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纱雾的噩梦
    “纱雾,知道吗,少女的胖1次该这么画,以粗细刚好的小腿,再加上胖1次上不明显的一个凹痕,才可以显现出让看着舔胖1次和将纸片人当老婆的心理。”

    在一个朦胧模糊的空间中,身着白色连衣裙的纱雾跪坐在地上看着她对面桌子旁的美丽女子。

    女子白皙的手指白皙精致,十分美丽。

    她拿着画笔,由于在家中,她身着单薄的格子睡衣,将玲珑有致的身体勾勒的极为诱人,一头银发梳成了单马尾,白色的长发垂在前胸,看上去十分的柔美。

    和纱雾同样的水蓝色眸子,带着认真的眼神紧盯着桌上的画板,吗,俏丽的脸蛋上带着几分凝重之色,给人一种专注的别样迷人的气息。

    她的玉指轻轻的握着画笔,笔尖在画板上轻轻的勾勒着,发出“刷刷”的声响。

    没过多久,一位身着连衣裙,皮肤白皙精致,身材娇小,有着白色长发水蓝色眸子的萝莉少女在画板上浮现而成。

    “哇。”

    纱雾瞪大了眼睛,望着面前身着着单薄的白色上衣,两根手指轻轻的拽着上衣的衣角,露出了下方的蓝白胖1次肤色白皙的萝莉美少女。

    如此生动形象的二次元人物,纱雾还是第一次见到,惊讶的张大了小嘴发出惊呼。

    女子放下画笔,拍了拍手,望着桌前瞪着萌萌大眼睛的纱雾,拿着画板和纱雾对比了下,笑道:“终于上好色了,这就是可以让人舔胖1次和做老婆的纱雾!”

    “好漂亮。”

    纱雾接过画板,看着上面有着和自己一样脸蛋的美丽少女,极萌萌的大眼睛中满是兴奋的神色,抬起头看向女子,兴奋的道:“妈妈,我也要和你一样将来成为一个有名的工口插画师!”

    不过纱雾刚刚说完这句话,还没等女子的回答,场景忽然一阵模糊,在她的眼中又出现了妈妈和爸爸离开时站在玄关处的场景。

    妈妈蹲下了身子,双手轻轻地按在了她的肩膀,用和她一样清澈的水蓝色眸子盯着她,微笑道:“纱雾,爸爸和妈妈要出去新婚旅行一段时间,要听哥哥的话,就算妈妈和爸爸哪一天不在了,也要乖巧的和哥哥在一起哦!”

    听到这里,纱雾顿时心中一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的心中有一种预感,一旦妈妈和爸爸离开,就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归来了。

    “不,不要离开。你们会回不来的。”

    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惊慌失措的纱雾想要伸手去拽住妈妈的衣角,可她的小手却像是触碰到了空气一般,从妈妈的虚幻的身体中穿透了过去。

    而妈妈说完这句话,就仿佛再也听不到她的阻拦一般,转身离开了家。

    “嘭!”

    屋子的大门紧紧的关闭,清晨的光亮被阻挡到了外面,整个屋子都变得黑暗了起来,纱雾一个人不由瘫软的坐在地上,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泣:

    “妈妈,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纱雾一定会乖乖的听你的话,请不要离开我,呜呜......”

    “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

    在一阵虚幻的记忆中,和泉纱雾猛地睁开眼睛,额头上布满了汗水,睁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苍白的天花板。

    这一刻,她明白,她又被噩梦惊醒了。

    没错,自从妈妈和爸爸离开后,她和哥哥慕凡得到了父母去世的消息,她就将自己封闭在了屋子里,不敢去面对现实的她久而久之成为了一个重症的家里蹲。

    可虽然封闭在一个屋子里,但因为思念那个将她从小养大的妈妈,几乎每个晚上都会被噩梦惊醒。

    而且,每一次醒来,她都会忍不住大哭一场。

    凭什么命运对她这么不公平,那么善良的妈妈会离她而去?

