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我要尿尿
    慕凡站在游乐园的门口,抬头看着甘城游乐园破旧的门牌上的字,回想着刚才大黑的请求,心中有点不清楚可儿江西也让自己留下来的原因。

    体育馆已经租借出去了,他应该没有可以和可儿江西也合作的地方了吧?

    难道说可儿江西也改变了心意?

    可是和将棋协会的合同,应该不是他改变心意就能空出一天的时间。

    不过不管怎么说,既然人家请求保安留住他,就一定有事情找他,兴许可以解决体育馆的事情。

    反正慕凡都耽误了不少时间了,再等等也没什么不可以。

    大概五分钟过后,可儿江西也和千斗五十铃的身影出现在了慕凡的眼中。

    刚一看到慕凡,可儿江西也便眼前一亮,开门见山的说道:“慕凡先生,其实这次我将你留下,是想告诉你并不是没有可能得到体育馆的租借权,只是需要完成合同上的一个规则,就可以获得三天左右的使用权了。”

    “三天左右的使用权?”

    慕凡心中一喜,如果让初音变成虚拟歌姬演出的话,设备和舞台的搭建一天就可以完成了,就算再多也只需要两天的时间。

    那这样看来,只要完成可儿江西也所说的规则,初音就能顺利登上舞台了。

    想到这里,慕凡期待的看着可儿江西也问道:“什么规则?”

    可儿江西也有些为难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慕凡先生的底细,不过这个规则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应该很难完成的......既然是将棋会场,虽然是散人会场,可汇聚了甘城的强者,将棋界的水也是很深的,按照合同的规定需要十连胜或者战胜其中一个十连胜的人,才能够获得会场内将棋协会成员的推荐信,联系将棋协会,参与将棋评测,只要被将棋协会评测您的实力达到将棋大师的水准,就可以申请获得三天的使用权了。”

    “这么麻烦?”

    慕凡眉头一皱,他明白,这个获得三天使用权的规则听起来很简单,可实际上却很难。

    现在日本谁都知道将棋界水深的很,所以许多青年才不敢步入将棋界这个行业,就算是散人会场,十连胜的几率也是异常艰难了。

    要知道,将棋这个水深到散人中说不定哪天跳出个比龙王还强的存在,比如有可能一个喜爱下将棋的老人,可能比职业将棋选手还强的实力。

    而且,慕凡想要三天的使用权,需要将棋获得两盘胜利,一盘是战胜道场十连胜的强者,另一盘是和将棋协会的成员比拼。

    最重要的是,慕凡只下过象棋。

    md阿库娅,他连什么是将棋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人家下?

    不过细想想也是,随便来个人就获得将棋道场三天的使用权,那将棋道场还用不用开了。

    听着慕凡发出苦恼的叹息,可儿江西也无奈的叹道:“我也知道这件事比较难以完成,所以只是想碰碰运气提醒下慕凡先生,真是抱歉了,这就是当初将棋协会和我定下的规定,如果慕凡先生完成不了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能够帮助到您了。”

    不会下将棋真是对不起了!

    慕凡翻了个白眼,沉吟道:“当然,倒也不是又有办法.....”

    可儿江西也不由眼前一亮,惊讶的问道:“难道慕凡先生您会下将棋。”

    慕凡没有立即回答,反而问道:“可以先带我去将棋会场看一下吗?”

    “好吧。”

    看到慕凡这种表现,可儿江西也只能叹了口气,听慕凡这么说似乎慕凡只是不甘心想去看一看将棋了。

    不过,一旦去了应该就明白那些将棋的散人的实力有多强了。

    本来就对慕凡怀有愧疚的可儿江西也只能放弃工作的时间,和千斗五十铃带着慕凡前往了第二园区的体育馆。

    “啪!”

    刚一进入体育馆内,慕凡就听到体育馆内传出一个个棋子打在棋盘上的声音,只见场内摆放着一个个方桌和椅子不少人两两的坐在椅子上和对手下着将棋,彼此来来往往相互厮杀着。

    场面那叫一个惨烈!

    在几个空的座位上,慕凡看到上面摆放着一个放好棋子的棋盘。

    将棋的棋盘是一个由10条横线及10条竖线相交的方格阵,而棋子则置于方格之内,也就是9列9行的棋盘。靠近自己的3列是本阵,远离自己而靠近对手的3列是敌阵。

    这点和象棋倒是相差不多,可又有本质上的不同。

    因为棋子上的字变了,而且棋子的多少也变了,当然这只是表面,现在的慕凡并不懂该怎么下将棋。

    据可儿江西也所说,真正获得了五胜以上的将棋高手都在二层,一层只是新人们的战斗。

    所以,慕凡索性跟着他们去二层看一下,心中也想要见识下将棋高手的实力。

    可刚一踏上楼梯进入二楼,在体育馆中便传出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

    “我要尿尿!”

    粗犷的声音传遍了整个体育馆,慕凡和可儿江西也都是不由错愕的抬起头来。

    只见一位身材高大,满脸胡须的男人光着脚踩着二楼窗户的窗台,探出身体,解开皮带后一口气将长裤脱到膝盖,露出了蓝白色的内裤大声嘶吼着。

    看到这里,道场的后面一群人均是飞快的冲过去,拽着他的身体劝阻道:“越山老师,这样太危险了,您快下来,等一下就好了。”

    “别闹了,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这.....这幅模样成何体统?”

    “快下来啊,您也是个名人啊!”

    道场内的一些女性将棋选手更是娇羞的别过了头去,这个男人这么冲动,她们真怕一不小心突然脱掉**露出那个她们女子不想看到的东西。

    就算是千斗五十铃也露出尴尬的神色,很合时宜的下了楼。

    这个四十岁的男人可真的不保证他会做出什么怪异的举动。

    .....

    而体育馆下方的游乐园游客,几个人更是惊讶的拿出手机准备拍下照片。

    目测标题就是将棋道场,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叔准备脱裤子当众撒尿。

    “别做傻事了啊,失败了就再爬起来继续啊!”

    体育馆内“越山老师”的朋友们大声劝阻道。

    男子仍旧不甘心,面红耳赤的双手抓着窗框,咆哮道:“你们放开我,我竟然败给了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我要在这里尿尿啊啊啊啊!”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一个四十岁的大叔做出这样在人前尿尿的蛮横行为?

    是道德的沦陷,还是......

    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慕凡不由嘴角抽搐着。

    这时一位刚才目睹这一幕的观战者对慕凡提醒道:“实际上,越山老师是甘城将棋三人有名的强者,不过今天他的九战胜被一个人给终结了!”

    “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

    “是的。”

    观战者指了指体育馆角落,慕凡好奇的抬起头来,只见角落的座位上坐着的一位单单桌子的高度就差点盖过她身高的少女,她身着蓝白色相间的碎花短裙,身材娇小,有着一双闪闪发亮的大眼睛,看上去颇有神采。

    只是少女白皙精致的俏脸上却带着一种尚未褪去的稚气。

    看到这一幕,慕凡终于理解这个四十多岁的大叔,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了。

    这分明是败给了一个还不懂事的小学生啊!

    以后如果传出去,他的脸呢?

    不过这样看来从他打算当众尿尿的举动来看,他羞的已经不要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