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2章 锦州会战(4)(四更)
    13岁的小顺治,已经有了政治家、军事家的头脑,时局被逼到了现在,他没有这个头脑也不成,因为这个超重担子过早地压到了他稚嫩的肩上。用穷苦人的孩子早当家来形容现在的小顺治,此时也算合适。

    顺治皇帝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六岁的时候,亲生父亲就离他而去,被迫坐上了这个万人瞩目、无人不想坐、却又不能轻易坐上的那把椅子。

    还好,有摄政王多尔衮皇父般的爱,亲生母亲又是传奇的孝庄皇太后,有他们俩遮风挡雨,小顺治这位皇帝又是幸运的。

    然而朱由崧的穿越,大明朝的复国反冲,多尔衮过早的辞世,这位北国的顺治小皇帝又是不幸的。

    现在,摆在孝庄皇太后和小顺治母子面前,有一个棘手的问题。

    顺治帝想的不能算不对,锦州城前面的小凌河和女儿河两座城堡,均已被明军拔取,明军大兵压境,磨刀霍霍,随时都可能对锦州城发动猛攻。

    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增兵锦州城,怎么能够从这里调出兵马来去增援别的地方呢?这不是自取灭亡之道吗?

    然而,他的母后似乎看得更远,如果不增援,大凌河城被明军的水师夺去后果相当严重。

    顺治帝有点懵了,不知道何去何从,他就请教他的母后指点迷津,但正在这时噩耗传来,大凌河城已经被明军的水师闪电般的攻下来了,顺治小皇帝,孝庄皇太后,以及在座的众位臣僚,全都惊得茫然不知所措。

    大凌河城堡被攻下来,意味着什么,孝庄皇太后已经点明了,在座的都很清楚。什么叫穷途末路?什么叫秋后的蚂蚱?什么叫四面楚歌?

    好半天,孝庄皇太后的心情才平静下来。

    “一个大凌河城,丢就丢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义州和黑山还在我们的手中。这个弘光是个狠人,明军的战斗意图很明显,他们很快就会派人攻取义州和黑山。皇上,你在这里坐镇,哀家替你守住那两个地方。”

    在场的文武臣僚此时都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女人,特别是顺治皇帝面带愧色。

    “母后高瞻远瞩,儿臣不胜感激。只是母后要多带兵马,义州和黑山的人马都不多。”

    “哀家带3万人马吧,给你留下7万,这里更需要兵马,朱由崧很快就会大举进攻锦州了,杏山,塔山和松山,绝不能有失。”

    顺治帝斩钉截铁道:“请母后放心,有儿臣在就一定有锦州在!只是义州黑山地形复杂,我军现在又不如明军,母后只带这点人马,让儿臣如何放心得下,母后领5万人马去吧,留下5万人马儿臣有足够的把握守住锦州。”

    “皇儿不妨说说,看如何守住锦州?”

    顺治皇帝在屋里转了几圈,想了想道:“有杏山,塔山和松山互为犄角,明军强攻短时间内也一定攻不下来。挫其锐气之后,朕可以发动锦州城的老百姓守城,城中的老百姓至少有10万人,强壮者按1/3算也有3万人,然后朕亲自带队上城守城。”

    孝庄皇太后笑着点了点头,“看来皇儿真是长大了,哀家真的可以放心啦。”

    宁完我等一帮在场的文武臣僚全都恭维道:“皇上运筹帷幄,定能决胜千里之外,我等保护皇上与锦州城共存亡,纵肝脑涂地,亦万死不辞,请太后放心。”

    “请太后放心!”又是齐声高呼,震的这座大殿嗡嗡直响。

    孝庄皇太后冲大家满意的笑了笑,接着传下懿旨让令宁完我守在殿外等候,其余的人让他们散去。

    室内只剩下她们母子二人,其余的两宫女太监也都打发的远远的。

    “我儿错了,你这样让母后如何放心?”孝庄皇太后一脸的肃然。

    顺治皇帝还有些踌躇满志,他觉得这些年自己的兵书战策,文物韬略,没有少学,今天算是用上了。但是不知道自己的母后突然何出此言,一脸的茫然。

    “皇儿如此守城,锦州城必然危矣!”

    “母后何出此言,皇儿糊涂了。”

    “皇儿请想,如此守城至多只能增加3万人马,纵然皇上亲临,鼓舞志气,又能抵几万兵马?兵是兵,民是民,尤其是在如此危急时刻,岂能混为一谈?大明朝船坚炮利,远征军天下无敌,增加3万这样的人马,纵然母后一兵一卒不带,城中充其量只有13万人马可用,杏山塔山和松山虽然互为犄角之势,然据母后查之,明军在城外屯住至少有15万兵马,如果他们兵分三路,对这三城同时攻击,他们的犄角之势尽失,会相互不能顾,这种情况下,皇儿有几成把握守住锦州?”

    这一番话说的小顺治皇帝哑口无言,大明帝王朱由崧,如果真是这样出兵的话,无疑他会满盘皆输,锦州城断然守不了几天的。

    顺治觉得自己脑子太简单了,把战争想得也太简单了,事情远比他想象的复杂,他的母后真是一个深思远虑之人,于是赶紧跪倒求教,“请母后教儿臣。”

    孝庄皇太后突然把脸往下一沉:“起来!你现在是一国之君,怎么能轻易跪人?只有别人对你下拜!”

    顺治帝觉得自己有些狼狈和惭愧,原来这一国之君不是好当的,自己在这方面真的不如母后万分之一。看着孝庄皇后那威严的面孔,和深邃的目光,顺治帝自惭形愧。

    “母后,儿臣知错了。”

    “陛下,你以后要称朕,因为你已经亲政了,纵然是母后也是你的臣民。你应该像你的祖上那样,有雄吞万里之志,百折而不挠之心,纵高楼失足江心断缆,亦不能有所态。”

    “母后,朕懂了,多谢母后教诲,朕一定谨记于心,不会让母后失望的。”

    孝庄皇太后看着顺治帝一脸的坚毅,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我爱新觉罗的子孙,记住要想守住锦州,必须得靠汉人。皇上不会忘吧,当年你的祖上,努尔哈赤和皇太极,包括摄政王多尔衮,他们入关数次都失败了,那是因为没有充分利用汉人,后来之所以能够入关成功,也全是因为重用了汉人,以汉治汉,才能使我们大清立于不败之地。”

    顺治帝好像茅塞顿开,喜出望外道:“朕懂了,多谢母后,来人快传宁中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