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最勇敢的妹妹
    回复完帖子,慕凡便下线了,只是对于慕凡回复的三个字,sao的论坛的其余玩家全部都懵逼了。

    原本看着慕凡压了一百万,有的人甚至拿出了自己辛辛苦苦一个月的工资十万日元压了上去。

    虽然日本现在打工业很发达,可一百万也够普通的生活成员赚大半年了。

    本以为工资会在这场赌注下翻倍,可没想到一直以来平民玩家的福利的暮色凡尘竟然回了个我猜的,这下就不把握了。

    这尼玛不就是在赌运气吗?

    有的玩家甚至立即去联系官方的员工请求退款,奈何sao的游戏账号绑定本人,是不存在有外人误操作压赌注的机会的。

    而且目前赌注已经压了上去,资金全在运营的系统中,工作人员是无法操作取出资金的,这次官方只是收取赢的玩家所得资金的百分之五手续费,就像是赌注一样,压下就只能等到结束宣布赚赔了。

    更有刚才给慕凡打赏的土豪一下子压了一千万上去,这下也纷纷感觉脑袋有点发懵。

    说好的平民玩家的福利,你不带这么大喘气的啊!

    现在众人只能期盼珈百璃的老师争点气,让他们将本赚回来就可以了。

    如果珈百璃的老师不能胜利,那就去给暮色凡尘寄刀片,拿着刀去他们家要钱。

    慕凡回复完就去睡觉了,对于这点他倒是没想到,他当初只是想着初音的推理略微拿出点钱致敬下人类阵营,没想到这么多人以为可以赚钱跟风,甚至引出了这样一个闹剧。

    第二天一早,天气晴朗,明媚的阳光顺着窗台射入房间,落在身体上非常的暖和,慕凡从床上爬了起来,整个人都不由精神了许多。

    冲了个凉水澡,给纱雾和莉莉做好料理,待到三女都吃饱后,慕凡站起身来:“莉莉,今天我要出去下,纱雾就麻烦你了。”

    莉莉立即将餐盘内的米饭扒拉了几口,然后站起身,挺着胸元气满满的道:“包在我身上吧!”

    慕凡对谁都不放心,可唯独对莉莉放一百个心,毕竟在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她一发咖喱棒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发。

    总之莉莉是无敌的。

    纱雾有些疑惑的看着慕凡,问道:“哥哥,难道你打算在今天去祭拜父母吗?”

    “恩。”

    慕凡点了点头,其实今天他就决定去祭拜下父母了,毕竟今天距离出事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了。

    其实,关于父母的离世,慕凡和纱雾一样,都不敢面对。

    可这段时间纱雾的想念,又不禁让慕凡回忆起了父母,正巧慕凡也答应了纱雾,就决定趁着今天的空闲时间去祭拜下父母。

    而这件事不提则以,一提到父母的去世,还只是的孩子的纱雾的眼睛不禁又有些红了。

    慕凡望着纱雾楚楚可怜的眸子,犹豫了一下,他忍不住询问:“纱雾,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爸爸和妈妈应该也会想念你的吧?”

    纱雾的眸子里先是闪过一抹光彩,眼中有些激动,可片刻后又黯淡了下来,叹了口气:“还是算了吧,哥哥.....”

    察觉到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的纱雾,慕凡无奈的暗叹了口气,说到底父母离世的时候,纱雾才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女。

    纱雾和里香不一样,里香的父亲去世至少有着母亲可以相依为命,而且里香比纱雾的性格要勇敢的多,面对着自己的生死也看开了很多。

    可纱雾本就年纪小,又只剩下了他一个哥哥,而且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哥哥。

    虽然现在纱雾接受了他,可在一开始的伤痛就已经养成,又怎么会这么简单就得到治愈?

    想到这里,慕凡对着纱雾温柔的笑道:“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纱雾就在家等着我回来吧!”

    “哥哥.....”

