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你看到了吗?
    “我忘记了一样东西?”

    山田妖精呆愣在了原地,抿着嘴唇不解的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忘记了什么?”

    慕凡看向窗外,意味深长的说道:“写小说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些,我们只会认为,我们成为轻小说作者的理想,当初不过是看那些成功的作者比较快乐,那种想要满足自己的内心,成为他们那样快乐的轻小说作者就会很开心。所以我们只不过是想成为那样的人。”

    “但最终实际上出错的是这个结果,这种最终并不开心的结果。”

    山田妖精没有听懂慕凡的意思,皱着眉头:“那你为什么还在说我可以又开心,又成功呢?”

    慕凡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别忘了,你开始就明白,写小说或许根本不会成功,也不会开心。曾经的你,代表了你的初心。没错,我最终没有成为小说大神,没有超高的工资,又没有超休闲的时光,那又怎么了,只要开心不就好了吗?”

    “就像有很多人说现在的社会比较混乱的一样,可这些不都在于你眼中的世界和社会吗?只要你的内心是光明的,社会就是光明的。相反你的心是混乱的,社会就是混乱的。小说也一样,你的初心不就是觉得写轻小说很开心吗?”

    慕凡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最后双手都按在了山田妖精的肩头,以认真的语气道:“相反,如果你整天怨天怨地,抱怨一切,装出一副成熟的大人模样,放弃一切又算什么?你曾经的勇气呢?你的初心呢?别忘了,至少《紫罗兰永恒花园》真的写出了真正的寓意,真正的心里所想的故事,它也真正得到了所有读者的承认。坚持本心,才能得到始终,获得开心。”

    看着面前慕凡认真的眼神,山田妖精呆愣在了原地。

    写小说,真的可以开心吗?

    曾经父亲这样问过刚刚起步的她。

    那时还是小学生的山田妖精坐在椅子上,翻阅着家里的一本本书籍,听到父亲的询问,抬起头,精致的小脸上,眸子弯成了两个可爱的月牙道:“很开心,因为我也想要将自己所写的故事分享给别人,因为我很喜欢给别人将故事。”

    和她同样金发碧眼的父亲,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可是写小说会很困难的。”

    “没关系,什么困难我都不会在意,因为我只想将自己想写的,写给我的读者去看,哪怕只有一个人会因为我的故事开心,我就会去努力的。”

    “那就一定要将自己的理想坚持下去,莫忘初心哦!”

    “恩,我会的,爸爸!”

    ......

    “是啊,我就算没有写出了这种故事又怎么样,就算被眼前的暮色凡尘比下去了又怎么样?至少她真的坚持了她的理想,走到了这一步,获得了那么多喜欢她的读者。”

    山田妖精看着自己一个人住着的明亮整洁的别墅,就算这栋别墅,也是靠她的小说动画化才买下来的。

    这证明了,她的轻小说,一直以来就很受欢迎,并且深得读者的喜欢!

    “我真是差点忘记了自己的初心.....”

    山田妖精眼睛有些湿润,她这才明白当初爸爸让她坚持下去的原因,并且一直支持她成为轻小说作者。

    回过神来,山田妖精看着依然一脸认真的注视着她的慕凡,俏脸微微一红。

    为了不被慕凡看到自己目前软弱的一面,山田妖精别过头去,开口道:“我终于理解我和你的小说差在了哪里.....”

    “是勇气与自信,以及不要忘记自己一切的初心.....”

    听到山田妖精说完,慕凡微微一笑,松开了按在山田妖精香肩的双手。

    如果是曾经的他,在那个世界碌碌无为的他是真的会去相信山田妖精刚才的见解。

    可来到这个世界,一路走来,慕凡在轻小说间收获了喜悦和开心,就算目前拥有了花不尽的资产,依然愿意坚持下去。

    因为他很喜欢轻小说,不管未来是什么,他都喜欢写作,想要写出一本都喜欢看的小说。

    粉丝的话能多一个他都会很开心的。

    并且慕凡打算在《紫罗兰永恒花园》之后,慕以他自身的想法,写出一本只属于他的原创书。

    有着五级小说天赋,在了无数小说后的他,有自信写出一本他和读者们都喜欢的书。

    并不是作者需要迎合读者,而是作者需要顺应时代,来写出一本真正有意义的书,只要书存在着真正的意义,从来不会缺少读者,因为它的故事是吸引人的。

    看到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下来的山田妖精,慕凡微微一笑,不再浪费时间。

    “好了,差不多也该进入正题了,既然你明白了自己轻小说写作的理念,那么纱雾需要可爱美少女的你作为素材,请你帮助纱雾一下吧。”

    给山田妖精讲了一番大道理,她要是愿意当做纱雾的素材,倒是不亏的。

    作为一个真真正正的慕凡,现在只想五个字——

    纱雾开心就好!!!

    诶貌似六个字了。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

    “我很可爱?”

    听到慕凡这样真诚的夸奖自己,甚至将自己当做可爱少女的素材来邀请自己,山田妖精的心中多少有些小得意。

    要知道,她可是日英混血,从小就被人称为可爱的美少女,到初中依然一样,就算fulldrive文库也一样传她是年纪最小,最可爱的女生作者。

    算你有点眼光!

    山田妖精的俏脸微微泛红。

    真是的,明明你快要大学的前辈了,还准备对我下手吗?

