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抑郁症!
    李宇浩此时的眉头完全的锁在了一起,抑郁症,这一直都被称之为‘艺人杀手’的病症。演艺圈这么多年有多少人是因为抑郁症自杀的,这已经数不清楚了。如今当他听到了草娥居然患上了这样的病症,真的,真的让李宇浩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这个病是有多么的恐怖,李宇浩是真的知道,一开始是患得患失,封闭自我,最后到达了更加严重的时候患病人甚至会受不了那样的精神折磨从而选择轻生。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么开朗的草娥居然会换上这样的病症?

    李宇浩心中有着千万个‘为什么’?是啊,他是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草娥患上了这样的病?不应该,真的是太不应该了。她的开朗难道是装出来的?不仅仅是李宇浩,所有人都只看到了她的明朗笑容,却看不到内心的恐惧、害怕、以及眼泪。

    李宇浩手里拿着那个治疗‘忧郁症’的药瓶,眉头紧紧的锁着没有丝毫的舒展:“她失眠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智珉也和李宇浩一样变得十分的忧心,她的眉头也无法松开啊:“去年《猫步轻俏》回归之后,草娥欧尼的个人行程不是很多吗?后来突然的某一天我在睡觉之前去有什么事情她房间,那时我就发现她开始在服用药物了,一开始我还以为吃的是什么维生素之类的药物。我还询问了一句怎么了?她说最近有点失眠吃一些药物帮助睡眠。那时我还不知道草娥欧尼失眠,我们早上去美容院的时候我还笑她黑眼圈是非常的重呢。现在想想我真的是..”

    李宇浩伸手拍了拍智珉的肩头,其实她们都说得那么的笃定了,但李宇浩的心里还是存在一定的侥幸,他询问着她们两:“等于说你只看到了她服用帮组睡眠的药物,并没有看到她服用抑郁症的药?”

    “哦,那倒是没看亲眼看到她服用。不过,会长oppa,你的意思难道这个抑郁症的药并不是草娥欧尼的?可我们的房间就只有我们三人在住啊。不是我的,也不是珉阿的,那会是谁的呢?而且我上网查了一下忧郁症的前期是会出现失眠症状的。”

    “智珉啊,这个事情不是小事,我们必须慎重一点,小心一点,抑郁症的内心是十分脆弱的。这样吧,一会儿我找她谈谈,你们先回练习室吧。”

    “嗯,会长oppa,草娥欧尼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这次回归之后我会安排她尽量的多休息。”

    “好的,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在她们两人离开之后李宇浩依然留在了这里,他摸出了电话给三星病院的院长打去了电话,让他帮自己联系一位心理医生。对于抑郁症还是需要权威的专家来给他做详细的解释。

    不一会儿三星病院的心理医生就打了过来,而李宇浩就站在这里一直咨询着关于抑郁症的事情。得知了这个病的治疗周期会非常的长,而且还没有绝对有效的药物能够完全治愈这个病,只能药物加上心里疏导,以及她自己的配合才能彻底的治愈,更重要的是治愈这个病需要大量的休息时间来给她调节心理。

    挂断了电话之后,李宇浩朝着tice的练习室走去了,他又看了几次她们的练习之后送外卖的就来了,李宇浩帮着她们付了账单,然后就离开了。

    .........

    李宇浩告别了吃饭的tice再一次来到了aoa的练习室,此时的她们正在练习《怦然心动》,李宇浩的到来让她们都欢快了起来,特别是雪炫。在她看到李宇浩时,她的舞蹈动作搭配着她的眼神感觉就像是演出一样了。而李宇浩的目光大多数都是停留在草娥的身上。

    在练习中的草娥并没有看出她又任何的抑郁症的模样,她脸上依然是灿烂的笑容。如果是李宇浩在没有知道她患病之前,觉得她的笑容是那么的阳光,她整个人是那么的开朗。可是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草娥的笑是一种机械化的笑容,这是经过了长期练习造就出来的笑容,她的笑容看上去虽然灿烂可是里面没有‘心’。

    草娥的状态让李宇浩变得忧心起来了,因为抑郁症也是分阶段的,他不是专业的医生,他分辨不出来草娥到底是什么阶段,李宇浩此时心也乱糟糟的,一股突然的心疼涌了上来。李宇浩不知道她此时面部的笑,会不会是心底在哭泣?

    在她们这一遍舞蹈练习结束后,雪炫就来到了李宇浩的身旁:“oppa,你是打算下班了吗?”

    “下班?没有下班,我事情还多着呢。接着练习吧,草娥,你和我来一趟。”

    “诶?我?”草娥听到李宇浩的话也是十分的惊讶呢。去年,李宇浩带着她做了新造型之后,两人几乎都没有私下的联系过,更不可能李宇浩单独叫她出去了。

    因为李宇浩来到aoa之后都是叫雪炫。

    看着草娥惊讶的模样,李宇浩温和的笑了起来:“当然了,难道你们队里还有一个叫做朴草娥的吗?走吧,有点事情和你聊聊。”

    “哦。”草娥点了点头之后朝着队友们说道:“你们练习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草娥和李宇浩一块儿从练习室出来之后她就询问起来:“会长oppa,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呀。我是有那里做得不好吗?”

    “你说什么呢?你该不会以为我叫你出来就是为了批评你吧?呵呵,不是这样的。只是..算了,一会儿再聊,我们先走吧。”

    李宇浩的话让草娥更加的迷茫了,既然不是批评,那会是什么事儿呢?因为,如果是‘表扬’那么绝对会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说,可是李宇浩并没有啊。不解的草娥只好跟着李宇浩一块儿走着。

    李宇浩带着她进入了电梯,直接按了下楼的键。

    此时aoa练习室里雪炫不解的询问起和草娥一个宿舍的姐姐们了:“欧尼,你知道会长叫草娥欧尼去干嘛吗?”韩定食(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