    见慕凡认真的表情,纱雾的心中原本就有些委屈,再也忍受不住,泪水情不自禁的从眸子里涌出,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的两侧滑落掉了地上,四分五裂开来。

    见状,慕凡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心中也暗骂不已,早知道就该撒个谎了,这么一大早就将可爱的妹妹给惹哭了,真的罪过啊。

    还没等慕凡安慰,纱雾就扑倒了他的怀中,哭成了一片。

    怀中纱雾的身体轻颤着哽咽的声音传来:“哥哥,我从来没想过爸爸妈妈会离开过我,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不想要离开家的样子,甚至连自己的房间都无法出去...可是一直以来多亏了哥哥才让我勇敢起来,我只剩下哥哥一个家人了,我希望哥哥永远都不要离开我,请不要离开我好吗?”

    少女的泪水打湿了衣衫,慕凡忍不住伸手抚摸着纱雾银白色的发丝,柔声道:“我不会离开纱雾的,爸爸妈妈将你托付给我,我这辈子都会用全力来照顾好你的。”

    纱雾离开了慕凡的胸膛,眼神复杂的看着慕凡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慕凡眼中的认真让她明白,慕凡是会说到做到,并不会离开她的。

    慕凡蹲下身子,伸出双手帮助纱雾擦了擦脸蛋上残留的泪水,笑道:“但是,我希望纱雾也要勇敢起来,这样我会很开心的。”

    “哥哥希望我开心吗?”

    纱雾沉默了一下,用衣袖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咬着牙:“哥哥,我会努力变得勇敢起来,不再让你担心的。”

    “恩,我的妹妹可是世界上最勇敢的妹妹了!”

    慕凡笑着安慰道。

    见纱雾的眼神渐渐变得勇敢起来,慕凡方才放心下来,骑上了摩托车离开了家,他在中途的一家店里买了几束鲜花,便来到了父母所在的墓地。

    因为飞机失事,当初保险公司是给了一部分的金钱的。

    可是日本的消费很高,一年下来慕凡又一直没怎么打工,养着一个家,再加上买了笔记本电脑写小说没有成功的开销,之后就没剩下什么了。

    如果说除开金钱,或许就只剩下了这块墓地了。

    这一片墓地几乎都是安葬着上次飞机失事的遇难者,慕凡轻轻的将鲜花放在了墓碑旁,望着墓碑上的名字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对于父母的去世,纱雾的心中难过,他又何尝不是。

    虽然结城明日奈的妈妈结城京子性格固执了点,可是至少结城明日奈有个家庭,有着关心她的妈妈。

    而他,无论前世今生一直以来都没能享受到一个有着父母关爱的家庭。

    这个时候,与其说纱雾是他的妹妹,倒不如说是和他维持着这个家,相依为命的伴侣。

    这个家,缺少了他和纱雾任何一个人都会散开,失去家的味道。

    脑海中回忆着和父亲来到日本的事情。

    在十二岁那年,爸爸开始教他制作料理,不过他却一直没能学会料理技术,可爸爸依旧不厌其烦的耐心教导着他。

    在十四岁,爸爸带他去日本的乡下旅游,带他品尝着日本乡村中的美食。

    在十五岁,爸爸在日本开了个小餐厅来养活家庭,给他买心爱的玩具。

    .....

    一整个上午的时间,慕凡都回忆着过去的一幕幕往事,他似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一直站在墓碑前,墓园中的其他祭拜亲人的人们都不由以怪异的眼神看向他。

    日本的夏季阳光很毒,慕凡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站了一个上午,在别人的眼里,早就将他当成了一个怪人。

    直到中午,慕凡方才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既然父母离开了,他无论如何都会完成将纱雾照顾好,重新组建一个崭新的家庭吗,完成父母的遗愿。

    而就在慕凡心中做下决定离开不久,两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走到了慕凡刚才停留的位置,看了一眼面前的墓碑,而后取出了手机调出按键拨打了一个复杂的号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