻的后生吴伟业竟然成了仅次于他的礼部左侍郎,还有吕大器也升为户部尚书,瞿式耜升为右侍郎,这两个人都是东林党人,莫非皇上要启动东林党了,可是他独他这个满腹经纶学冠古今的东林党魁首却原地踏步,他太郁闷了。

    “老爷不是说了吗,不提这些了……”柳如是秀眉微蹙,对这个自诩为清流却又太计较功名的丈夫有些不满。

    “哎不提了……不提了……”钱谦益嘴上不提,心里却放不下来,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个优秀学生,便有了一个计划,忙差人去请大木。

    多情却被无情恼,柳如是受了冷落满脸木讷,夫妻俩昏后第一次尴尬。

    这时张妈拉着三岁的小柳是蹦蹦跳跳进来了,小柳是是他们夫妻爱情的结晶,因钱谦益与柳如是的结合,在朝堂上下遭来很多非议,而钱谦益偏偏将女儿取名为“是”以示回应,从此小女儿小名叫柳是,大名钱柳是,便成了他们夫妻的掌上明珠。

    小柳是别看才三岁,聪明乖巧,能歌善舞,吟颂诗文如行云流水,小模样与柳如是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夫妻二人一见到宝贝女儿一切不快一扫而空,很快堂上又恢复了欢声笑语。

    未几,一个高大俊郎的年轻公子站到了堂外,“学生大木给恩师请安。”

    “大木啊,快快进来……”钱廉益挥手将旁杂人等打发出去,热情有加地迎接门生。

    对于钱谦益的格外热情,叫大木的年轻人一时有些不适应,再次给恩师行重礼。

    钱谦益把他拉起来,亲自奉茶让座,大木受宠若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