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集体请辞(上)
    第27章 集体请辞(上)第(1/2)页

    天:

    世上没有不通风的墙,这话有一定的道理,如果再加上人为的因素,那这墙内的消息传得就更快了。

    锦衣卫晚间暴动的事没两天,京师传得沸沸扬扬。

    这一天,东阁大学士姜日广,左都御使刘宗周,户部尚书高弘图,吏部尚书黄道周,理部事的张慎言,兵科给事中左懋第,户科给事中瞿式耜,礼部仪制司主事黄端伯,詹事府少詹事吴伟业等几个内阁言官凑到了一起,他们手里都有一张总督府马士英派人送来的大红喜贴。

    但是他们并不高兴,不是因为马士英娶第十九房姨太太不是喜事,也不是因为马家变相搂银子令他们反感,这几位廷臣虽然称不上是清正廉官,但至少都不是奸邪佞臣,这些人在南明这套领导班子中算是少有的清流了,也称得上残明的脊梁。

    做官做到这个位置,这几个随礼的份子钱哪个都出得起,只是他们对马士英的嚣张跋扈嗤之以鼻,不愿与之为伍,否则,前几天满朝上下都趋之若鹜地到总督府拜贺,祝贺马士英挂兵部尚书衔总督四省军务之禧,他们也就随波逐流了,可是现在马士英登门相邀了,令他们烦恼不已。

    “去与不去”和“如何去”成了他们今天的议题。

    “太恬不知耻了,都十九房了还这么张扬?”

    “酒无好酒,宴无好宴,马贼这是想借这个机会羞躁我们,以在下之见我们不能应邀。”

    “两位说得有理,只是马士英上欺天子,下压群臣,党同伐异,我们如果拒绝了他,定会无孔生蛆加以迫害。”

    “但是我们要去了定是自取其辱。”

    “哎,可惜当今圣上太软弱了,前者皇上勤政以拒酒色,下罪己诏谴散选美以示决心,并将李沾下狱,本以为皇上欲效法先帝光兴大明,惩治奸邪,重振朝纲,没想到马士英陈兵殿前,皇上就蔫了,这明明就是造反逼宫啊,但皇上竟然屈于其淫威,不但不怪反而加官晋爵,令大明蒙羞。”

    “还不止此呢,前两天晚上的锦衣暴动各位大人都有耳闻吧,那就是马家们父子鼓动的,目的就是想把太常寺爱卿李沾要到他们的名下,变御案改私审,据说陛下当时深夜驾临处理此事,最终还是把李沾乖乖地移交给了他们,死伤了那么多亲卫禁军,连那个皇上最信得过的郑同知也挂彩了。可是结果皇上连一个人也没抓,不敢深纠哇,不了了之了。”

    “郑同知被射了一箭,据说还是人家手下留情了,不然郑将军命就没了,那可是皇上御笔亲点的锦衣卫都指挥同知啊,三品大员,御赐飞鱼服,佩带绣春刀,今后非但要看马家父子的脸色,还得靠感念人家的不杀之恩才能保命啊,呜呼,悲哀是也!”

    ……

    这几个廷臣牢骚满腹,扼腕叹息,独有一个人没说话,静静地品着香茗,置身世外,好像眼前的事与其完全无关一样。

    此乃詹事府的少詹事吴伟业。这位江南的大才子,二十二岁就中了进士,接着任翰林院编修、庶吉士,是崇祯驾前最有望进内阁的延臣之一,因此尽管他年轻,相比这几位廷臣官职也不算高,但都想听听他的意见。

    “骏公,你倒是说话呀?”

    吴伟业这才把茶碗放下了,环视了一眼,“各位同僚,在下早已决定了,此事无须多谈。”

    “哦,骏公有高见,不妨说来听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