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四章 见血!
    李宇浩也没有想到帕尼忽然之间的就变得这么的极端了,在帕尼扔掉戒指的那个瞬间,李宇浩真的是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甚至都用尽了力气咬着牙。当下他的心中也是被怒火填满了的,可是在他还没有来得及爆发出来的时候,帕尼就先爆发了。

    甚至出现了让李宇浩都感到害怕的极端想法。在帕尼大叫着:‘我不如死了算了’其实气极之时出现这样的言语也很常见,所以李宇浩当时还是闭着眼睛忍着气的,可下一秒红酒瓶在大理石地板上四分五裂的声音让李宇浩睁开了眼,进入眼帘的是地上染上了未喝完的玫瑰红的葡萄酒,还有零零散散的酒瓶玻璃。

    在他还来不及开口的下一秒,他就看到帕尼抓起了地上的一块玻璃,所以李宇浩一丝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他瞬间的抓住了帕尼捡起玻璃片的手,紧接着就是泰妍看到的那一幕了。

    帕尼的反抗甩手,李宇浩只觉得那块玻璃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下,受到阻力后弹飞了出去的玻璃片,落地的清脆,李宇浩吓得心脏都停顿了好几秒呢,为了不让帕尼有下一秒的动作,所以他就死死的抱着她。

    在那个当下李宇浩他是丝毫都没有觉得自己手臂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被玻璃划的那一下,其实感觉就像是平时自己挠痒痒一样,他没有任何的疼痛感。

    就这么短暂的几秒之后,泰妍转头看了过去,只见李宇浩死死抱着帕尼的手臂出现了殷红,血!!

    因为李宇浩抱着帕尼的,加上身高李宇浩的手是死死的按在帕尼的背肩头处,手肘自然弯曲向下。那鲜红的血液顺着李宇浩的手臂慢慢的朝着手肘下方流着,啪嗒,啪嗒血液先是一滴,紧接着一滴,血液低落的速度也逐渐的加快了,泰妍这就叫了起来:“oppa,血,血!!”

    李宇浩是觉得自己手臂上好像有‘蚂蚁’似的往着手肘方向爬,在听到泰妍的惊呼之后,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肘‘水迹’,李宇浩这才放松了帕尼,而帕尼此时也停止了反抗,她转身看着李宇浩抬着的摸了摸右手手肘一手全是鲜红血液的左手手掌。

    泰妍戒指也不找了,她快速的朝着李宇浩跑了过来,一把拉开在李宇浩怀里的帕尼,她伸手抓住了李宇浩的右手看着,李宇浩手腕下方的手臂处向下有着一条10公分左右长度,甚至皮肉已经翻开了不停朝着外面冒着血也的手。

    泰妍看到这个伤口之后,转过头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这样的伤口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大得让泰妍完全不敢看。下一秒泰妍死死的咬着牙,转身朝着帕尼看去之后,抬手就是猛的一巴掌呼了过去。

    ‘啪~’泰妍结结实实的一巴掌呼在了帕尼的脸上,李宇浩还来不及弄认真自己的伤口呢,泰妍的举动让他只好再一把抱住了泰妍:“泰妍啊,我没事的,我没事的。”安慰着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的泰妍之后,李宇浩马上看向了被泰妍一巴掌呼得转了头的帕尼:“帕尼,你没事吧?你们两个哎”

    帕尼的头转过去之后再也没有转回来了,李宇浩满手的血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她不知道该这么去面丢,而且连帕尼自己也觉得这一巴掌是她活该!! 贵族冷杀手

    李宇浩放开了泰妍,对着泰妍挤出了一个笑容:“泰妍,去拿一条我的领带过来。”

    泰妍此时死死的咬着牙心里对帕尼是恨极了,不过在李宇浩的吩咐下,她转身看向了他:“oppa,我看到伤口了,家里是无法处理的,我们得赶紧去医院。”

    “知道,所以才叫你去拿一条领带和毛巾来,我得先把血止住。”

    虽然不知道李宇浩拿领带跟止血有什么关系,不过,泰妍还是快速的朝着卧室跑去,这时李宇浩才对着帕尼说道:“帕尼,去拿车钥匙。”

    在李宇浩受伤之后帕尼完全都不敢看李宇浩了,就连李宇浩吩咐之后,她也只能低着头回应:“知道了。”然后低着头从李宇浩的旁边走过,去找车钥匙。可是在路过李宇浩身旁时,她低着的脑袋看到了滴落地面上的血迹,她此时心里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泰妍拿着李宇浩的领带跑了出来:“oppa,怎么弄?”