    可好在有一个好哥哥一直在照顾着她,让她本就伤痕累累的内心得到了一丝慰藉,这才使得她的精神没有彻底崩溃。

    虽然哥哥后来又带来个了远房表妹,开始她是十分讨厌这个叫做莉莉的女生的。

    恩,比如莉莉不仅胸比自己大,而且比自己懂得多总是脚前脚后的叫着慕凡哥哥的,要多萌有多萌。

    而且甚至许多力气活也十分轻松的就能完成,就算第一次接触电脑,只用两分钟就能够自由的运用,而且打字比她还快的天才。

    虽然是天才,可这样的莉莉,并没有多么高傲,无论她怎么刁难,她都会像个姐姐一样面带微笑温柔的对待自己。

    日久生情,更何况在一个床上度过了这么多天,久而久之纱雾发现有着莉莉的陪伴,她空虚的内心已经被治愈了很多,而且和莉莉睡在一起,每晚睡的都十分舒服。

    只是没想到,今天又想起了妈妈。

    父母无故的离世,她又怎么能够轻松地忘记她们?

    正在纱雾准备直起身子,一只温暖的手拿着手帕轻轻的擦拭了下她额头上的冷汗。

    “纱雾,又做噩梦了吧。”

    “哥哥?”

    温柔的声音让纱雾微微一惊,飞快的从床上坐起了身子,依靠在床头,看着拿着手帕面带微笑望着她的慕凡,一抹红晕飞上了脸颊,小声问道:“哥哥,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莉莉呢?”

    实际上慕凡很早就进到了房间,一想到纱雾刚才睡梦中发出痛苦的哭泣,他便不由有些心疼。

    从父母去世以来,他陪着纱雾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

    是他害得纱雾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忍受着这样的伤痛。

    想到这里,慕凡温柔的看着纱雾,微笑道:“莉莉刚才洗澡去了,我听到你的房间有声响,而且正巧门开了就进来了。”

    “这样啊。”

    纱雾白皙的脖颈都红了起来,低下头道:“对不起哥哥,让你担心了。”

    “没关系,纱雾是我的妹妹,而且爸爸妈妈离开的时候可是托我照顾好你。”

    慕凡摇了摇头,语气关心的问道:“纱雾,是不是又想到爸爸妈妈了?”

    “恩。”

    纱雾点了点头,咬着嘴唇道:“虽然我努力不再去回忆,可总是会不经意的想起,如果那天能阻止妈妈就好了。”

    说着,纱雾美丽的眸子再度附上了一层水雾,语气变得哽咽了起来。

    “纱雾。”

    见状,慕凡眉头一皱,鼻子也是一酸。

    纱雾才十三岁,这样心理不成熟的年纪,面对着父母的离世,她能够坚强的生活下去已经很不错了、

    说实话,就连他每次提到父母离世心中都有些伤心,更别提纱雾了。

    想到这里,慕凡站起身来,走上前去张开双臂轻轻揽住纱雾微微颤抖的娇小身体。

    果然,在他的安抚下,纱雾颤抖的身体稍微缓和了许多。

    见状,慕凡微微一笑,轻声安慰道:“纱雾,没关系,虽然爸爸妈妈不在了,但以后的生活有哥哥在,哥哥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有些事情,我们并不能解决,因为不会预知未来,也不知道爸爸妈妈会一去不回,他们就算在天堂也不希望你为了这件事而自责,请不要伤心了。”

    “另外,如果纱雾想爸爸妈妈的话,那明天我们就去祭拜一下他们吧。”

    沉默了一下,慕凡再次补充道。

    “哥哥.....”

    纱雾的眼神闪过一抹哀伤,而后脸色阴沉了下来,推开了慕凡。

    虽然少女的力量不大,但一直以来不会反驳他的纱雾竟然会突然变得如此冷漠,慕凡不由被惊愕了一下松开了纱雾。

    在慕凡的眼中,纱雾两条柳眉紧皱着,两道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一滴一滴的掉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将其打湿。

    她阴沉着脸,声音低沉的道:“哥哥,请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觉得我们的祭拜真的有用吗?我们得到的消息是整个飞机第因为故障炸毁了,飞机里面找到的尸体只是残缺不全的身体,而我们得到的骨灰盒,你能确定,里面装的真的是我们的父母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