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你们也尝尝?
    “哥哥,是你回来了吗?”

    听着门外纱雾愈发接近的声音,浴室中,慕凡的额头上升起了冷汗,他的呼吸都快凝固了。

    更要命的是爱也因为被他捂住了嘴不安的拿着莲蓬头挣扎了起来,因为爱是小学生,慕凡也不敢太用力,可这也让爱的反抗导致莲蓬头的水淋了弄得他浑身几乎都湿透了。

    不过正因为喷着水的缘故,导致浴室内的声音纱雾无法听得太清。

    慕凡低下头刚好看到爱稚嫩白腻的身体,伟大的哲学家莎士比亚曾说过——没有什么比看着小学生长大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了。

    当然,此时的慕凡完全没有心思思考爱的身体发育。

    怎么办?该怎么办?

    这个状态出去的话,一定会闹出什么误会的吧?

    此时,纱雾站在浴室门口,因为慕凡长时间没有回应,眉头微微一皱:“哥哥,你是不是在浴室里洗久了晕倒了,要是不回答的话,我就拿钥匙开门了。”

    慕凡的心底顿时一凉,如果是纱雾打开门,抓到他和爱在浴室内洗澡,那他一定要面临着被柴刀的下场吧?

    这还不如他出门自己认罪了。

    没有听到他的回话,纱雾握着小拳头开始砸门了,站在门口喊道:“莉莉,莉莉,麻烦把我房间内浴室的钥匙拿来,哥哥似乎关在里面出不来了。”

    听到这里,慕凡脸都绿了。

    md阿库娅,纱雾你是真的关心哥哥吗?

    你分明是想要捉奸吧?

    要是觉得我晕倒了真的着急,钥匙要自己回到房间取吧?

    你这样砸门让莉莉拿钥匙是闹哪样?

    这时,慕凡心中一动,从兜里摸出钥匙交给了雏鹤爱,抓住了雏鹤爱挣扎的小手,小声道:“爱,总之师傅的生命现在在你的手上了,如果不想以后没有师傅教你将棋,一会你只说哥哥将钥匙交给的你,你自己打开门进来的就好了,千万不要提我。”

    “嗯嗯。”

    在听到没人教导将棋后,雏鹤爱的眼神这才慌乱了起来,明白了眼前形式的严峻,立即认真的点了点头,慕凡这才放心的松开了手,他转过头去好在浴室内有一个小窗户。

    “莉莉,帮我拖延一小段时间。”

    慕凡知道莉莉感应到了他就在浴室,反正莉莉和他是一伙的,他也不用和莉莉隐藏了。

    “放心吧,哥哥。”

    莉莉传音道。

    然后慕凡就听到了纱雾屋子里传来了莉莉的声音:“纱雾,奇怪,浴室的钥匙我怎么找不到啦,具体在哪里?”

    纱雾不由气得跺了跺脚:“怎么可能,明明就在桌上的。”

    .....

    果然不愧是我的好从者。

    莉莉的配合让慕凡感动的差点痛哭流涕,

    为了回报莉莉,慕凡来到了窗前,虽然这个窗户不大,可以慕凡的身手钻过去并不是难事,飞快的将窗户拉上去,钻到了外面,然后顺手将窗户关了上去,跳了下去。

    反正纱雾不会出门,慕凡在家的仓库里躲了五分钟,才来到了家门前敲了敲门。

    没过多久,房门就被人打开了,莉莉掩着嘴唇,脸颊鼓鼓的,憋着笑看着浑身被水淋的像是刚从河里出来的慕凡,甜甜的道:“哥哥你回来啦!”

    “哥哥?”

    听着莉莉的声音,纱雾也下了楼。

    一看到纱雾下楼,慕凡立即反应过来,露出一副怨毒的模样,攥着拳头愤愤道:“珈百璃那个可恶的女人,真的气死我了,我不过是让她少玩会sao,竟然就从二楼提了一桶水浇了我一身!”

    不过纱雾也不是那么好骗的,看着慕凡一副落汤鸡的模样,又回忆起刚才打开浴室,里面出现的陌生的小学生,眼神变得怪异了起来:“珈百璃姐姐?”

    “是啊!气死我了!等上学不给她抄作业了!”

    慕凡咬着牙怒道。

    一听到慕凡这么说,莉莉掩住嘴唇,回想慕凡从浴室内逃出来,又跑到外面回来用这个理由,她就因为憋着笑憋得肩膀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与此同时,sao中,一片神圣孕育着光明的森林中,一位月白色长发的老者看了一眼刚刚升了一级的魔法少女,满意的点了点头:“珈百璃,你的实力真的是越来越强了,这样为师也可以放心的去和贝利尔一战了。”

    魔法少女一脸认真的道:“老师,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活着战胜贝利...啊....啊咻....”

    加百列疑惑的问道:“怎么了,珈百璃?”

    珈百璃揉了揉鼻子:“没事,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在诅咒我!”

    加百列:“.....”

    ......

    虽然巧合了点,可刚才慕凡的确没在浴室,而且从新闻上来看楼上楼下浇水的事情也不是没有,纱雾也没太在意,指着楼上对着慕凡说道:“哥哥,我们家里来了个奇怪的女人!”

    “奇怪的女人?是谁?”

    慕凡眉头一挑,其实他自然知道纱雾说的是爱了,因为在他刚刚离开,莉莉就拿着钥匙打开了浴室的门,所以爱应该是被发现了。

    “哥哥跟我来!”

    纱雾拽住慕凡的胳膊就往楼上走,这个时候,爱正巧已经穿好了衣服从浴室内走出来,看到慕凡眼睛一亮,兴奋的招了招手,然后跑了过来:“师傅!”

    可看到爱身上穿的衣服,纱雾原本就带着怒意的俏脸却黑了,视线紧紧的盯着爱的胸口,指着衣服上的白色液体,俏脸滚烫的叫道:“你...你这个女人,在我们家神圣的浴室干了什么?”

    刚刚上楼的莉莉,也看到雏鹤爱胸口上的液体,先是怔了怔,然后看着慕凡的眼神都变了。

    “我去,该不会这么巧吧?”

    感受到莉莉鄙视的眼神,慕凡的脸庞抽搐了几下,因为他刚才没能给雏鹤爱拿来纱雾的衣服,导致雏鹤爱只能穿上了她刚才弄脏的衣服。

    他可是亲眼见到雏鹤爱将奶挤到衣服上的,但莉莉和纱雾是不知道的啊,而且莉莉知道刚才他和雏鹤爱在浴室的。

    这就不免让人有些浮想联翩了.....

    纱雾本来就是本子画师,对于这些知识多少是知道一点的,莉莉又经过纱雾的熏陶,恐怕整个房间中只有爱一个人对于胸口上的奶没有想法了。

    感受到纱雾和莉莉怪异的眼神,慕凡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摸了摸爱的脑袋,关心的道:“爱,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衣服上都弄脏了。”

    正在纱雾和莉莉以及爱不明白慕凡为什么会走上前去的时候,在她们的眼中,说着说着,慕凡竟然伸出手指在爱的衣服上轻轻蘸了一下,然后张嘴舔了舔手指,对着纱雾和莉莉说道:“好甜啊,爱是不小心将奶不小心弄到衣服上了。不信的话,你们也尝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