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5.第780章 缇骑拿人(四更)
    赵林别看是个太监,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的事他干得多了。一见到这两个小宫女媚态可人,嬉皮笑脸地就过来要调戏一番,尽管他没有这方面的功能,但也要证明自己是个男人。

    要在平时,一般的小宫女就不敢动了,任凭他随便调戏好了,最后还得伺候得这个太监舒服了高兴了,才能算完。但今天遇上的这两个小宫女不同,都有脾气,一个尖叫着躲开了,另一个上来还给了赵林一耳光,这下事大了。

    赵林哪受过这个?顿时恼羞成怒,叫骂着扑过来一把掐住了这个宫女的脖子,把她抵到宫墙上,一阵猥亵之后,再一看,这个宫女断气了,原来是他用力过猛,把人活活给掐死了,另一个宫女哭叫着飞也似地逃了。

    “爷,怎么办?”两个太监比赵林还大十几岁,却喊赵林爷,赵林冷静下来,也觉得这事有点麻烦,因为他认出来这是贺妃宫的婢女,贺妃是陛下宠幸的妃子之一,她出绿林,侠干义胆,可不是好惹的,但有他舅舅这棵大树罩着,他还不太害怕,看了看这里四外无人,两只眼睛凶光一闪,让手下两个太监去把那个宫女抓回来弄死,把两具尸体藏起来就算完事。

    赵林打算毁尸灭迹,然后来个一推二六五,瞒天过海。但是他手下这两个太监追了半天,累得通是汗也没追上那名宫女,最后只得回来,和赵林把这名宫女的尸体扔进了荷花池。

    然后,三个太监稳了稳心神,像没事人一样离开这里,继续往内阁去请高弘图或者是王铎。

    内阁府可是有尺寸的地方,不是谁想来就来的,但赵从视若无物,如入无人之境,当差的有几个不识他的,看在李国辅的面子上,都主动跟他招呼,他哼哈而行,径直奔府衙内院。

    王铎在坐在案前,一看是他进来了,知道这是个无赖,但是个有势力的无赖,虽然烦他也不好得罪他,挤出一丝笑容。赵林一点也不客气,也不等让,一屁股就坐王铎身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下了,压得木椅子吱呀山响。

    一眼看到王铎的象牙弧板了,拿起来玩弄,吓得王铎赶紧道:“哎公公,这是老夫上朝面君之物,不可亵玩也,否则可是陛下不敬。”

    赵林把脸一虎,刚要把这板给甩了,一听王铎后面那句,便恭恭敬敬地放下了。

    然后端起案上的茶水就喝,这是王铎手下给孝敬王铎的,赵林不等那么多,端起来就,不小心弄了一大口,烫得他差点把茶碗给扔了,洒得地上案上哪都是,当差的赶紧过来帮忙收拾。

    这些细节王铎当然看在眼里,王铎内阁次辅,论官职基本上是一国之相了,而这个赵林简直是个不学无术的无赖。看他在他室内贼眼乱溜,太过随便,真讨人嫌,但又不好赶他走,有修养的人都不跟着小人斗,好鞋不踩臭屎,这个阉狗再不堪,他舅舅树大根深,在陛下面前一歪嘴,他王铎就吃不消,因此他耐着性子便道:“哪阵香风把公公吹来了?”

    “哈哈哈,”赵林干笑了几声,沙哑着嗓子道,“咱家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王老头,老高呢?”说着翘起了二郎腿儿。

    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不男不女,到这里没有一点规矩,没大没小的,王铎感到恶心,但仍然不无礼貌道:“公公不巧得紧,高相国另有公干。”

    “哦那好吧,那咱家就找你吧。我舅舅也就是李公公请你到御马监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商,走吧,王老头,咱家和你一路同行。”

    王铎真耻于与他为伍,因此找借口道:“请公公先行一步,本官还有要处理一下,稍后即去拜访李公公。”

    “那也好,咱家告辞。”说着一甩苍蝇刷,站起来了,带着两个太监往外就走。

    王铎站起来还真把他送到门外,然后进来之后让仆人把赵林喝过的茶碗给扔了,拿过一条毛巾把他坐过的地方擦了好几遍。

    然后坐下等着,觉得赵林走远了,他才吩咐一声:“备轿,往御马监。”

    手下人差役答应一声,八台轿很快备好,王铎整理好官服,钻进轿里人抬轿起,出了内阁往御马监而来。

    但是刚出内阁府没多远,不远处发生的一幕令王铎一惊,继而心情大悦……

    赵林等三个太监刚出内阁府大门口不远,街上战马嘶鸣,三个太监一愣,这里内阁重地,谁在这里跑马?这时数名鲜衣怒马的锦衣卫由远而近一阵风似的过来了。

    厂卫们都拿着刑具和刀枪,看样子这是要去办案拿人,怎么来内阁了,难道内阁中出了乱臣贼子,被锦衣卫盯上了?赵林等三个太监一时竟然还这样想。

    赵林等三个太监对这些锦衣卫办案拿人他们也习以为常了,因东厂和锦衣卫的特殊关系,严格来说,东厂掌管着锦衣卫,锦衣卫得听东厂的,二者可视为上下级的隶属关系,因此以东厂半个主人自居的赵林三太监并没有往其他地方想,仿佛刚才他们猥亵致死宫女一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因此三个太监仍然若无其事地往前走,这时数匹战马冲过一打旋来把他们三个给围上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赵林一怔,脸上有些不高兴了,另两个太监把眼睛也瞪起来了。

    锦衣卫当然没有东厂的地位高,赵林平时看到这些锦衣卫的缇骑跟看到条狗也差不多,不管是太监们还是锦衣卫,见到他都得打溜须,就是锦衣卫头子李全见到他也是客客气气的。

    “干什么,你们做了什么事不知道吗?”为首的是东厂大挡头包兴,他是李全的心腹。

    “大胆,敢跟我们赵爷这样说话,瞎了你的狗眼吗?”赵林手下一个太监飞扬跋扈道。

    “对不住了,在下奉上锋之命前来拿人,还是别让我们费事的好。”说着,包兴握紧了手中的绣春刀,和其余的几个缇骑也都拉刀跳下马来,把三个太监围在当中,缩小包围圈。

    此时的赵林对这些昔时点头哈腰者,仍然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直到包兴径直朝他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