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6.第781章 贤宦不贤(五更)
    下属机构来逮上级,或者叫作厂卫内部捕人,不但令赵林觉得可能,就连内阁府前的兵将差役都有点感觉别扭。尤其是他们看到锦衣卫捕是东厂的大人物赵林时,内阁府门前当然有值勤王的兵将,一看这阵势都傻在那里,不知所措。

    惊愕之余,一看这些人,他们惹不起,也没有人敢过来多问,像没看到一样,瞪眼瞅着任凭事态发展。

    “你们……真是狗胆包天……我舅舅非剥了你们的皮……”赵林还想耍威风,以威慑对方。

    要往常赵林抬出李国辅还真吓人,包兴立马就成了孙子,但是包兴今天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狗胆,根本不尿他那一壶,惊得赵林瞪大眼睛,看包兴今天穿得人模狗样的,尖帽,白靴,褐色衣服,系着小绦,这才令赵林想起,包兴现职东厂大挡头!

    “顾不得那么多了,人命关天,杀人尝命,擅杀者死,陛下早就说过,你犯事了,在下只公事公办,其他的到里面以后再说吧。”包兴冷笑着,上面一晃他的眼神,下面来了个扫堂腿,赵林咋呼得凶,根本不会武术,讲打他差远了。因此扑通一声被摔翻在地,这身肉差点把内阁府前的硬地板地砸个坑,疼得他龇牙咧嘴。

    “我没有杀人,冤枉……是那个贱人对我们无礼,杀一个宫女又算得什么?……望包大人通容,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赵林一看这平时对他点哈腰的人现在软硬不吃了,也有些语无伦次了,他知道到那里面就由得他了,人不变成鬼也得脱层皮,但是他没说完,包兴扭胳膊把他踩在脚下,拿出绳子就捆。

    另两个太监,三下五除二便被包兴领人也按翻在地,胳膊背过来,这些平时吃得膘满肉肥又不锻炼的非男人,被弄疼得嗷嗷学狗叫,“吆喝,轻点儿,胳膊断了……”

    但是没人理乎他们,他们做梦没想到这么快就犯事了,在平时弄死个婢女跟弄死条狗也差不多,可是现在从弄死那名宫女到现在恐怕不会超过两个时辰,可是这件小事竟然惹得厂卫动手?这是要诏狱呀?

    这样一想,赵林等三个太监身上开始冒冷汗了,想找人回去给他舅舅李国辅送信也不可能了。

    很快三个太监被捆上了,往马上一搭,这些缇骑上马就一阵风似地走了。

    这些经过,正好被刚刚出内阁府的王铎看在眼里,他令人停下轿子掀开轿帘,先是惊愕,接着心情大悦:“抓得好,这样顽劣宵小之徒早就该抓,锦衣卫真是好样的!”

    “大人,还起轿吗?”手下差役问。

    “哎……”王铎一思忖,这件事可不是小事,赵林不过是条狗,但不管他犯了什么事肯定会牵连到李国辅,这一定是陛下的意思,否则锦衣卫必不敢拿东厂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事自己还是少掺和为妙。

    想到这里,王铎道:“起轿回府。”然后把轿帘放下了。

    众差役抬起他的八抬大轿只在内阁府门口转了一小便又回去了。

    李国辅在御马监左等人,左等也不来,右等也没人影,不但内阁的两个高官没来,连他派去的太监外甥赵林也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李国辅坐不住了,陛下交了办的事不敢怠慢,刚要叫一个太监去问,这时一名小监跟头骨碌地跑进了,“爷……不好了爷……”

    “慌张的什么?”李国辅身宽体胖,头发胡须花白,但胖胖的脸上闪着油亮的光,身子堆满了太师椅,稳如泰山一般。

    “爷是这么回事……陛下让爷立即过去见驾。”小太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李国辅做梦没想到,祸从天降,惊得他险些没从太师椅上摔下来,宫中的婢女命中草芥,死一个宫女陛下竟然震怒了,也怪这个小兔崽子太不长眼,你惹谁不好,怎么惹贺妃的宫女?这可要了咱家的命了……李国辅浑身哆嗦,脸色苍白,颤抖着手,“小兔崽子,你这是放着地上的祸不惹,惹天上的祸,要把咱家害死不成……”

    “爷赶紧想想办法……”小太监慌张道。

    他们最清楚不过,被厂卫投入大牢,可比不三司衙门的监牢,厂卫的大牢就是鬼门关,好进难出,就是铁打的汉子,提起厂卫诏狱,也是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何况陛下又让他亲自去见驾,他对陛下最为了解,赵林那一关难过,他这一关更难过。

    “你带上这个,赶紧去找国舅爷金成,让他务必去见金皇后,迟了就来不及了,快去……”李国辅已经乱了阵脚,强打精神,翻箱倒柜,从里面拿出一个锦拿,打开一看,福禄祷三星人眼着三色光芒,满屋都流光溢彩的,这东西他太舍不得了,最后一咬牙塞给了那个小太监。

    小太监知道,这是李国辅的最上心的宝贝,没事就拿出来看,拿出来满屋就是珠光宝气,价值连城,看来他的这位爷真是豁出去了。

    小太监小心翼翼地接过来揣好锦盒,撒退就往外跑……

    李国辅看着小监仓皇的背景,两眼无神,把无关的太监全部打发出去,自己动手换了一身崭新的太监服,对着铜镜默默道:“陛下呀,我的爷,无论如何,这次您一定要高抬贵手,为奴婢留条根吧,这畜牧实在是该死……奴婢也有罪,但是这些含念在老奴伺候爷鞍前马后,办事尽心尽力,从未出过差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愿老天保佑,龙目有恩……”说着他老眼有泪滚出,双掌合什,像个虔诚的教徒。

    然后,擦干眼泪,带着两个太监急匆匆奔勤政殿而来。

    朱由崧正在勤政殿坐着,面沉似水,李国辅一看朱由崧那脸色就知道今天他们爷俩够呛,多远就跪下了,用膝盖当脚走,往前趴了十几步,简直是一步一磕头了,“皇爷,奴婢叩请圣安……”声音都是颤抖的。

    朱由崧瞟了他一眼,要平时早就让他起来,实际上朱由崧对李国辅的印象一直不错,穿越之前他对太监也有偏见,不过现在经历了那么多,他对太监这个职业有了重新的认识。

    什么事都不是绝对的,他认为太监也有肱骨之臣,远的不说光大明就至少出了两个大贤宦,英宗时期的冯保就著名的贤宦,任何情况下都忠心护主,现在他身边的卢九德也称得上贤宦,忠于皇上,一生事两代帝王,忠于大明,至今没有任何污点,本来他把这个李国辅也列为贤宦的,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朱由崧对他的看法已经大打折扣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