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锦州会战(1)(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明清时期最负盛名的多尔衮,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说他最负盛名不为过。站在清朝人的立场上,从历史发展的角度,他的功勋,堪比努尔哈赤和皇太极。

    努尔哈赤统一了建州女真,建立了后金。皇太极的主要功劳,是建立了大清,完成了入关的资本积累。他们父子二人主要是为建立统一的大清王朝做了铺垫筹备工作。

    但是没有多尔衮就没有大清的入关,也没有李自成集团的覆灭,六岁的小顺治也难以在北京称帝。这是一个不是帝王胜似帝王的人,他的功劳从某种意义上说,比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有过而无不及。

    但是由于朱由崧的穿越,这个明清时期最叱咤风云的人物,就这样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被李自成一刀剁了脑袋。

    历史上的多尔衮也是这一年死的,只不过是稍晚一些时候,在狩猎的时候坠马受伤,然后身亡。也是这一年13岁的顺治帝正式临朝亲政。

    摄政王多尔衮一死,清军大乱。李自成指挥的远征军铁骑和朱由崧的御林新军,在天黑时分一鼓作气拿下了女儿河城堡。

    连多尔衮的人马和城堡中的大清守军,超过4万人,死走逃亡,烟消云散。

    李自成命人清扫战场,来到朱由崧近前下马请罪,说自己用兵不当,有负圣恩,折损了不少人马,请陛下降罪。

    朱由崧把他扶了起来:“鸿基无罪,何出此言?这也算不上什么用兵不当,这一场主要是被多尔衮搅和了。多尔衮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爱卿不但无罪,还有功劳。”

    朱由崧说着,命人为李自成夫妇记下首功一件。

    李自成高桂英,感念皇恩,然后

    把朱由崧接进城中。

    这时马金花率白杆兵赶到了。

    一看女儿河得下来了,陛下亲临,马金花赶紧过来见驾。

    朱由崧笑着,把马金花揽入怀中,“爱妃驰骋疆场,左右逢源,真有祖上风采,辛苦啦。”

    马金花娇羞的一笑,谦虚道:“皆是陛下运筹帷幄,李自成将军指挥有方,臣妾不敢冒功。”

    接着张献忠的人马也开到了,张献忠跑的浑身是汗,满身的征尘,前来见驾。

    朱由崧让他起来笑着对李自成道:“敬轩将军也听说你被困,很是着急,奈何步卒没马才跑成了这个样子。”

    李自成看了张献忠一眼,不屑道:“他能有这么好心,不是急着来看我李自成的哈哈笑吧!”

    张献忠一听可就急了,眼睛瞪得溜圆,连胡子也颤抖了,冷哼一声道:

    “哼,我张敬轩风风火火的往这里赶,当然不是冲你,是害怕陛下有失,你李自成还真不值得俺老张这样。”

    朱由崧一看,两个人仍然是翻贴门神不对脸,赶紧把话题岔开了,高桂英过来也是劝,既劝丈夫,也劝亲家,这两个人才没有再争吵下去。

    女儿河一战,歼灭了清军4万余人,如果算上小凌河的战斗,共歼灭清军五万余人,不过这一战明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连女儿河和小凌河明军共伤亡了一万一千人。

    短短的两天有如此战绩,实在是可喜可贺的大胜仗了。打仗没有不死人的,杀敌3000,自损,就已经是兵家所追求的大胜仗了,那种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样完美的战斗纵然是战神如白起韩信之流亦是可遇而不可求。

    朱由崧传旨,原地休整人马犒赏三军,然后把自己和宋献策,张献忠等人商议的攻取松锦的策略向李自成等人作了传达,让他们心中有数。

    这一下李自成也不急着进攻锦州了。经过此役,他也认识到锦州远非宁远可比。清军实力还是很强大的,不容小觑。鞑子们在这里屯驻重兵,小顺治和孝庄皇太后亲自坐镇,这是一场决定生死存亡的大会战,李自成很是赞成朱由崧的这个策略。

    两天之后,李柱石统领的炮营也开到了。按照朱由崧的部署,为了造成大兵压境之势,李自成的马军,张献忠的步兵,拉着大炮,十几万明军陈列在锦州城外十几里远的地方。

    明军没有攻城,也没有困成,而是找个地方安下营寨,摆出了一副打算强攻锦州的阵势,杏山,松山和塔山三城的守军立刻紧张起来,日以继夜的巡逻防守。

    这三城互为犄角,三城的远近炮火实现了全覆盖,再加上城头上的弓箭,滚木和石块,防守没有漏洞。而且这三城都修有内城,外城,辅城和瓮城,10万清军的精锐严防死守,是真正的固若金汤。

    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明军仍然没有攻城。

    但是,城中的顺治和孝庄皇太后就开始猜测朱由崧的心思了。

    小凌河和女儿河两城失陷,多尔衮阵亡的消息,锦州城当然知道了。顺治帝大哭,顿足捶胸,孝庄皇太后也伤痛欲绝。

    损失两座小城不算什么,关键是失去了多尔衮这样一个大人物。

    摄政王多尔衮这颗将星的陨落,对他们的损失和打击可太大了。小顺治虽然雄心万丈,但是失去了多尔衮,无疑是倒了一座坚强的靠山。

    孝庄皇太后悲天悯人,哀叹上苍的不公,对大清抽去了一根台柱子,让她柔嫩的肩膀失去了一个特殊的依靠。

    宁完我等人赶紧相劝,顺治小皇帝和孝庄皇太后,哭了两天,才算止住悲声。他们命令全城挂孝,既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摄政王的哀悼,也表达了他们母子与明军决一死战的决心。

    然而,十几万明军兵临城下,却迟迟不开战,既不围城,也不攻城,看不到有什么大活动,就这样睡了吃,吃了睡,一日三餐,跟游玩也差不多,令顺治集团泛起了嘀咕。

    这样的和平对峙,里面绝对有事!

    有人认为朱由崧在等待时机,可能是大炮军粮等均需补给尚未完备,也可能是在等待什么兵马。

    顺治帝和孝庄皇太后,以及宁完我等君臣要员反复商量,但是,无论如何商量,结果都是除了严防死守,还是严防死守,绝不能出城跟他们交战,因为现在朱由崧的远征军是不可战胜的。这一点,大清的摄政王多尔衮已经反复为他们证明了,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清军不管是八旗精锐还是新成立不久的绿营兵,远远不是远征军的对手,他们只能凭险而守,决不能与明军在野外浪战,这是他们总结出来的血与火的经验教训。

    这时大明远征军的五万水师舰队,已经开到了大凌河的入海口,然后逆流而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