    山田妖精心中傲娇的想着。

    足足沉寂了一分钟,山田妖精这才回忆起慕凡的问题,急忙回答道:“可...可是虽然我想帮她,但是我真的不想做她的素材啊!”

    慕凡惊愕了一下:“为什么?”

    “跟我来!”

    山田妖精突然拽起了慕凡的手,一脸认真的拉着慕凡朝楼上走去。

    少女的白皙稚嫩的小手极为柔软,慕凡也有些好奇山田妖精要将他带到哪里,干脆跟了上去。

    上了楼梯,在山田妖精的带领下,慕凡来到了楼上。

    山田妖精来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

    因为山田妖精的家里属于别墅的二楼,别墅比慕凡家的房子大了不少,二楼也高了不少,从这里的角度刚好可以俯视到他们的家。

    在慕凡的眼中刚好可以看到二楼房间中的纱雾。

    只见纱雾穿着白色的格子睡衣,手中正拿着画笔,细腻的俏脸上两个眸子弯成了月牙,带着一抹醉人的笑意,嘴唇微微的动着,似乎在一边哼着歌,一边画着插画。

    “原来,纱雾一个人的时候这么开心啊!”

    看到一个人时如此开心的纱雾,慕凡暗自松了口气。

    一直以来,他还担心纱雾一个人在屋子里有多闷的自闭症心理呢,现在看来似乎没什么大事。

    他对着山田妖精笑道:“如你所见,这就是纱雾,也就是埃罗芒阿老师正在画她的作品!”

    “重点不是这个!”

    山田妖精翻了个白眼,走到二楼的桌子上,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望远镜递给慕凡,说:“你看看她画的是什么。”

    “你这算是偷窥了吧?”

    慕凡皱着眉头看着山田妖精。

    好啊你,趁我不在竟然拿着望远镜站在二楼偷窥我妹妹啊!

    “这才不算偷窥,只是战术性观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山田妖精反手叉着小腰,得意洋洋的道:“毕竟埃罗芒阿老师是我最喜欢的插画老师了,我看看怎么了?”

    “给我去好好看他的直播阿喂,我第一次见到把暗中观察jpg说的这么有理的!”

    “别在意那些细节啦!”

    山田妖精将望远镜放在慕凡的眼前,说道:“你自己看看纱雾在画什么。”

    “做哥哥的我才不会去暗中观察自己的妹妹!”

    慕凡毫不犹豫直接拒绝,可山田妖精根本不理会他的话,双手抓着望远镜直接对准视角,将一端对准了纱雾的画,而另一端对准了慕凡的左眼。

    其实慕凡也有些好奇纱雾究竟在画些什么,竟然会让山田妖精这么惊讶,甚至抵触做她的素材。

    为了帮助纱雾,慕凡也只能将视线凑到了望远镜口,神情专注的看着望远镜下的纱雾。

    一直以来都在屋子里看纱雾,从这样一个角度,像是管中窥豹一样的观察她倒是有一种别样的趣味.....

    “我在想些什么呢啊!竟然差点养成了坏习惯。”

    慕凡摇晃了下脑袋,将即将打开的新世界大门思绪甩掉。

    在慕凡的眼中,纱雾手中的画笔在数位板上飞快的划动着,纱雾堪比英梨梨熟练的画功着实将慕凡惊得不清,果然不愧是每天宅在家的纱雾,竟然画的这么好。

    世界是公平的,上帝虽然关上了纱雾的大门,可却给她打开了一扇窗户。

    这样卓越的画功,不正是纱雾每日闭门不出,所磨练出来的成果吗?

    慕凡落在纱雾的画上,纱雾画着的是站在教室内的少女,少女的俏脸泛着诱人的潮红,白皙的双手从两侧提着裙摆,露出里面的蓝白色**和过膝长袜内晶莹的美1腿的色系插画。

    因为被突然闯进来的男同学看到,露出了慌乱的神情和脸上像是被高1潮般的红晕显得格外真实。

    这就是纱雾这些年来的画功,对于细节刻画的完美。

    慕凡倒是没觉得那点值得惊讶的,放下望远镜看向山田妖精,不解的道:“这没什么奇怪啊?插画不就是这样吗?”

    “你这个做哥哥的根本不靠谱啊,问题就出在这里!”

    山田妖精站在窗前,莹白如玉的手指指着正在画画的纱雾,眼眶有些红晕,羞愤欲绝的道:“埃罗芒阿老师画的都是色系的插画,我当她的素材,不证明我要被她和看插画的读者给看光了吗?”

    慕凡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那又有什么?漫画人物又不是真正的你,况且你不是喜欢全果吗?”

    “额.....”

    慕凡刚刚说完这句话,山田妖精家别墅的二楼的空气瞬间变得凝固了下来,寂静的可怕。

    慕凡也发现自己无意间说走嘴了,脸色有些发青。

    在他的眼中,山田妖精的脸色渐渐的变得阴沉了下来,以想杀人的眼神看着他。

    整个二楼的空气都在山田妖精的气势下变得冰冷了下来。

    使得慕凡的脊背不由一寒,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md阿库娅,早知道刚才敲门的时候就直说了啊,那样就不会变成这样的下场了,只会以无意间看到的结果论处。

    可看到了她的果体不说,这就和暗中观察的变态沾边了啊!

    与此同时,在慕凡惊恐的目光中,山田妖精冷冷的看着慕凡,张开樱红的嘴唇,冷笑着问道:“刚才,我弹钢琴时候的果体,你看到了吗?”

    慕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