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东厂大换血(求收藏求推荐)
    第18章 东厂大换血(求收藏求推荐)第(1/2)页

    天:

    很快韩赞周被几个锦衣校尉拖到了一旁,不容分说,摁倒在地用草绳捆住,扒下裤子,露出臃肿白肥的屁股,负责行杖的锦衣校尉就站到了他的两侧。

    临时负责监刑的是朱由崧的随行太监李国辅,有意思的是李国辅跟着韩赞周几年了,从这方面说还是算得上是他的学生。

    “小李子,咱家可待你不薄,你可要让他们杖下留情啊。”此时韩赞周趴在地上,咧着嘴还没忘记托大,拉人情。因为他知道,这杖刑可重可轻,其轻重全在监行者一念之间,轻者尚能保住性命,重了当时就得一命呜呼,前不久他就亲自监刑杖毙过一名不听话的大臣。

    然而这李国辅也不是什么善荐,要搁平时肯定会送个人情饶了他,但在这个位置上他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善于揣度主子心思他已经看出来了,皇上打算舍弃他,于是奸猾地一笑,“学生自然不敢忘记了您老的恩情,平时没也少用银子孝敬您,今日自然也会照顾您老的。”

    说着把脸一拉,脸上的笑容顿无,双腿尖相对而立。

    韩赞周紧盯着他的双脚,就怕来这一式,心头一凉,今天要完蛋,知道求也无用,恼羞成怒泼口骂道:“小猴崽子,你,你,你……你这个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咱家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韩赞周还没骂完,两个锦衣校尉的抡起大棍噼里啪啦的几棍下去,韩赞周的屁股就开了花。

    阉人割除了男人标志性的东西,身体自然不会出旷力,吃的东西尽长肉了,另外这韩赞周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身材臃肿肥硕,又上了几岁年纪,哪受得这个,三棍下去,就学起了狗叫。

    但这些行刑校尉可不会因为他学狗叫就手下留情,他们专看监刑太监的表情和站姿决定轻重,一轮打完了换人打第二轮,每轮五下,只换到了第六轮,韩赞周便没了知觉。

    等韩赞周再明白过来,连屁股带后背皮开肉绽就没有好地方了,连捆他的草绳都染成了红色,韩赞周满嘴是血,头都抬不起来了。

    李国辅来到他近前,蹲下身子,韩赞周看到昔日里对自己恭顺有加避之如虎的小李子现在像个索命鬼一样,令他不寒而栗,话都说不出来了,“你……你……”

    李国辅低低的声音,“你平日里仗势欺人,骄横跋扈,为人阴毒,竟然害起陛下来了,陛下整整三日卧床不起,原来都是你害的,凌迟之刑,诛连九族都不为过,可是陛下只是让你受了杖刑,你知足吧!”

    李国辅说完,起身不再看他,对行刑校尉一歪嘴,行刑校尉这次过来仅十几杖,韩赞周便没了呼吸。

    李国辅来到朱由崧近前躬身奏道:“皇爷,韩赞周挺刑不过,已经死了。”

    其实纵使韩赞周没有与马士英暗中勾结,朱由崧也会把他换掉的,一朝天子一朝臣,提督东厂他早就物色好了人选,他的第一步棋就是要让东厂和锦衣卫这两至关重要的特务机关的首领成为他的死忠,因此他必须得狠。

    但是要达到这样一个目的,不一定非要杀了韩赞周,虽然朱由崧不会怜悯一个该死的阉人,但他知道对这些下人滥用酷刑有时候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别看这些平时忠实如狗的奴才,惹急了他们也指不定会出其不意地做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来,历史上太监宫女刺王杀驾的事屡见不鲜,一百年前不就发生了耸人听闻壬寅宫变吗?一群宫女趁人熟睡之机差点把那位像蝉一样吸吮甘露想长生不老的嘉靖帝勒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