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十日之内必取奸佞首级
    第30章 十日之内必取奸佞首级第(1/2)页

    天:

    朱由崧眼前跪着的这些大臣没有一个愚笨之人,全是人尖子,脑子不是一般的好使,听到此茅塞顿开,深受感动。

    我们如此过分,皇上非但不怒,还变着法地拒绝我们请辞,真是用心良苦啊!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何德何能值得皇上这样挽留,皇恩如此浩荡,我们有何理由不鞠躬尽瘁呢?

    于是纷纷感念皇恩浩荡,表示除非皇上将其革职或老死到任上不再请辞,并请皇上降罪。

    朱由崧心中高兴,既然他们都不辞官了,这些大文豪大政治家大书画家在我这里可不能埋汰了,遂让卢九德传旨翰林院拟旨,擢志比金坚的高弘图为东阁大学士内阁首辅,加老骥伏枥的姜日广为太师,加吏部尚书黄道周为太子太师,加儒学大师刘宗周为太子太傅,擢为官清正嫉恶如仇的东林党骨干吕大器为户部尚书,擢文天祥式的民族英雄左懋第左都御使,擢刚直不阿的黄端伯为右都御使,擢不向恶势屈服的瞿式耜为户部右侍郎,擢江南大才子吴伟业为礼部左侍郎,等等。

    之所以给黄道周和刘宗周两个老头儿加了个太子太师和太子太傅的虚衔,朱由崧当然有自己的考虑,虽然现在没有太子,但他和金皇后这般恩爱,要是哪一天真造出个小人儿来,就让这两个学届泰斗教之,自己在前世没好好读书识字,字写得像虫爬,可不能让下一代荒废了学业,要知道黄道周不止学富五车,书法也很有一套,那可是能与王羲之有一拼的人。

    总之,这些人除张慎言之外,全部加官晋爵,有的连升数级,一时间朱由崧脚又跪伏一大片,尽皆感激涕零之声。

    此时独一个人立而不跪,此人生得面目清秀,身材高挑,书生意气,风流倜傥,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是这些大臣中最年轻的一个,朱由崧当然认识,正是明清时期最有名大文豪吴伟业。

    朱由松见此情景就是一愣,莫非对他自己的升迁不满意?这么年轻朕让你从正三品官升到从二品,更重要的是进了礼部再提就进了内阁了,这难道还委屈你了不成,自己一向敬慕吴大文豪不会是一自命不凡之辈吧。

    朱由崧穿越前是学文史的,对历史上的大文豪情有独钟,据记载吴伟业博学多才,精工诗词书曲画,特别他开创了梅村体自成一派,对后世影响深远,那首《圆圆曲》他耳熟能详,最喜欢那句“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千古传唱,在校园里经吟颂,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了。

    因此朱由崧对吴伟业格外器重,可是他因何不领情谢恩?如果他恃才傲物就不值钱了?

    朱由崧这样想着,忍不住问了一句:“骏公因何不领旨谢恩?”

    朱由崧此言既出,其余跪着那些朝堂大员这才知道身后还有一个立而不跪的江南士子,不少人暗想,皇恩浩荡至此,此人还不跪倒谢恩,太自命不凡了吧?

    见皇上问话,吴伟业拱手道:“陛下,这是用加官晋爵来安抚我等吗?伟业此来不是为官爵而来,而是真心请辞,究其原因是看不惯奸佞弄权,皇权蒙羞,陛下既然刻意相留,就要给伟业一个值得留下来的理由。”

    此言一出,跪着人无不惊愕,骏公是得寸进尺,做得有些太过了吧,逆龙鳞也没有这样张狂的,这就等于骂皇上懦弱无能,屈于马党淫威呗,小心因言获罪!

    朱由松的脸果然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了,他忽然想起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