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皇上不是怯懦之君
    第16章 皇上不是怯懦之君第(1/2)页

    天:

    马銮再急不可耐,但马士英不发话,他也不敢造次。因为自古以来就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身为正三品大员的他这点素质还是有的。

    面对袁士力装模作样的乞罪,马士英仍然装模作样并不失轻蔑地哼了一声,“知罪就好,既然你是好心救驾,那就向皇上请罪吧,皇上要能开恩恕你无罪,老夫也不追究。”说着转向朱由崧。

    “卑职鲁莽,本想来救驾却惊了圣驾,请皇上恕罪。”袁士力说着赶紧又给朱由崧跪下了。

    朱由崧知道他们这是在演双簧,不过要真追究起来马士英肯定会狗急跳墙,那眼前就是一场血战,尽管有郑将军护驾,但两个人能是这几千兵将的对手吗?

    真要打起来可不要指望朝堂上这些文武百官会舍死护驾,现在他们有些人估计都吓尿裤了,这些兵将要冲杀进来,他们肯定是人人求自保,哪里还会顾得上他这个皇上呀,要不鞑子兵临城下时,咋有那么多的延臣将校屈膝投降当了汉奸呢?

    当然这些无骨气无节操的软骨头多活几天与少活几天对朱由崧来说意义不大,关键是现在要打起来自己就难以驾驭了,万一被马党控制了局面,自立为王或者拥立别的宗室亲王登基,自己这皇上就当不成了,大明仍然难免短命的宿命,那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成为泡影,现在的锦衣卫、京营兵这些全都指望不上,除非万不得已,该妥协时就得妥协,不是有那么句话嘛,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看他们能嚣张到几时。

    想到这里朱由崧道:“将军既然护驾而来,不但无罪反而有功,官升一级,赐锦缎百匹。”

    “卑职谢主降恩。”袁士力对朱由崧磕了个头,想感激又不敢感激,不敢感激还得装感激的样子,要演这戏可难为了这员武将了,结果演了个不伦不类,起身站到了马士英后面。

    马士英叱道,“虽然皇上仁德不予追究,但尔等要引以为戒,今后行事要倍加谨慎,再有纰漏军法从事!”说着充他递了个眼色。

    “总督大人教训得是,卑职记下了。”袁士力施了个礼,转身把手一挥,这几千人马收了器械,像退潮一样退下金殿,退回午门外西南角的广场待命,金殿前又恢复了平静。

    文武百官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有惊无险。

    “高爱卿的八项新政及其他的折子日后再议,我大明危机四伏,国库空虚,各位爱卿从即日起要厉行节简,朕也不例外,从今日起朕的起居饮食一切开支减半,另各地不得擅自增加赋税,今日马爱卿护驾有功,挂兵部尚书衔,总督湖广、凤阳、京师及江北四镇兵马,西御流寇,北拒东虏,不得有误。”

    马士英一听心花怒放,朱由崧这番话,整个南直隶包括武昌的兵马都名正言顺地归他老马指挥了,暗道皇上,你这是何苦呢,你要早这样老夫还用得着兴师动众吗?

    “臣叩谢皇恩,臣一定不辱圣命。”马士英心中高兴,还没忘记跪倒谢恩。然后爬起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就更加趾高气扬了。

    阮大铖、朱国弻、赵之龙、刘孔昭等人也以获胜者的姿态,露出得意之色,就连大太监韩赞周也觉得今天皇上有点自讨苦吃不识时务了。倒是马銮觉得他老子心太软了,按照他的意思今天就刺王杀驾改换门庭了。

    小人得志可气坏了那群忠节之臣,郑鸿逵早就做好了以死护驾的准备,在他看来,身为武将保护圣驾纵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没想到皇上妥协了,他当时有种屈辱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