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老子就是头铁啊!
    空旷寂静的房间,在山田妖精的气势下变得阴冷无比。

    慕凡的额头上直冒冷汗。

    他没想到山田妖精黑化起来这么可怕,什么山田妖精,以后叫山田言叶好了啊!

    你好歹有点森林里可爱大胸妖精的风度啊,人家看到果体都是娇羞欲绝的说一句嫁不出去了最后嫁给男主角什么的,你这明显是想要将看到的人给杀掉啊!

    见慕凡不说话,山田妖精脚步向前迈进,一步步的逼近慕凡,冷冷的道:“你看到了吧?我的别墅门口有摄像的,要不要我去翻一下?”

    竟然还有摄像头啊....

    慕凡的嘴角一阵抽搐,这个时候,明摆着的事情,此时就算慕凡不承认,山田妖精也能猜出来他看到了。

    况且,他可真不想让山田妖精去翻看摄像头,看到他暗中观察时候几乎流出口水的样子。

    而且慕凡也不是那种做了事情不想承认的人。

    慕凡别过头去,不敢去看山田妖精的视线:“看...看到了一点....”

    “你果然看到了啊,我神圣的全果....”

    山田妖精面色一沉,仰着头盯着慕凡,语气阴冷的道:“刚才你为什么不承认?”

    你刚才的摄像头是在套我话啊!

    慕凡顿时无语,反正都被她知道了,他也不在意了,道:“刚才你也没问啊,况且你弹钢琴时候为什么要全果啊,好好地一个神圣钢琴都让你弹成工口钢琴了!”

    “哈?”

    山田妖精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慕凡明明看了她的果体还一副怪罪她的模样,顿时气的她跺了跺脚,,冲上去,踮着脚企图伸手去拽慕凡的衣领,可奈何身高太低,只能抓住慕凡胸口的衣服,咬牙道:

    “你私闯我家宅子就算了,竟然还说我弹的工口钢琴?明明全果是我在找新书的灵感。只有在你这样心理不纯洁的人心中才是工口的弹钢琴剧情吧?明明你看了我,我吃亏比较大吧?”

    这时,二楼房间中的纱雾听到了二楼的争吵声抬起头来,正好看到阳台处被山田妖精紧紧抓着胸口衣服的慕凡,不由微微一怔:“哥哥?”

    然后回忆起刚才山田妖精说的话,纱雾的脸都绿了。

    哥哥刚才竟然去隔壁看人家美女的果体了?

    “你别抓着我的衣服阿喂,我们可是在阳台这里,让别人看到会误会的,你倒是没事,可是我在意啊!”

    慕凡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盯着他和山田妖精的纱雾,看着被看到果体羞愤欲绝山田妖精,心中有些对于这种理念有些不爽道:“凭什么无意间看到你女生的果体就要无缘无故的挨一顿打啊,大不了我的身体也给你看好了!”

    说着,慕凡冷笑了一声,直接作势去拽上衣的扣子。

    开玩笑,你一个小女生还敢和我斗?

    “啊,你要让我看些什么啊?”

    看到慕凡伸手直接去拽自身上衣的扣子,山田妖精顿时被吓得向后跳了一步,白皙的俏脸红像是熟透的苹果一般,用双手捂住了眼睛:“你流氓啊?”

    看着山田妖精害羞的样子,慕凡笑了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其实他只解开了两个扣子,是准备吓吓山田妖精,并不会去真的脱衣服。

    不过山田妖精的话让他有些无语,为什么男生被女生看到果体就是耍流氓,女生被男生看到果体,男生还是变态。

    这根本就不是男女平等的社会啊喂!

    与此同时,看到慕凡和山田妖精在阳台上打闹的纱雾却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恩....怪不得放学这么晚都没有回家,原来是去找这个萌妹子了!看了人家的果体不说,还打算脱掉自己的衣服!”

    纱雾面色阴沉的攥紧了手机。

    “快给我把衣服穿上!”

    正在纱雾心中有些恼火的时候,阳台上闭着眼睛不敢去看慕凡的山田妖精,再也忍不住了,伸出双手有些慌乱的去抓向慕凡的衣服,企图帮他将衣服的扣子系上。

    “我没有脱衣服啊喂。”

    慕凡不由闪躲了下,黑着脸说道。

    山田妖精这孩子虽然一直口中全果全果的,现在看来倒是个纯情的小女生。

    真不愧是懵懵懂的初中生。

    “啊?没脱衣服?”

    山田妖精微微一怔,睁开眼睛,这才看到站在她不远处衣服穿得好好的慕凡,可刚才闭着眼睛因为太过焦急,刚刚睁开眼睛一不小心踩到了阳台边缘晾着的鞋子,身体顿时一个不稳向前倾去,然后顺着不高的栏杆,仰倒了下去。

    “啊!”

