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鞑子撤兵了(二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柳春红,双喜,张耐,慧英等几将保护着汤若望和受伤的李全,出城之后过了护城河,把大批的清兵阻滞在护城河以内,他们沿着官道跑出几里地之后,便离开大道,往西南方向的山林小道跑来。

    柳春红几将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来时六将总共带了2000名锦衣卫,现在跟上来的,连负伤的在内,粗略的估计了一下,也就是四五百人的样子。

    这几将一看这阵势,心里也没底儿了。只盛京这一战,他们就折损了3/4的人马,这里离大明朝的势力范围尚有七八百里,至少还有两座关城要过,盛京离锦州就是走小道捷径也超过400里,过了锦州一百多里便是宁远,过了宁远还有一百多里才能到山海关,如果他们再绕道山林避开关城,恐怕得有一千里的路要走,才能安全脱险,到达大明地盘。

    这样看来就是黄德功他们派兵马来接应,恐怕也来不及啊。

    “鞑子们追来了?”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这几员将仔细看,追兵不是来自身后,而是来自左右两侧,也不知道有多少鞑子,铺天盖地,万马奔腾,脚下的地皮都在颤抖。

    柳春红,张耐,双喜,他们都是身经百战,一看这阵势,来的鞑子至少有上万人,才会有如此的阵势。而他们才四五百人,悬殊太大了,肯定不能恋战,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汤若望和李全所在的马车,现在几乎上要飞起来了,但是赶车的锦衣卫还嫌马慢,一个劲儿的向这匹马甩鞭子。

    四五百名锦衣卫有骑马的,还有步行的,也全都没命的奔跑。现在他们这几百人已经下了关道,往前面的一片山林跑来。

    这几百人在前面跑得急,两支鞑子的追兵,在官道上兵合一处,以漫天撒网之势,也都冲下关道,兜着屁股就追上来了。

    来的这两支人马全是鞑子的八旗精锐,而不是绿营兵。带队的两员主将也不是一般人,一个就是洪承畴,另一个是索尼,明清时期要提起这两个人,可以说是牛逼轰轰。

    这二将奉了多尔衮之命,各带5000八旗子弟,一个出西城一个出东城,向南城包抄,防止李全他们侥幸逃出城外。

    这二将也真算没白来,别看盛京城内有那么多绿营兵,精兵强将遍地都是,防守如此森严,但是还是让李全他们侥幸逃出来了。

    而且看这意思,他们还来晚了一步,如果他们能再来早来几分钟,就把他们堵在城门口了。

    不过就剩下这点人了,二将带着1万鞑子的精英,把他们斩杀或者抓住应该是没有什么悬念了,至多是个时间问题。

    因此两员主将,指挥着一万名鞑子,在后面排山倒海一般追来。

    一时间这片辽阔的荒野像放羊一样,漫山遍野都是人了。

    越追双方距离越近,张耐双喜一看这形势不对,要这样下去他们很快就得被包围,他们这些人生死事小,完不成陛下的圣命事大,不能把汤若望安全的救出,他们这些人死不瞑目。

    因此张耐和双喜只好留下300人掩护,让柳春红和慧英两员女将,带领剩余的一百多人保着汤若望和受伤的李全继续往前面的林子里跑。

    慧英也要坚持留下,她要和丈夫在一起生死与共,急的张耐要横刀自杀,慧英才不敢再争了。

    现在马车已经没法跑了,因为往前面崎岖不平,沟沟壑壑,只好把马车弃了,慧英让锦衣卫把汤若望弄到马上,和他一马双跨,保护着汤若望往前跑,柳春红和受伤的李全共乘一骑。

    这一百多人刚跑进前面的树林,还没来得及喘几口气,张耐和双喜就败回来了,二将不可谓不猛,武艺也不可谓不高,但是一万对300,要说精英全都是精英,这样的荒野搏杀,胜败是不言而喻的。

    张耐和双喜带着300名锦衣卫拼死力战,竟然没有支持一刻钟的时间,300名锦衣卫全部命丧沙场,张耐和双喜身上也受了几处伤,浑身是血。

    张耐双喜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力气了,而且身上受了伤,现在他们能打的总共也只有一百多人了,如何能对付得了外面鞑子的万马千军?而且清军肯定会越聚越多,八期铁骑,还有绿营兵,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果然张耐和双喜刚退进树林,鞑子的兵将就追到了树林的边上,外面人喊马嘶,吵吵嚷嚷。

    但是张耐,双喜,李全,柳春红等人也不能坐以待毙,林中没法骑马,他们就下马,保护汤若望往纵深撤退。

    这时对李全们唯一有利的就是天已经黑下来了,而李全和柳春红清楚的记得,他们把汤若望骗出教堂的时候,还是上午巳时的事,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连续折腾了七八个小时,直到现在水米没沾唇。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何况是连奔跑带打仗,体力消耗之大,可以想象,因此他们现在是饥肠辘辘,嗓子冒烟,脚下直打晃,全凭一股精神支撑着。

    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没有受伤的兵将还好,那些受伤挂彩的,如李全,张耐,双喜等人,他们遭的罪就更不必说了。

    鞑子们如果冲进这片树林,他们这些伤残疲惫之士,不用打,估计就束手就擒了。

    这时就看见外把火把晃动,有鞑子扯着嗓子高喊,“快把这座林子包围起来,然后进去抓人。”

    战马的嘶鸣声,鞑子的叫嚣声,大批军队的跑步声,他们在林子里面听的清清楚楚。

    “怎么办?”柳春红,张耐,双喜,慧英,都看向官职最高的李全。

    他们也不敢点火把,树林里黑黢黢的。

    李全的伤受的最重,有箭伤,还有刀伤。好在包扎止血及时,又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休息,他现在也不感觉那么疼了,好像适应了一样。

    他是锦衣卫都指挥使,是这次行动的具体负责人,但是被困在这林中他也没有办法,接应他们的人,山海关的救兵,恐怕都指望不上,他们离开盛京至多几十里的样子,远水不解近渴。看来这次行动失败了,被抓回去或者就地斩杀是迟早的事情,李全心里就做了最坏的打算。

    面对几将的疑问,李全道:“本指挥使已经看过了,这片林子不小,有山有岭,地形复杂,他们包围林子,需要不少的兵将,他们之所以没有立即冲进来,肯定是人手不够,他们是在等待更多的人马。我们只管往里面撤,能撑几时算几时。”

    “如果要被他们围上怎么办?”

    “那只有以死相拼,绝对不能让他们抓俘虏!”

    “那先生怎么办?”

    李全没有回答,但是他知道,如果真到那个时候,他绝对不会让这个德国佬活着再被鞑子们弄回去的。

    他们一直往林子里面走,实在走不动了,就休息一下。就这样,李全他们这一百多人,保护着被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汤若望,往里走一程,休息一阵,一直到了天亮,鞑子们也没有进来搜林子。

    后来他们才知道,天亮的时候,鞑子们竟然奇迹般地撤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