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2.第807章 营救汤若望(7)(三更)
    阿布托话音未落,身后一阵大乱,数不清的行商小贩,以及过路行人,簇拥着一架马车向南城门急匆匆而来。

    阿布托现在已经知道了,马车里应该就是汤若望,他四周的老百姓都是混进城中的奸细,也就是大明的锦衣卫,因为他们手里都拿着清一色的秀春刀,跟城内城外与他的兵将战斗的这些人一样。

    “真不少啊。这成百上千的奸细如何混进来的?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没有……”阿布托大骇。

    这时在这些人后面,数不清的绿营兵杀过来了,呐喊声惊天动地。

    “关城,快关城门!”阿布托如梦方醒赶紧传令。

    但是城内城外已经打乱套了,也没人听他这个城门守将的命令了,叫嚣了几句,无奈之下,他只有带着亲兵卫队亲自来关城。

    要锁死城门城,最关键的一道城门当然是千斤闸,只要能把千斤闸放下来,城门就等于卡死了。

    因此守城主将阿布托,带着人马沿马道冲上城头,来落千金闸门。但是这时,有一队“老百姓”也跟着他们杀过来了。

    为首的一个胖子,生的面相凶恶,满脸的横肉,手执绣春刀者,正是大明锦衣卫北镇抚司使祖海。

    现在大明的锦衣卫仍然分为南北镇抚司,特别是北镇抚司,专理皇帝钦定的案件,拥有自己的监狱(诏狱),可以自行逮捕、刑讯、处决,不必经过一般司法机构。

    为了营救汤若望,这次出动的主要是北镇抚司的精英,李全和祖海这两个锦衣卫的头头全来了。

    盛京南城门处的“钉子户”有人指挥,因为这里是最关键的地段,2000锦衣卫有一千就布置在这里,剩余的一千人布置在汤若望的教堂附近,包括李全夫妇他们住的张家老店周围,以及他们看好的路线通往南城的街道上,以沿途接应汤若望。

    祖海和双喜负责城外和护城河一带,张耐和慧英夫妇负责内城门一带,四将带着一千锦衣卫城里成为布下了一批钉子户,目的就是看好城门,不准清兵关城,直到李全夫妇保护着汤若望出城之后,他们再撤退。

    守城门的清兵不知内情,被蓄谋已久的这些锦衣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他们还不过手来,吃了大亏,遍地都是死尸。

    祖海,双喜,张耐,慧英指挥着一千锦衣卫一场混战把南城门给占领了。但是突然发现一只清兵杀上了城头,祖海一看不好,这才带着一支锦衣卫跟了上来。

    这里他们已经摸清楚了,城上有千金闸的开启机关,必须控制这里,否则千斤闸落下来,就没办法出城了。

    一方要落下千斤闸,一方要阻止他们,双方在城头就杀在一处。

    这些锦衣卫全是挑出来的精英,守城的清兵大部分是绿营兵,因此他们抵不住锦衣卫的攻势,纷纷被斩落到城下。

    祖海更是勇不可挡,此人可是个老锦衣卫了。朱由崧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在南京锦衣卫中任要职,是当时的锦衣卫都指挥使马銮的部下,马銮是马士英的儿子。

    朱由崧得到郑鸿逵的支持之后,首先清洗厂卫,从锦衣卫下手,首先收拾的就是这个祖海,朱由崧抓住他之后并没有杀,知道这是个可以重用的猛将,他是辽东祖家的人,来自关宁铁骑。祖海感念朱由崧的恩德,死心塌地保了朱由崧。在祖海的支持下,朱由崧和郑鸿逵杀了马士英父子和他们的死党,稳定了朝堂。

    从那以后,祖海一直在主持锦衣卫的工作,配合郑鸿逵和李全立下不少的功劳,特别是后来朱由崧迁都北京,在朱由崧外出亲征的时候,他在京师掌管着锦衣卫,发挥了巨大作用。

    鉴于他的功劳,朱由崧让他负责北镇抚司。现在朱由崧再一次重用他,让和李全一道来盛京营救汤若望。

    现在又该他大展身手了,舞动手中的大刀,清兵碰上死挨上亡。

    “快起吊桥!”

    “回大人,吊桥缆绳已经被他们斩断了,无法扯起吊桥。”

    “那就快落千金闸!”守城主将阿布托在城头看得清清楚楚,大批的锦衣卫保护了汤若望的马车,已经跑过来了,快到城门口了。

    尽管后面有数不清的绿营兵在追杀,但是一旦他们出城就不好追了。

    因此阿布拖像疯了一样大喊。

    手下清兵慌乱的赶紧往下落闸,千斤闸吱吱呀呀,拖着沉重的身体,从上面落了下来。

    这时祖海带着锦衣卫就杀到了,守城门的主将阿布托一看手下抵挡不住,亲自来战。

    阿布托是蒙古猛将,长得人高马大,手使两柄铁锤,冲过来就砸。

    祖海知道他力大,不敢硬接他的锤,使了个四两拨千斤斜着往上一档。

    刀锤相撞,当啷一声,祖海的刀便脱手而飞。

    阿布托正欲把珠海砸死,又过了两名锦衣卫助阵,两把刀一起斩向阿布托,阿布托另一手锤往上一抡,两名锦衣卫的刀全飞了,然后左手锤又到了。一名锦衣卫躲避不及,当场被砸了个稀烂。

    阿布托刚要结束另一名锦衣卫,祖海把弓箭拿出来了,当初他就是用这一招来胜郑鸿逵的,一箭射出,阿布托躲闪不及,一下子被射穿了脖子。

    阿布托惨叫一声扔了双锤,栽到城下,他的双锤落下来,把城墙上的大砖都砸碎了。

    主将一死,城上面的这些清兵就更乱了,祖海带领的锦衣卫,把这些清兵杀散。

    “快!把千金闸搅起来!”

    四名锦衣卫一起转动着,千金闸吱吱呀呀又上来了。但是刚上到一半儿,两边马道上的清兵又杀过来了,来的应该是鞑子的八旗,一边顺着城头马道往这边冲,一边往这边射箭,而且他们是从左右两边夹击来。

    箭风呼啸,祖海的部下纷纷中箭,眨眼间有数十名锦衣卫被射落城下。

    “快搅千金闸!”

    祖海叫喊着,让四名锦衣卫继续作业,他带领着剩余的十几名锦衣卫分左右迎击冲过来的鞑子马队。

    箭如飞蝗。祖海等十几名锦衣卫,挥舞着手中的腰刀拨挡流矢,但是箭密如雨,仍然有锦衣卫不断的中箭倒下。

    祖海一看不好,清军的大部队过来了,他们支撑不了多久的,千金闸经升起一丈多高了,他赶紧扯着嗓子对城下大喊:“指挥使大人,张耐双喜,你们快出城!”

    但是他刚喊了一声,一支利箭破空而来,正好射中他的前胸,鲜血狂飙,满嘴是血的祖海用刀柱地,身子才没有倒下,满嘴是血的他又喊:“快出城——”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