    李宇浩抓着自己的手臂,阻止着血液的流通然后把手膀转身给了泰妍:“用领带系上,阻止血液流速过快。”

    泰妍的力气显然系手膀有点不够了,李宇浩叫来了帕尼帮忙两人分别的抓住了两头使劲了勒在了手膀上,然后李宇浩拿着毛巾按在了伤口上,三人就快速的下楼了。

    帕尼和泰妍用关心的眼神看着李宇浩,她们两人之间也没有心思去吵嘴了,特别是挨了一巴掌之后的帕尼脸上还带着手掌后的红肿呢。她也没有心思顾忌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了。

    李宇浩反而成为了最轻松的人,流了不少血液的李宇浩脸色开始泛白了,他挤出了笑容看了看左右两人:“不要担心,我没关系的,不就是一条口子吗?男人有着伤痕不是更帅吗?在说了,现在的‘美容针’缝合之后,也不会在手臂上留下伤痕的。泰妍,不要责怪帕尼,是我做得不好伤了她的心。帕尼,你也不要自责,这是意外,不是吗?”

    受伤之后的李宇浩不但没有责怪,反而他还把心全都是放在安慰自己的身上,帕尼一时之间心中爆发了前面自己所作所为造成现在状况的后悔:“oppa对不起!!呜呜~”在电梯里,她开始嚎嚎大哭起来。

    泰妍这时想要开口说什么呢,李宇浩轻轻的用手肘碰了她一下,泰妍抬起了头看向了李宇浩,只见李宇浩对着自己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在继续说那些不开心的话了,泰妍也只能不满的嘟了嘟嘴,所以就停止接话了。

    电梯快到车库时,李宇浩就温柔的说着:“帕尼啊,乖,别哭了,oppa这会儿可没有手来给你擦眼泪。”

    这那里是叫帕尼不哭的节奏啊,他这个话完全就是在催帕尼的泪水嘛。帕尼听到李宇浩的这番话后,她哭泣的声音更加的大了。 来娶我吧,征服者!

    “好了,好了。别哭了,马上到车库了。”

    可是简单的‘好了’哪能让帕尼就此止住泪水呢?帕尼一直放声的哭泣着,直到他们下到了车库,帕尼都还没有停止呢。

    电梯门打开,三人下了朝着车库走去,这时通往车库的门口一辆保姆车敲的停在了门口,车门打开昭宥从上面走了下来,她看到了李宇浩手上按着毛巾,手臂上又捆着领带,还有一左一右的泰妍和帕尼,特别是帕尼还哭着呢。

    “会长哦,你,你们这是”

    “帕尼过生,在家喝酒。帕尼前面不小心把酒洒在了地上,忘记了整理,我去拿了酒回来的时候摔倒手被摔碎的酒瓶割伤了。正好我们都喝了酒呢,我坐你车去医院。”

    昭宥被吓到了:“啊~那快点,快点,上车,上车。”她尖叫了一声之后,又转身打开了保姆车的车门,招呼着让李宇浩三人上车。

    昭宥今天结束了个人行程之后,敲是坐的j娱乐安排的保姆车回来。

    李宇浩三人坐上车之后,昭宥也跟着一块儿朝着医院赶去了。

    坐在车里时,帕尼依旧不停的哭着,李宇浩也在旁边安慰着:“没事的,帕尼啊,没事。这是意外,我没关系的。”

    j娱乐的经纪人快速的朝着附近的医院赶去,来到医院之后经纪人来到了后面打开了车门让李宇浩下车,李宇浩此时就说着:“你一会帮忙看着,一定不要让护士啊,或者不相关的工作人员拍到照片了。”

    经纪人点了点头之后搀扶着脸色已经苍白的李宇浩:“我知道,我们先去处理伤口吧。”

    一连好几个艺人出现在了医院的急诊,值夜班的主任也快速的到场,两名护士,还有医院的好几名值夜班的医生全都围着李宇浩一行人。

    医生看着李宇浩手上捆着止血的领带,他马上就询问起来:“伤口很深吗?”

    李宇浩点了点头回应着医生:“嗯,深度在0.5m,长有大概有7-8m。摔倒时手里的红酒瓶摔烂了,手臂从碎玻璃上划了过去,自己做了紧急的止血。”

    主任医生对着身旁的护士,还有医生们说着:“准备清创,缝合,伤口太长了,让麻醉师下来。”吩咐之后,他朝着泰妍等人挥了挥手:“你们出去吧,别站在这里影响我们治疗,只是简单的缝合而已,没问题的。”

    虽然泰妍和帕尼都想陪在李宇浩的身边,可是医生的吩咐,她们又不能不接受。她们只好乖乖的退出急症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