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天大的误会!
    最后草娥还是不顾自己的身体问题,坚持着要和大家一块儿回归。这让李宇浩有点无计可施了,难道说要强制的让她休息去治疗吗?当然不能,因为李宇浩担心草娥缺席回归之后网络上面的传言会更加的让她难以接受,从而使得加重了病情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李宇浩就想着顺着她的意思,让她这边和队友们一块儿回归,至于她的个人行程就少安排一些了,尽量的让队友们去顶替她的个人行程。这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去休息,去调理身心。主要是在回归之后她也不会背负回归压力了,这或许会对于她的病情有利吧?

    吃了饭,李宇浩把她送回了公司。她继续和队友们一块儿练习。而李宇浩就朝着泰妍圣水洞的家回去了。

    草娥,这边刚刚回到练习室雪炫就好奇的询问着她:“欧尼,oppa叫你去干嘛了?怎么去了这么久?我们都还等着你回来一块儿叫外卖呢。”

    “没干嘛,和会长oppa一块儿吃饭去了。最近有些失眠,会长oppa知道之后关心我的身体有没有大碍呢。”朴草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神飘向了一旁站着的智珉,珉阿。眼神之中带着的嗔怪之意已经十分的明显了,好像是在说她们多话。

    当然草娥也是理解妹妹们的关心,才没有直接找她们理论,而是用一个眼神提醒着她们,以后这样的事情最好就不要告诉李宇浩了。

    雪炫诧异的看向了草娥:“失眠?那欧尼有去看医生吗?”失眠是有多么的让人崩溃雪炫还是知道一些的,失眠比起没有时间睡眠更折磨人,所以雪炫也不疑有他的关心起草娥了。

    其实作为当红的idol真的很少有人会患上失眠症的,她们平日的行程那么的忙碌,已经是少有时间休息了,所以基本上是一回到宿舍躺在了床上不到三五分钟就可以进入梦乡的。失眠自然而然的距离着她们idol这个职业是比较远的。

    “去了,前段时间去看了。这段时间稍微的调节一下就行,没事的,放心吧,你们自己叫外卖,我已经用过餐了。”

    智珉,珉阿,她们两人不知道具体李宇浩给草娥聊了一些什么,但她们心中始终都期待着草娥能够快快的好起来。希望她能够成为真真正正的开朗的草娥。

    .........

    李宇浩这边回到了圣水洞,他带着泰妍和帕尼两人吩咐的打包外卖:“你们两个都不知道自己在家里做点东西吃吗,而且还一定指定要这个‘豆伊坊’的菜?我从麻浦还要绕一圈去清潭洞给你们买,真是的..”

    泰妍直接就回应了简单的一句:“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了,原本想着晚上你早点回来我们一块儿去逛超市呢。谁知道你和草娥在外面吃的?”

    “那你们不知道提前给我打电话问一声?你们先吃,我去洗澡。”李宇浩把东西放在了餐桌上之后就把自己的外套随意的搭在了餐桌旁的椅子上了。4月份的天,在首尔还是需要穿着一件外套的。

    李宇浩洗澡去了。泰妍先坐了下来整理着打包回来的食物了,而帕尼呢,她先去了厨房拿了一瓶香槟之后就回来坐在了椅子上,恰好帕尼坐的那张椅子就是李宇浩搭着外套的椅子。她做下去之后拉近椅子时,她的背部向着靠垫的方向扬了一下。

    而这一扬她的背部就被一个什么东西顶住了,帕尼不满的转身把李宇浩的外套拿了过来:“什么呀,车钥匙没拿出来吗?”

    因为只是背部被顶了一下,她也没有感觉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毕竟衣服兜里的东西不是手机,就是车钥匙了。而背部的东西并不是手机的感觉,那就只有车钥匙是那样的形状了。

    帕尼准备着把李宇浩兜里的‘车钥匙’拿出来呢,结果她伸手一摸,不是钥匙,是小药瓶。帕尼“咦?”了一声之后把药瓶从李宇浩的衣服口袋里面拿了出来:“oppa生病了吗?”

    泰妍也诧异的看着帕尼手上拿着的小药瓶:“没有吧,都没有见到他吃药什么的,不会是感冒了吧?”

    帕尼看着这个药瓶上面复杂的药物名字,她肯定的说道:“不是感冒药,而且这瓶药已经吃完了。等等,我查一下这个药物到底是治疗什么的。”帕尼把药瓶放在了桌面上,从而拿起了手机开始搜索着这个药名。

    而泰妍也就好奇的拿起了这个小药瓶,看了看上面的一些文字,都是一些什么什么的专业用词,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治疗什么的。

    帕尼这边已经搜索到了药物治疗的是什么病时,她一下就蒙住了自己的嘴,震惊的抬头看向了泰妍。

    泰妍看到帕尼受惊的模样她的心脏突然的一紧,然后询问起来:“到底是治疗什么的?”

    “抑..抑..抑郁症。”帕尼在说出这个病情时,她的声音都在颤抖着呢。因为这个病症的恐怖之处真要说了解的话,只有她们做艺人的才是最了解的。

    “什么?”泰妍吓得快速的放下了手里的药瓶一把抢过了帕尼手上捏着的手机,看着上面的药物介绍。

    药名,药瓶子,和自己面前的那个小瓶子是一模一样,而治疗范围也写得清清楚楚:“控制抑郁症”

    药,真的是控制抑郁症的药。

    等于说李宇浩换上了抑郁症?怎么可能?泰妍完全不敢相信这个是事实,他哪有一点患有抑郁症的模样?平日里的笑容那么多的他,怎么可能有抑郁症?泰妍拿着手机看向了帕尼,她真的是无法接受的说道:“这是说谎吧?他怎么可能患上这个病症?”

    “我也不知道,他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不是更多吗?你都不清楚我怎么可能清楚。他平时是那么阳光的一个人呢,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是需要他进行自我封闭的。我真的想不到啊,泰妍,这..这不是真的吧?”

    帕尼一样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韩定食(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