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不负责的父亲?
    圣水洞,李宇浩躺在泰妍的腿上看着电视,同时也诉说着自己在美国过着那挺折磨人的奶爸生活。泰妍听到李宇浩的叫苦连天之后,她直接就在李宇浩的额头上‘赏赐’了一巴掌:“呀,现在就一个孩子你就叫头疼了?你也就不想承担你父亲的照顾责任了?那么未来你”泰妍说到这里就省略了后面的话。

    后面泰妍想表达什么,大家都是明白人,所以都懂。李宇浩身边的女人这么多,这时才出现了第一个孩子他就开始出现了对孩子的倦怠。那么未来不说好多,李宇浩至少会有着五个以上的孩子。到时候烦的事情会更多,难道他都不愿意承担父亲照顾孩子的责任吗?这才是泰妍赏巴掌的原因,或许是泰妍想给李宇浩打醒悟过来吧。

    被巴掌呼脑门之后的李宇浩从泰妍身上坐了起来,他深深的叹息着,同时也从自己的衣兜里摸出了今天在办公室取出的那包‘大中华’香烟。看着李宇浩摸出了烟点上,泰妍这次并没有出声阻止,因为泰妍清晰感受到了李宇浩那声叹息之后包含着太多太多的复杂情绪了。

    那声叹息之中的烦躁感是泰妍在李宇浩身旁接近一年的时间以来,一次都没有听到过的。哪怕是面对着李胜基给他惹出那么多麻烦事情时,他都没有叹息过。所以在此刻李宇浩点上香烟时泰妍并没有阻止。

    李宇浩点上了烟之后就起身走向了落地窗前。因为泰妍对于烟味有点敏感,所以李宇浩还是稍微的远离着一点,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汉江和远处变化这色彩的南山塔说道:“我并不是想逃避什么父亲的责任,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逃避,只是还不适应罢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的享受我们之间的感情呢,可是如今孩子的出现就像是在我的颈项之上栓上了链子”

    “当初听到李居丽怀孕的消息,我就想着生下来,毕竟家里就只有我一个,所以传宗接代对于我和家族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可是在带了孩子之后我才发现我以前的想法太简单了,我和李居丽都想得太简单了。孩子既是我们情感的结晶,也是我们感情线上架着的锋利的刀,如今无论是我,或者李居丽我们都需要分出一部分的精力放在孩子身上,或许是我自己没有做好该怎么去做父亲的准备”

    “而且我们都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孩子带来的喜怒哀乐,现在不止是我,也包括了李居丽都很愁到底孩子该怎么带,如何带?我们期待他在我们身边长大,能够看着他的成长是一种幸福,同样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束缚。泰妍啊,我真的不是逃避,也不想逃避,真的”

    泰妍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听着李宇浩的这番话,这段时间不仅仅是他、李居丽、也包括了在韩国的她们。没有谁不想这个事情,这个孩子的出现到底会对大家情感平衡之中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帕尼也是不想烦恼这个事情,所以她在李宇浩要回来的前夕,她出国了。

    当然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帕尼此次这样做像是有点自私,可是转念想想泰妍从李宇浩那里得到的爱比较多,那么这次带着孩子回国的李宇浩接下来到底要如何面对她们的情感交给泰妍去和李宇浩沟通了,她只需要安静的在新西兰等着结果就行。

    正如李宇浩说的那样,孩子的出现势必会让他把心切下来放一块在那儿呢,可剩下的又该如何来进行平衡呢?原本李宇浩和她们在一起的时间都不多,现在又要被分一块走那么她们之间到底该如何处理?

    泰妍低着眼帘眼神聚焦在桌上李宇浩的手机呆滞着,而李宇浩说完了那番话之后站在落地窗前抽着烟。泰妍也处于失神状态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问题。房间里就这样莫名的充满着宁静,窗外的夜色很璀璨,可是他们都没有谁有心思去欣赏那样的美景。

    原本熟悉了的生活,原本熟悉了的情感,在孩子到来之后悄然的发生着改变。烟,燃烧着已经出现烫手的感觉了,地上的烟灰安静的呈现在那里,李宇浩这才转身去到了厨房把烟用水熄灭扔进了垃圾桶,然后从冰箱里面拿出了帕尼存放在这里的香槟回到客厅,李宇浩把酒放在了泰妍的面前温柔的一笑:“今天就我们两人喝点?”

    泰妍这才抬起了头看着李宇浩,他的眼眸依然是那么的明亮,嘴角的梨涡亦是那么的迷人。自从她的身旁在有了李宇浩的存在之后好久没有那么复杂的去考虑过‘未来了’。是啊,因为在泰妍的思维里无论什么事情,李宇浩都会把一切安排得十分的妥当。哪怕是情感他也可以费力的找到其中的平衡点。

    可是今天的李宇浩看上去真的是累了,心累了,孩子的问题让他有点束手无策。泰妍看了李宇浩一眼之后,眼神转向了面前的香槟,她点了点头打算和李宇浩喝点。遇见这样烦心的事情,暂时她们都无法解决的事情,用酒来麻醉自己的大脑就是最方便的途经,至少在微醺之后不会再想这个问题了。

    泰妍打开了香槟塞开始倒酒,而李宇浩抽了两张湿巾去擦拭了前面自己掉落的烟灰。

    收拾好回到了泰妍身边坐下之后李宇浩端着酒杯轻轻和泰妍碰了一下,然后嘱咐着她:“你酒量不好少喝点。”李宇浩说完这句话之后一口把杯子里半杯全吞了下去,泰妍见状直接丢给了他一个卫生眼:“你这是体现自己很海量吗?说我?你自己不是酒力不咋样。”

    在第一次认真谈论了‘孩子’问题之后,两人在此时此刻都在回避着那个问题的继续。或许他们二人都是想着‘不谈就不必烦’韩定食(韩娱之我的会长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