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平冢静不喜欢暴力
    女子更衣室中,三个俏丽莹莹的女生站在更衣室中心的长椅边缘,玲珑有致的身材以及那在灯光下散发着光泽的身体和不需要任何粉饰就毫无瑕疵的脸蛋使得周围换衣服的女生纷纷露出了羡慕和嫉妒的神色。

    霞之丘诗羽撩拨了一下黑色的长直发,从柜子里取出了衣柜里的和服围在了身体上,再用束带轻轻的系在了腰间,完美的s曲线在这一刻显露而出。

    她的脸蛋两颊带着一抹泡温泉后的潮红,满足的伸了个懒腰,道:“不得不说,虽然这次温泉旅行有个碍眼的人存在,但在里面泡的倒是很舒服,身心都放松了。”

    结城明日奈精致的玉足踩在更衣室的椅子上,双手抓着紧致的白色丝袜一点点的将其套在了散发着光泽的大腿上,听着霞之丘诗羽的嘲讽,头也不回的淡淡的回应道:“温泉泡的的确舒服,不过一些人总是打扰兴致倒是有些不快。”

    霞之丘诗羽的面色立即就冷了起来:“你说什么?”

    “你说呢?”

    .....

    看着又气冲冲的对峙在一起的两个人,英梨梨将更衣室中最小的和服飞快的围在了身体上,然后眼帘低垂着,苦涩一笑。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泡温泉泡的最不舒服吗?

    在温泉中,两女说谁的胸大就算了,最后竟然还真的比了,虽然最终未分胜负,可英梨梨总觉得,受到最大打击的就是她。

    她的两个加一起似乎也不如明日奈的一个.....

    下意识的挤了挤自己微微隆起的小山峰,就算挤只能强行出现一条缝隙。

    这一刻,英梨梨严重觉得早知道这样,似乎这一次的温泉旅行她就不该来,自己在找虐吗?

    更衣室的战争并没有持续多久,似乎两女刚刚泡完温泉,都没有从那种惬意的余韵中缓和过来,也懒得和对方计较打扰兴致。

    三女换好了衣服,纷纷出了更衣室,却并没有想象中的一样,在外面看到等待已久的慕凡。

    难道是还没出来?

    一直以来都认为从来不会缺席的慕凡会等在外面的结城明日奈的心中升起了这个想法。

    结城明日奈自然决定在门口等着慕凡出来,她的视线扫过,却发现英梨梨和霞之丘诗羽也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对着霞之丘诗羽冷冷的问道:“你留在这里干什么?怎么还不走?”

    “这里又不是你的家,你管我什么时候走?倒是你留在这里干什么?”霞之丘诗羽不紧不慢的撩拨了下她靓丽的长发,冷漠的反问道。

    “这里又不是你的家,你管我留在这里?”

    明日奈翻了个白眼。

    她并不希望自己留在这里等待慕凡的事情被霞之丘诗羽知道,不然和慕凡单独在一起的时光很可能又被霞之丘诗羽给打乱了,所以明日奈并没有回应霞之丘诗羽的问题。

    而英梨梨见到二人侧着身子别过头去不理会对方,她也没有地方可去,干脆就站在两个人的中间无聊的看着男更衣室的门口。

    三女就这样满天星辰的天空下,各怀心思的望着天空。

    ......

    “咚!”

    与此同时,一个木质的清脆的声响响彻在了剑道部。

    慕凡捂着脑袋坐在地上痛苦的求饶道:“不打了,不打了,平冢静老师,是你的胜利!”

    平冢静拿着木剑在手心敲打着,看着捂着脑袋的慕凡,她知道她刚才的一击打的并不疼,不由催促道:“我的宁静剑法十三剑,你才挨了九剑就抗不下了,其余的四剑怎么办?”

    当然,话虽这么说,平冢静的心里也充满了震惊。

    实际上刚开始的比拼慕凡论起剑道开始是不如她的,但是在之后的对战中,她竟然发现慕凡的剑法在一点点的进步,甚至隐隐有压制她的实力,要不是她临时急中生智变招的话,或许这次她就栽在慕凡的手上了。

    慕凡心中也是思索着,其实刚才他只是单纯的和平冢静比剑法,他的身体几乎没做出任何反应。

    比如他超乎常人的速度和体质他都没用,只是和普通人一样和平冢静比着剑法,因为初音说一旦他加速闪开平冢静的剑,那想要将游戏的剑法带入现实很难。

    所以在这一点点的融合中,他现实的关于剑的领悟也在进步,不料太沉迷于进步的喜悦中了,才吃了平冢静的一记暗亏。

    慕凡可以确定,他再次站起来,平冢静必败无疑。

    不过话说回来,他要平冢静在学园祭表演舞剑这样的节目,他自然不可能再去打败平冢静,干脆就坐在地上询问道:“平冢静老师,你的剑法这么厉害,你应该明白自己很适合表演的节目了。”

    平冢静却淡漠的摇了摇头:“用剑果然是不行的,第一点我可是个老师,自然不能宣扬暴力了。”

    “你平时宣扬的暴力还少吗?”

    慕凡翻了个白眼,整个班级的不良少年一听到平冢静的名字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这样一个铁拳剩女,她说她不暴力?

    呵呵.....容我笑笑。

    “第二点,从刚才的对决中,对付你都用了这么久,拿出去不是丢人吗?”

    平冢静将剑重新插在了角落的剑匣,解释道。

    慕凡的心中一惊,没想到平冢静竟然看出了刚才对战的端倪,他只能急忙鼓励道:“这样的剑法,就算学校的剑道部的成员,也需要称呼你为老师了。”

    其实慕凡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平冢静对于剑道的理解还不错,拿出来是可以在外人面前表演的。

    “算了吧。”

    平冢静脱下了剑道防护服,眸子里闪过一抹失落之色,叹道:“剑道这种东西终究是无法拿到学园祭演出的,或许我就是因为各种计算错误,才导致一直没法结婚的吧,之前的朋友婚礼上也是.....”

    望着平冢静脸上自虐式的笑容,慕凡的心头一紧。

    这一刻慕凡有种感觉,平冢静似乎并不喜欢现在的她。

    又或者说,虽然她在学校的称号是人形杀戮兵器铁拳剩女,但她的心中并不喜欢使用暴力。

    就比如刚才平冢静的一直没有结婚,这句话自然不是平冢静不能结婚,或者经常被甩。

    相反以平冢静的家室和美貌找一个男人太容易了,她没有恋爱过,她希望找一个能理解她的人。

    可是一直没人能理解她,才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去和谁在一起。

    而在慕凡的心中,平冢静是一个一直都为学生考虑的老师,她怎么可能会舍得真的去打学生?

    更不会同意在学园祭上表演剑道这样类型的节目。

    心中带着思绪,慕凡跟着平冢静离开了剑道室,在平冢静的邀请下进入了她三楼的vip房间,一路上二人却都没有说话。

    坐在椅子上,平冢静给慕凡倒了杯茶,慕凡轻轻抿了一小口,苦涩中细细品味到了其中的香醇,他不由眼前一亮,想不到平冢静竟然也有这种淑女的一面,还精通茶道。

    慕凡喝了一口,犹豫了一下,问道:“平冢静老师,你还喜欢什么?”

    在慕凡看来,既然剑道平冢静不喜欢表演,可依然有其他的才艺适合平冢静的。

    平冢静沉默了一下,与此同时,她的目光却无意间的落在了房间内的钢琴上:“或许,钢琴应该可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