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1章 兵困盛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在锦州城休整兵马数日之后,朱由崧得报,义州和黑山两地的清军已经望风而遁,弃城而逃。

    “呵,皇上都没了,还打个什么劲儿啊,不战而逃,算他们识相!”小柳是挥舞着两只小手,像个演说家一样,兴致勃勃,笑得像个仙女。

    朱由崧果然兵不血刃,接管了义州城和黑山城。

    张献忠主动请缨:“陛下,这里离大清的盛京只有二三百里了,微臣不才,愿意率本部人马攻下圣经,迎接陛下进城。”

    这次李自成没有出来跟他争功,但是朱由崧摇了摇头:“有一个女人,我们不能小瞧。虽然爱新觉罗福临和多尔衮已经不在了,但是大清还有孝庄太后,这是个不容小觑的女人。”

    朱由松此言既出在场的张献忠,李自成,宋献策,以及他的几位美妃都用一样的眼神看他们的陛下,一个将近覆灭的边夷王朝的太后,至多是男人的玩物,并非什么巾帼英雄,否则他早就领兵挂帅,跨马征杀了,如今望风而遁,一定是一个文不能安邦,武不能治国,就是后宫的一个寡妇,有什么了不得的?

    朱由崧看出了众人的疑惑,“各位爱卿,并非朕危言耸听,故弄玄虚,朕观察过,虽然清军不战而逃,但是他们走的一点也不狼狈,这两座城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可用之物,因此他们只多是撤退,而不是逃跑。撤退是一种策略,而逃跑,则截然不同。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还是谨慎为上。传朕的旨意,从现在开始,不管是鞑子的八旗军,还是绿营兵,当然包括汉奸军,愿意投降归顺者可以免死。”

    朱由崧这道旨意下,众人感觉诧异。他知道他们的陛下最恨鞑子和汉奸,所以对大清开战以来,这些俘虏或者愿意投降的大清人,一律杀无赦。但是现在变了,可以免死了,究竟什么意思?

    最好奇的小柳是晃着小脑瓜,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的陛下。

    朱由崧说出了自己的理由:以前之所以杀降,那是因为这些鞑子无故侵犯中原,鱼肉百姓,汉奸丧失了民族血性,帮虎吃食。斩杀他们不只是为了出气,有杀鸡骇猴,杀一儆百的意思,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以黑山为界,出了黑山从现在开始是征服之战,这位雄心勃勃的大明帝王要征服的对象不只是一个大清,王师所到之处当然不能全都杀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随行的文武百官大臣,从他们的陛下对待俘虏的变化上,他们可以感受到,这位弘光大帝心比天高,真正的是胸怀天下,而绝非简单的驱逐鞑子。

    留下几个总兵官,副总兵官,带领几千人马驻守锦州,义州和黑山,大小凌河和女儿河等战略据点,作为他们的后方支撑。这些地方被明军攻下来,当然要驻军。防止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满洲鞑子和蒙古鞑子来偷袭,这里离漠南蒙古是那么的近。

    黄得功的人马一路上也是势如破竹,他们的队伍现在已经打到了蒙古的翁牛特部。

    朱由崧要把对大清的战争胜利进行到底,他亲自统率30万远征军直逼大清的京师盛京而来。

    黑山离盛京只有200多里的路程,远征军所过之处,所向披靡,清军不是一触即溃,就是望风而遁。短短的一周之内,大明远征军端掉了盛京城外的所有战略据点,然后将盛京城团团围住。

    与此同时远征军的水师沿海岸线北上,相继拿下了营口,盖州,占领了大半个辽中半岛。

    朱由崧的运营军帐,朱由崧和宋献策,李自成,张献忠等正在商议如何攻取盛京。

    李自成和张献忠主张速战速决,工程兵爆破兵,配合炮营,能轻而易举地打开盛京的大门,然后远征军一走一过,就把大清的京师给踏平了。

    朱由崧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方案,问计宋献策。

    跟宋江长得差不多的,这位宋献策,手捻胡须,沉吟道:“陛下如果不是急于求成,也可以采用心理战,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既然把城池都困住了,不用强攻,只是困城,扫平清军的所有外援,让盛京真正成为一座孤城,到那时这些鞑子们就会乖乖的出城投降,只是,多耗费一些时日而已。”

    宋献策的思想就是围城打援,朱由崧觉得可行,虽然盛京周围的据点全部被端掉了,但是现在大清实际掌控下的地盘仍然很辽阔,盛京以北,这边的漠北蒙古,仍然是鞑子们的势力范围。

    他们的京师被困,各地的勤王之师应该会往这里集中,把大清的残余势力吸引过来消灭掉,比去辽阔的草原上奔波,像围猎一样诛杀他们,更是技高一筹。

    朱由崧采纳了宋献策的计策,对盛京城围而不攻。

    此时盛京城还有十多万清军,老百姓还有几十万。不过现在大清都城被围,朝野震动,百官一筹莫展,都盯着他们的主心骨孝庄太后。

    大清的京师养心殿。孝庄皇太后正在聚集内阁和六部的高官,商议退兵之计,但是这些人无论是汉臣,还是蒙古人,还是满清鞑子,现在全都噤若寒蝉。

    主战派现在没有呼声了,献城投降派成了主流,原来那些一路支持孝庄皇太后与大明死战到底的几个大臣想什么拜尹图,冷僧机等也动摇了。

    原因是城外的明军展开攻心战,他们明确提出优待俘虏,不杀降将,只要愿意开城投降,包括孝庄皇太后在内,都可以免死。如果执迷不悟,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

    明天的将士没事儿不攻城了,但也不闲着,整天在外面组成拉拉队齐声高喊,喊这些口号,用这一招来瓦解清军的军心,效果还是明显的。

    信任的户部尚书拜尹图开始劝降了。

    孝庄皇太后面无表情,“还有谁同意户部尚书?”

    吏部尚书冷僧机也跪倒了,他们俩一带头,还有几个京官也跟着附和。

    “前些日子哀家要献城,是你们死劝拦阻,现在哀家铁了心要跟明夷死战到底,你们又让哀家献城,哀家算是明白啦,此一时彼一时,对吧?来人!”我跟皇太后说着脸往下一沉,突然一声喝令一声,“全都给我拖出去,砍了!”

    “太后饶命!太后……”

    不一会儿,几颗血淋淋的人头,被托进来了,让孝庄皇太后验刑,太后一摆手,这几名行刑的兵将托着人头又出去了,这一下全场皆惊,再无一人敢言献城投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