    山田妖精直接被吓得尖叫了起来,虽然他们家别墅的二楼只相当于三楼的高度,只是落下是没问题的,可是如果是脑袋落地的话,就算是一米高的地方,掉下去都足够摔的半死了,况且更别提下面的是石头铺成的小路了。

    山田妖精已经可以脑补出,她被摔成脑内损伤的样子了。

    爸爸,妈妈,再见了——

    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山田妖精的心中格外平静。

    只不过让她意外的是,她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人世。

    其实山田妖精的整个思绪只有一秒钟的时间,正在她以为落在地上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被人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嘭!”

    一声闷沉的声响传来,大地荡起了一阵烟尘,山田妖精从阳台上掉了下来,落在地上,如今摔的脑袋的思维都有些转不过来了。

    在落地的时候,她一个柔软的物体在她的身下帮助她承受了落在地上的巨大力量,这才救了她一命。

    “哥哥!”

    这时,二楼的纱雾冲到了他们家二楼的阳台上,低着头看着山田妖精身下躺在地上闭着眼睛的慕凡,小脸顿时一白,然后整个人被吓得瘫软的坐在了阳台上。

    刚才山田妖精从二楼掉下去将她吓了一跳,可没想到慕凡竟然紧随其后也跳了下去,而且还在半空中将山田妖精抱在了怀里,自己则从三楼的高度,以平躺的姿势砸在了地上。

    这样的姿势,砸在碎石铺成的小路上,不死也得搭上半条命吧?

    一想到这里,纱雾吓得无力的坐在地上,晶莹的泪珠顿时不住的从眼角涌了出来,打湿了她的衣衫。

    爸爸妈妈都离开了,她只剩下了慕凡哥哥一个亲人,在她的心中,慕凡是她最亲的亲人了。

    泪水模糊了纱雾的视线。

    “纱雾,吃饭了,我把饭放在你的门口了。”

    那是爸爸妈妈刚刚离开,一直不离不弃照顾她的哥哥。

    还有,在她吃到哥哥的料理,觉得慕凡的料理很好吃后,慕凡哥哥每天都会开心的给她做料理。

    以及后来,慕凡哥哥后来一个人承受起了家庭的负担。

    和慕凡哥哥所做的黄金炒饭。

    .....

    过往的一切经历在纱雾的脑海中闪过。

    如果慕凡就这样坠楼死了,她也没有生存下去的念头了。

    “慕凡,慕凡!”

    这时,楼下的山田妖精也反应了过来,急忙从慕凡的身体上爬了起来,跪坐在碎石路上,眸子里满是焦急的盯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慕凡,脸色苍白的叫着他的名字。

    她现在都后悔死了,刚才不就是被看到了果体吗?又不会死,自己为什么非要去自找不愉快的和慕凡理论啊。

    现在可倒好,竟然酿成了这么大的事情,慕凡为了救她还在躺地上生死未知的,这样男舍己为人的男生怎么可能是偷窥的变态。

    一想到自己引起的事端,山田妖精的心中就充满了愧疚。

    如果慕凡醒来,她一定会认真的和慕凡道个歉。

    “脑袋应该没事吧?”

    见慕凡迟迟不肯回答,山田妖精双手颤抖的伸向了慕凡的脑袋,轻轻的动了动,这才惊讶的发现,似乎刚才慕凡从那么高的楼上掉下来,脑袋摔在碎石路上没有磕破和流血,貌似只是头发掉了几根,以及左手手臂刚石头擦破了点皮。

    “咳咳!”

    正在山田妖精仔细的检查着慕凡的身体的时候,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

    山田妖精顿时被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在她的眼中,慕凡的身体竟然也从地上坐了起来。

    看到眼睛疑惑的东瞅瞅西望望的慕凡,山田妖精的眸子顿时就红了,单手捂着小嘴:“慕凡,你没事吧?”

    “我?”

    慕凡挠了挠头,好奇的指了指自己,抬起头当看到山田妖精时,突然瞪大了眼睛,惊愕的问道:“你是,山田妖精?”

    “额.....”

    山田妖精不解的看着慕凡:“恩,是我啊,你怎么了?”

    慕凡挠了挠头,一副不解的样子:“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

    “恩?”

    山田妖精一双美眸惊讶的盯着坐在地上的慕凡,陷入了沉默。

    紧接着,在山田妖精的视线中,慕凡站起身,不停的环顾着四周,然后又挠了挠头,眉头紧皱了起来。

    这诡异的一幕让山田妖精心头一颤:“话说,慕凡他该不会是摔失忆了吧?”

    毕竟她也知道刚才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慕凡被她砸了一下,又狠狠的摔在地上,肯定摔的不轻,出现什么问题也是很有可能的。

    一想到自己的原因导致慕凡失忆了,山田妖精的内心更加愧疚了。

    只不过在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山田妖精并没有注意到慕凡脸上闪过的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