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0.第785章 伏法(一更)
    国舅府。金成从皇宫回来,就钻进了内宅,恼羞成怒之余茶碗也摔了,案几也掀翻了,吓得门口笼的鸟吱吱乱叫,在笼里来回跳个不停。新纳的浓妆艳抹的要来伺候的他的八姨太也被骂走了,仆女小厮更是不敢近前,都不知道他们的国舅爷今天因何发这么大火。

    他当然是生他这个皇后姐姐的气,他觉得自己倒霉,怎么遇上这样一个胆小善良的姐姐,自己去找她向皇上讲讲情都不行,她竟然让自己去找陛下认罪服法,要那样自己还到皇宫见她干吗?一个堂堂的国舅爷,不就是几十万两银子吗?这算个什么呢,让自己补上也行呀,就这点事都不给办,白陪皇上睡觉了,要这样的皇后姐有什么用?两口子在一个被窝里睡觉,这点事陛下真能不开面吗?

    另外他觉得自己更倒霉的是,赵林这阉狗怎么会这种犯案的?一个太监还调戏宫女,就算宫女脱光光了,你他娘的有办法吗?真是吃饱撑的……杀了人也就算了,可偏偏就是贺妃的宫女,还偏偏闹到陛下跟前,陛下也小题大做,竟然定为诏狱,这个阉狗到那里面一看刑具,肯定是问什么说什么,就是不问也会顺嘴脱溜的,把自己这辈子犯的罪行全部供出来,那百分百会牵连他,他急得把赵林的祖宗八代问候了好几遍,最终又回到这个问题,这可怎么办?

    茶饭不思,什么心都没有了,金成把自己关在室内就动开脑子了。再去找李全?不成,锦衣卫这帮人吃人不吐骨头,他们只听皇上的。去找贺妃?也不成,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再说他这事,连他皇后姐姐都管不了,贺妃就算愿意管也肯定是没招。

    左思右想还是没有办法,难道真的去找陛下请罪?陛下那张脸一虎可够吓人的……

    后来他冷静下来一想,皇后姐姐说的肯定是气话,用这种方式故意难为自己,哪有姐姐不管弟弟的道理,难不成还真的会因为这点事掉脑袋吗?堂堂的国舅,正宫皇后,这点事都罩不住吗……

    金成这么一想心又放下来了。在忐忑之中一天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发生。第二天依旧如故,到了第三天,金成的心完全放下来了,看来这事肯定被姐姐出面摆平了,真阁陛下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吗,自己毕竟是皇亲国戚。

    这么一想,金成脸上也有了笑容,命人准备了一大桌酒菜,他要把这两天的亏欠的吃回来,又八姨太找来陪席。

    丫鬟仆人和差役们这才敢靠近他,府上也如往常一样热闹起来。

    金成揽着八姨太,八姨太亲自喂他,管弦歌舞,余音绕梁。

    正这时,管家从外面跑进来了,“国舅爷,门外来了一群锦衣卫,把府给围上了。”

    “什么?”金成刚被八姨太喂到嘴里的一块肉,惊得嘴一张,便掉落在地。

    “别唱他娘的唱了!”金成一嗓子,丝竹声戛然而止,歌女们吓得都远远地躲了。

    这时,一队锦衣卫已经涌进了庭院。全都是尖帽,褐衣,系着小绦,手里拿下刑具绳索和刀枪等器械,大挡头仍然是那个包兴。

    “国舅爷,跟我们走一趟吧。”包兴对着里面的金成一抱拳,不无礼貌道。

    “你们……我要见皇后娘娘!”金成觉得害怕了,被这群人抓走,关起来据说至少得脱层皮。

    “国舅爷,实在对不住,怕是来不及了。”

    “大胆!我是当朝国舅,我姐姐是正宫皇后,谁敢抓我?”金成直接耍起了无赖。

    “陛下说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拿下!”

    包兴一声令下,几个缇骑就闯进屋了,要抓金成,金成一转身起来,把墙上一宝剑摘下来,唰啦一声把宝剑拉出来了,“我看你们哪个敢动?”

    这下缇骑就站住了,看向包兴,那意思是国舅爷要拒捕,怎么办?

    包兴冷笑一声,知道又该他这个大挡头亲自出手了。径直朝金成来了。

    金成也真豁出去了,挥剑就砍。

    包兴往旁边一闪身,金成这一剑砍空,没等金成再砍第二下,包兴便抓住了他拿剑的手腕,用力往旁边一接,金成身子不稳就跟过来了,包兴脚下一绊他,金成一个狗啃屎摔倒在地,肠子好悬没断了,宝剑也摔出多远,胃里上翻,刚才那些吃喝全吐出来了,其臭难闻。

    “绑!”

    几名缇骑过来,按的按,捆的捆,眨眼之间,金成被捆得像粽子一样。然后,被带走了,锦衣卫撤了。

    全府上下,全都傻了,远远地看着,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锦衣卫真狠,连国舅爷也敢抓?”

    “国舅爷犯什么事了?”

    “谁知道呢?”

    “这可是皇后娘娘的亲弟弟,他们也敢得罪?”……

    第二天,京城的大街上,突然来了一支差役,锦衣卫前面开道,两辆囚车里装着两个人,一个是国舅金成,另一个是御马监内监总管赵林,有人敲锣打鼓,讲述着他们的罪状,两个人披头散发,面如死龙,双眼无神。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指指戳戳,议议论纷纷。

    “这两个犯人是谁呀?犯什么事了?”

    “你还不知道哇,没听差役讲解嘛,前面的那个是国舅金成,贪污受贿,克扣军饷。后面那个太监是赵林,克扣军饷,猥亵宫女致死。”

    “国舅爷也被抓了治罪,他可是正宫皇后的亲弟弟呀?”

    “这个狗太临真作死……”

    就这样,游行了三天,最后囚车到了菜市口刑场,这里更是人山人海,刑场早就布置好了,差役在这里维护秩序,监斩官也都就位了。

    金成和赵林被人从囚车里弄出来,押到刑场绑到行刑柱上,午时三刻到了以后,赵林被割了一百多刀,胆小的都不敢再看。而早就被吓昏的金成则被刽子手一刀砍下脑袋……

    金皇后病了一场,朱由崧亲自到宫中探望,让最好的御医医治。并把一个锦盒赏给了金皇后,金皇后谢恩,打算锦盒,拿出福禄寿三星人,全屋都是珠光宝气的。金皇后痊愈之后,仍然住在正宫……

    从这以后,朱由崧深信,只要有他三寸气在,太监宫女,皇亲国戚,文武百官,谁也不敢再作奸犯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