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1.第806章 营救汤若望(6)(二更)
    副将李之芳奉了京营守备岳乐之命,带着5000绿营兵,来捉拿大明奸细,营救汤若望。

    但是他这5000人赶到的时候,汤若望的马车连同大明的奸细,已经无影无踪了,只剩下守卫教堂的把总带着几十名残兵败将退下来了。

    这名把总把经过向李之芳详细汇报了一遍,李之芳也感到了问题愈发严重。此前他跟他的顶头上司岳乐想到一块去了,抓几个胆大妄为的大明奸细,营救一个被掠走的汤若望,不需要大动干戈,岳乐给他5000绿营兵,肯定是绰绰有余了。

    但是现在一看事情远非想象的那么简单,大明的奸细来了多少啊?整条街到处都是他们的人,个个勇武不凡,看他们的举动和手中的绣春刀,这应该是锦衣卫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因此李之芳一边命5000军兵立即追赶,一边派人赶紧向岳乐报告,这件事太大了,不是他这名守备副将能担得了责的。

    李之芳并非鞑子,而是汉人,或者干脆就叫做汉奸,跟洪承畴一样的汉奸。历史上真有此人,并非虚传。

    历史上的李之芳,跟岳乐一样,也大清叱咤风云的人物。

    李之芳祖籍山东,是崇祯年间的举人,顺治四年中了进士,历任浙江金华府推官、刑部主事、湖广道御史、吏部右侍郎、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等职,这当然是按照原来的历史发展。

    按照成王败寇,胜者王侯败者贼的理论,李之芳是大清朝的名臣宿将,他的本事在康熙时期真正得以施展,平叛三藩之乱,立下大功。做过大清的兵部侍郎,兵部尚书,吏部侍郎,吏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人称李阁老。只这一大溜耀眼的光环,就知道他有多大本事了。

    不过现在的他,跟岳乐一样,尚未来得及施展他的抱负和才华,只是一名年轻的守备副将,参将的角色,比一名游击将军也大不了哪里去。

    因为这都是朱由崧的穿越惹的祸。

    朱由崧的穿越,令李之芳在1642年中了举人之后,来到16年的3月份就改变了原来的人生轨迹,因为,这个时候崇祯帝在煤山上吊,接下来李自成的部队进了北京,又闪电般的败出北京。这期间大明朝很多没有节操的大臣都投降了李闯王。只是一个举人的李之芳没有多少功名可言,因此他连投降李自成的机会和资本都没有。

    李自成败出北京之后,多尔衮就来了,江淮以北基本上都是大清的势力范围,当然也包括李之芳的家乡山东武定。李之芳就认为关外的这些鞑子,才是主宰天下的真英雄,于是就开始效忠大清啦。

    但是他却没有料到,由于这位弘光大帝的逆天崛起,多尔衮比李自成也强不到哪里,累得顺治帝在北京也没有坐够一年,仓皇北顾,那一年,李之芳也作为愿意继续效忠大清、与鞑子们同甘苦,共呼吸的诸多汉人兵将大臣一样,组成了浩浩荡荡的汉奸队伍,与多尔衮一道保着小顺治,出了山海关,跑回了盛京。

    然后李之芳就成了现在的京营兵守备岳乐的副将。

    但是朱由崧的穿越能改变一部分历史走向和一部分人当然包括李之芳在内的前途命运,但却无法改变这些人的成为历史名将(名人)的潜质。

    顶盔贯甲,披挂整齐的李之芳,手提大刀,在摸清了大批的明军锦衣卫已经挟持着汤若望的马车,逃向了南城门。

    他立即带着5000兵将随后追击,并派一名参将拿着他的信物抄近道去见南门守将,让他赶紧关城,挑起吊桥,落下千斤闸门,以造成瓮中捉鳖,关门打狗之势。

    这就已经表现出他的应急应变才华,心思缜密,临危不乱,沉着应战,不失为帅才。

    南城门的守将阿布托是蒙古鞑子,准确的说他是漠南蒙古的传奇人物林丹汗后人,投降了大清之后,奉命镇守南城门。

    阿布托接到李之芳的信物,得到他的报告,也感到责任重大,大明的弘光大帝也太离谱了,真是异想天开,一下来派来这么多锦衣卫秘密的混进了大清京师,就为了一个汤若望,他到底想干什么?不管别的,这一次一定让这些胆大妄为的大明锦衣卫全部葬身于此。

    因此他立即传令,三道城门全部封锁,三道城门当然指的是,横在城外护城河上的吊桥,城门洞的双扇大铁门以及最坚固的千斤闸门。

    如果这三道闸门全部锁死,被困城内的人肯定是插翅难飞。

    南城门是他的防区,命令传下去之后他还不放心。他披挂整齐,亲自带着卫队出了衙门往南城而来。

    现在的盛京,整个南城门附近全都是人了,今天这个时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热闹繁华,城内城外到处都是人。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今天城门附近的小摊贩非常多,而且以汉人的摊贩居多。

    但是现在守城的兵将突然开始驱散行人摊贩,他们的理由竟然是要关城门了。

    有的摊贩一听就赶紧挪走了,行人也赶紧行动,要进城就进城,要出城就出城。

    但是今天城门附近突然多出不少钉子户,他们不收摊,不进城也不出城,在城门内外,他们的疑问是:“现在离关城的时间还有好几个时辰,为什么要这么早关城?”

    “少他娘的废话,这是上方的命令!”清兵开始瞪眼耍粗了。

    他们认为吹胡子瞪眼,连卷带骂加挥舞刀枪,这些草民就得屁滚尿流,灰溜溜地而去。

    然而他们做梦没想到,今天这一招不管用了。

    “不成,你们说关就关呀,关了城门,我们还怎么做生意,我们还怎么出城,我们还怎么进城?”城内城外的,摊贩和行人都胆大妄为地与守城门的兵将扛上了。

    “哎呀,真他娘的搞邪门了,守城的是你们还是我们?这里究竟听谁的,去你妈的!”不管是蒙古鞑子还是满洲鞑子都以野蛮不讲理著称,就是清军的绿营兵也是如此。

    他们一看这些刁民,敢对他们如此无礼就动手了。

    “你敢打人?揍他,揍他……”这些摊贩行人们群起而攻之。

    守城的兵将一看这还了得,这是要聚众造反哪,纷纷拉出刀枪过来就下家伙了。

    这些小摊贩和行人居然仍然不让步,一看不就是动家伙吗,我们也有,纷纷拿出了清一色的绣春刀,矛盾升级,双方混战在一处。

    这时守城的主将,阿布托来到了城门近前一看,这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已经打乱套了,半天了城门一道也没关上,他可急眼了,“真是活腻歪了,立即调兵遣将,把这些刁民全都给我宰了。”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