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0.第765章 血战赤嵌城(4)(四更)
    朱由崧制住了韦麻郎之后,没有杀他,只是缴了他的枪,把这个可恶的半死不活的家伙交给了四个美女,然后他继续追赶前面的巴腾斯和范佩西,其实也是想从这里尽快脱身。

    韦麻郎认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首先他身上的伤痛,折磨得他要死要活的。其实没有他想像的那么严重,他受伤的部位是软肋,被尖锐的花岗岩石扎了破了个洞,肋骨折了两根,留了不少血,但离死亡还有一定的距离。

    只是这个家伙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四十多岁的他连撒泡尿都有人伺候着,如今哪里受得了这份罪?本来这也是个疼得要命的地方,因此他认为自己末日要来监了,把手下两个逼走之后,又是对朱由崧开枪,大概临死想来个名利双收,可是就是不死。而且他没想到朱由崧制住他后也不急着杀他,还刻意留了他一条狗命。

    朱由崧还传旨让四美看好他,这四美虽然不太理解陛下,如此罪大恶极的家伙为什么不宰了他,大概是想折磨他还是另有用处,陛下既然有旨,他们哪敢多问?

    但是四美别看长得漂亮,眼睛可不揉沙子,一看就知道他没有致命伤,以他们四个的身份更不会背着或者拖着这个邋遢的家伙,最后由贺宣娇和慧梅一人一只架一只胳膊像拖死狗一样拖着他往前跑。

    由于四美都有功夫在身,跑得飞快,韦麻郎腰部和腿部都有伤,这种被人像拖树枝一样的跑法,可令韦麻郎受了大罪,连惨叫带呻吟都有了。

    但是此时没有顾及他的死活,他真想一死了之,但觉得奄奄一息就要断气,可就是断不了这口气,身上难忍的疼痛一浪接一浪地传来,令他求生不能,欲死无门,这才就生不如死!

    韦麻郎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遭报应吧。他不远万里跑到这里做恶,终于灵验了。

    此时的朱由崧当然比四美跑得更快,他的身法无人能及,尽管这里是黑咕隆咚地道,普通人到这里走恐怕得摸索着,而朱由崧疾步如飞,抓巴腾期和范佩西事小,主要是想早些离开这地道。

    这时朱由崧听到了炮声,震得地道都在摇摇欲坠。朱由崧知道这些红毛贼对他们下死手了,更是一刻也不敢耽搁,一边往前跑,他操心后面的四美,生怕出什么意外。看到后面有四五条黑影过跟过来了,他才放心地往前猛跑。

    地道真要塌陷下来,他们真的就惨了,必须争分夺秒。朱由崧跑得呼呼生风,一边跑一边冲后面喊,四美当然也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更是不敢耽搁,四个人轮流拖着韦麻郎,用最快的速度往前飞奔。

    按照预定计划,外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里应外合拿下这座棱堡才是朱由崧此行的最终目的,另外他们来了总共来了七人,高桂英和慧英也不能有事,别看他对这二位胸有成竹,那是在开导或者安慰慧梅等人,万一这母女二人有个闪失,李自成和张耐那里也不好交代,虽然都是他的臣子,虽然都心甘情愿为他生为他死,但帝王也不能寒了将士的心,把伤亡降到最小也是他追求的。

    因此朱由崧必须尽快带着四美离开这里,到外面找到高桂英和慧梅,他们七个大杀一通,打乱棱堡内的部属,让明军攻进来就万事大吉了。

    因此他抢时间跑得飞快,不一会儿把四美远远地甩在了后边。但是尽管朱由崧疾步如飞,但由于刚才韦麻郎的事耽误了他,加上他对这地道又不熟悉,因此始终没有见到巴腾斯和范佩西的影子。

    朱由崧正跑着,他不知道前面还有多远才能出来,突然,有了亮光,令朱由崧欣喜异常,认为马上就要出来了,但到了近前一看坏了,这亮光颜色不对,有些发红,而且,有浓烟。

    朱由崧预感到不妙赶紧用龙袍掩鼻,才没有呛住他。烟雾正在往地道里扩散,朱由崧有知道这是外面有有放火,用火封住了地道口,这些可恶的红毛贼,想把朕悶死在这里不成?其心何其毒也!

    可惜尔等又错打了算盘,朕不光是岸上的功夫高,水里的本事也是一流的,肺活量早就练出来了,水下换气水下憋气早已经得心应手,也就是说如果有必要,朕呼吸一口,能撑几分钟,有这几分钟对付外面这堆火,岂不是轻而易举?

    但是自己可以,贺宣娇也可以,马金花和小柳是怎么办,韦麻郎就不用说了,如果死了算是活该,没什么可惜的。

    朱由崧这么一犹豫的工夫,四美拖着半死不活的韦麻郎来到了他的近前,一看这阵势也明白了外面发生了什么,马金花和小柳是被烟呛得剧烈地咳嗽起来,贺宣娇经验丰富,赶紧用战袍掩鼻并提醒道:“快蹲下,像我这样!”

    马金花和小柳是赶紧照办,果然好了许多。

    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上面的烟下来的越来越浓。

    “陛下,怎么办?”

    朱由崧身子半蹲,盯着前方的亮处,这点时间他用眼睛的余光借着外面的火光已经基本上了解了地道外面的情况。

    朱由崧掩着口鼻道:“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了,这些可恶的红毛子已经把后面的出口给炸塌了,只能从这里出来,但这里的出口除了有大火封锁之外,还有不少持枪的红毛子。”

    “啊?……那我们岂不是惨了……”小柳是快人快语,但却呛得她又咳嗽起来。

    “要不向外面喊话,让韦麻郎作人质,逼他们放我们上去再作打算?”马金花眼睛一亮。

    “这是个好办法。”贺宣娇、慧梅和小柳是都觉得可行。

    “绝非上策。”朱由崧一下给否了,“你们想,他们既然把韦麻郎扔下来逃得比兔子还快,此时还能在乎这个什么狗屁人质吗?”

    四美这下无语,陛下说得太对了,可是难道真就没有办法冲出去了吗?

    看着四美一脸着急的样子,朱由崧咬牙横心道:“也只能这样冒险一试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