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好吧,我道歉。
    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在旅行地购置地皮就没有‘亏’这一说,但是想要赚钱也是不可能的,毕竟成熟的旅行地房价都是相对稳定的,没有出现自然灾害之前是不会出现大幅度涨跌。或许你觉得风景绝佳的地方,不一定别人也觉得美,毕竟济州岛的海岸线风景都相差不多。

    而李宇浩倒是可以利用媒体的节目宣传,以及一种明星的效应使得那个房子在某一个时间段内上涨一定的程度。当然想要赚很大一笔,那是不可能的,但会赚钱是肯定的。

    然而帕尼听到泰妍的这番解释之后她也就简单的笑了笑而已,对于这个话题,她是真的不想在继续了。地皮,买与不买都没关系,节目做与不做也没关系,因为这个事情帕尼在感觉上来说,是与她无关的。毕竟房产,节目,都是在为‘结婚’准备。

    餐厅的橘色灯光虽然柔和,心,好像今天却静不下来了。帕尼拿着从酒窖里面特选的一瓶写着‘1997’标志的‘henri.jayer’打开了酒瓶,浓郁的酒香在醒酒器里面迸发开来,连李宇浩这样不懂得喝酒的闻到了那股迷人的果香芬芳。

    帕尼给泰妍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在着灯光下帕尼晃着酒杯让它快速的醒来,让它变得适合入口。看着这酒在灯光下散发出来迷人的英红,帕尼轻轻的缀了一口,她喝酒的姿势十分的优雅,美丽,或者她对酒的情是真爱吧。

    品尝美酒之后的帕尼才抬头看向了泰妍说道:“以前看着酒窖里面的好东西总是舍不得,因为每一瓶窖藏的酒,喝一瓶就在世界上上一瓶。泰妍啊,你觉得我开这样的酒是不是很浪费?这酒啊,只出现在拍卖会上,酒类杂志上面写着,拍卖时算下来一瓶好像是1.6万美金。不过,现在这瓶酒涨价了,至少2万美金。”

    虽然李宇浩不知道帕尼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给他和泰妍这两个完全不懂酒的人说着酒文化。不过啊,李宇浩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在帕尼话音落下之后就说道:“虽然听到你说过很多次窖藏的酒很珍贵。但,那东西对于我来说只是死物,而值得我珍惜的不是酒,而是你,你们。对我来说酒始终是酒,在名贵也是有价的,而你们却是我心中无价的人。”

    李宇浩在说出这番甜言蜜语之后,泰妍直接就丢了一个卫生眼给他:“净说一些好听的,吃你的东西吧。”

    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听在耳朵里的甜言蜜语,但,到了帕尼的耳朵里却泛不起甜蜜感。

    李宇浩一直都在注意着帕尼的表情,可是她现在并没有把太多的心放在他的身上,所以她丝毫没有动容,或许今天对她来说冲击很大吧?

    ........

    李宇浩没有喝酒,他很快的就吃完了自己面前的两只龙虾。果然如同《丛林法则》里面讲的那样,煮熟了用啃的龙虾更过瘾。泰妍在浅尝一杯酒之后脸颊泛起了可爱的红色,一顿饭的时间里帕尼是没有说任何的话语,就那样安静的,沉默的,喝着红酒。

    一只龙虾,一瓶红酒,致此帕尼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连表情的变化都很少呢。泰妍看着闷闷不乐的帕尼,她担心帕尼会在自己的心底砌墙,于是她放下了手里的刀叉后起身了。她朝着李宇浩丢了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好好的安慰帕尼,至少帕尼现在已经冷静了不少。

    泰妍没有给帕尼打任何的招呼先一步的离开了餐厅,而整个餐厅就剩下了喝酒的帕尼,以及陪在她身旁的李宇浩了。

    帕尼不说话的喝酒,而李宇浩也安静的陪着她,看着她。

    两人就这样安静的坐着,坐了差不多五分钟呢,帕尼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没有带到李宇浩的身上一眼,可见今天她心里的伤是有多么的严重了。

    “怎么啦?还生气呢,我不是都说了吗?既然你不同意,那我就不买了。我买地主要是想着让你们高兴呢,现在..”

    李宇浩又一次的提到了今天的问题,而帕尼终于也有了反应,她抬起了眼睛看向了李宇浩的方向抢了他一步的说话:“高兴?呵呵,你可别算上我。你要买地,要策划节目,那是你的工作。好吧,我不管,也管不了,不是么?所以啊,你现在就不要说这些什么‘为了我们高兴’的话了,免得弄得我们都心烦。”

    李宇浩前面的那番话说的大义凛然的,为了她们高兴。不是的,那只是为了泰妍高兴,为了他自己高兴而已。要说帕尼高兴吗,那可真是高兴不起来。

    李宇浩措不及防被帕尼这番话弄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只是傻愣愣的看着帕尼。今天帕尼的变化好大,大得让李宇浩都觉得陌生了,一直以来帕尼和他是一样的都是带着满脸笑容的,可现在她因为生气变得好冷漠。没有笑容的帕尼好可怕。

    而在李宇浩沉默的时候帕尼也抬了抬头看向了他的变化,或许是她也察觉了自己的话是有一点伤人了吧,她才抱歉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然而这一句‘对不起’像是没有发出声音一样,至少近在咫尺的李宇浩是没有听到的,或许她只是动了动嘴唇吧?

    李宇浩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的朝着帕尼笑了笑:“我知道这个事情是我不对,给你道歉了,对不起啊,不要生气了好吗?你这样好可怕的。”

    “可怕吗?更可怕的事情你是没见过吧,可是oppa,你真的不觉得你做得很过分吗?”

    “我知道,我知道我很过分,可是你能不能原谅我一次呢?”

    过分吗?李宇浩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哪里过分了,他只能想着帕尼嘴里的‘过分’就是没有按照着她的意思处理事情吧?

    可是呢,李宇浩是真的想在济州岛打造一个属于她们的度假天堂。

    哪怕这个天堂一年也就只有夏季的时候去住几天,但是他觉得很值得。韩定食(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