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问罪史可法(求收藏求推荐)
    第7章 问罪史可法(求收藏求推荐)第(1/2)页

    天:

    原来这位正史上标榜的抗清名将民英雄仇视农民军甚于东虏,在他的意念当中,曾一度把埋葬大明的大清当作朋友,当时有他这种思想的朝堂大员还不止史公一个,朱由崧这副躯体的原主人就是其中之一,因此才有了后来的“联虏平寇”的荒唐之举,这些人除了投降卖国、苟且偷安,甚至甘当亡国奴的思想作怪之外,他们主要犯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逻辑错误。

    然而此朱由崧早在三天前已经非彼朱由崧了,此时脸色已经变了,可不是高兴而是愠怒,他当然知道这段史实,吴三桂勾引大清引狼入室,把李自成赶出北京之后,这个在南京苟且偷安的弘光帝在不明内情的情况下,竟然派出使者带着大批的钱粮酒肉去犒赏汉奸吴三桂,成为最荒唐的****之举,留下千古笑柄。

    想想这些虽然与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他也感到不爽,啪地一拍桌子,“史可法,尔可知罪!”

    史可法正说得兴起,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嘴沫子都要飞出来了。他以为弘光帝听了独家喜信和建议肯定会大加赞赏,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能献上一策使龙颜大悦,入主内阁首辅的问题估计就解决了。

    在他眼中,弘光帝就是一个小富即安容易满足的政治傀儡,不学无术只知道饮酒享乐玩女人,能当上皇上已经心满意足了,偏安江南,苟且偷安,至于移驾北都光复大明,他哪有这样的雄心壮志啊?国家大事还不都指望着我们这些廷臣?

    可是他做梦没想到,弘光帝会突然发火,这一巴掌把他拍懵了,傻乎乎地看着朱由崧,脸上像被抽去了神经。

    不止是他懵,其余的三位元老也有些发傻。

    尽管他不知道弘光帝因何发火,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句冲了皇上的肺管子,但反应过来后史可法赶紧跪伏在地,“啊……皇上恕罪……”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臣何罪之有啊?”

    “朕来问你,你可知道一片石战役的真正内幕?李自成是怎么败的,吴三桂又是怎么胜的,这些你都清楚吗?……”

    在四位朝堂大员呆若木鸡的表情中,朱由崧说出了实情经过,这些人全傻了。吴三桂投降东虏了?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而这位尊贵的皇帝陛下只知道在宫中饮酒玩女人,他是如何知道得这么清楚呢?

    特别是史可法,吓得磕响头乞罪。要知道提议犒赏汉奸卖国贼的罪名可不轻啊,尽管他不知情,但皇上要治他的罪至少得人头落地,如果再加上渎职、妄奏不实等罪名,重一重就得满门抄斩,甚至户灭九族,连祖坟都得刨了。

    这时礼部尚书钱谦益跪下了,“陛下息怒,宪之固然有罪,但念在他不知情又对陛下忠心耿耿,纵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请陛下从轻发落。”

    其实朱由崧根本没打算杀史可法,尽管他知道皇上至高无上,但他也知道明末的皇上跟其他朝代不同,不能仗着皇权为所欲为,随便杀人,朝堂大事还要受内阁限制,甚至有时就算是没有皇上,只要有内阁,国家机关可照样运行,要不万历皇帝都可以几十年都不上朝呢。

    另外史可法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要因为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