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好一条落水狗!
    同样的挥拳。

    同样的动作。

    如果说林东和云寄语两者之间还有一丝差异。

    那就是林东的挥拳比云寄语还要缓慢,感觉就像是电影中的慢动作。

    “傻哔,武器都不拿,光用拳头你想挑战丑陋巨兽的吞噬魔,你哪来的自信?”脸上还带着影帝惊恐表情的大卫,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在他心目中,林东越惨越好,最好被吞噬魔一口咬死,要是祈祷真的能行话,他愿意拿地底探险的全部收获来作交换!

    “是不是有点托大?”奇诺红衣主教皱着眉头,他知道林东绝对是个超级强者,但只用拳头应战,似乎稍微有点自大了吧?

    “咕嘟!”这边的向导若奥他们,则吃力地吞咽了一口唾液。

    他们知道这一拳意味着什么。

    如果没有云寄语在前。

    若奥他们同样不敢相信人类可以做到这等程度,问题是之前有一个最标准不过的成功模板啊!

    啪!

    林东的拳头。

    击打在吞噬魔的额头正中。

    力量……似乎不怎么大,反正大家听到的声音带点沉闷,跟普通人挥拳相近。

    所有人都盯着吞噬魔。

    目不转睛。

    只见那头吞噬魔摇晃了一下脑袋,似乎完全不在意林东的打击。

    只是它的腿膝忽然发软,踉跄了一下。

    它很快调整过来。

    重新站稳身形。

    而林东呢?

    落回地面背着手转身就走,仿佛一个郊外踏青归来的文人雅士,潇潇洒洒,就差没有当众吟诗一首。

    “装什么装,最好被巨兽发狠,一口咬死!”大卫最不爽就是这种表情的林东,仿佛天崩下来也可以当被子盖的淡定让他极度仇视,大卫认为这种表情应该由人生主角的自己来表现。

    吞噬魔向林东张开大嘴巴。

    在大卫眼神的鼓舞下。

    向林东狂噬而去。

    只是它的腿膝莫名又是一软。

    这下,不等调整过来,整个身躯就不可抑止地歪了。

    在人们惊诧的注视下越来越歪,吞噬魔越是挣扎想重新站稳就倾斜得越厉害,最后它发出一声悲鸣,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满是锋利匕齿的巨口距离林东,就差不到半米不到,却永远失去接触的机会。尤其是那条管状舌头里隐藏的毒刺已经吐出,只因为身体倾斜失去了最初的攻击角度,在林东头顶一米处轻飘飘地划过,最后无奈地甩摔在潮湿的泥土上。

    奇诺下巴几乎也要掉落地面:“一拳就把吞噬魔给打倒了?我没有看花眼吧?”

    雨果摇头:“确实是一拳!”

    奇诺满脸骇然地回看他:“怎么可能?那可是吞噬魔!”

    雨果耸了耸肩膀:“别人当然不可能实现,可是他是木头先生!”

    奇诺还是无法置信,那怕亲眼目睹:“会不会是那头吞噬魔已经达到了生命极限?木头先生看出来了,才给它终止的一拳?”

    雨果示意奇诺看向地面另外两处:“你看那边,那边还躺着两头吞噬魔的尸体,你猜它们是谁杀的?难道是格里芬他们干的吗?当然不!那肯定也是木头先生出手的结果!虽然我也有点震惊,但如果你看过木头先生一剑将飞在天上的黑水飞龙干掉的画面,就不会觉得意外了!”

    “太……太不可思议了!”奇诺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

    伊甸军团、上帝之眼和金雀花王朝近千人。

    强者如云精英无数,却被十几头吞噬魔迫得退上了岩壁,根本不敢正面相抗。

    然而在木头先生的面前。

    它们一下子仿佛变成了面团做的,轻轻一拳就可以将它们打倒在地,如此不可思议的局面,让他一时间又如何能够接受。

    “这就是木头先生啊!”约西亚越看越心惊,如果上帝之眼继续和这个年轻人作对,那么别说王冠掉落,以后移民为主各大财阀共同联盟维系灯塔国还能不能继续存在,都是个问题!财阀重利,一旦这个年轻人愿意抛出一点利益作为诱饵,那么再团结的财阀联盟也会四分五裂……

    方以则他们的士气一下子爆炸了。

    之前。

    云寄语拳杀吞噬魔时。

    他们也激动,但跟林东出手完全不一样。

    一则云寄语是他们的大教头,动辄就会弄点一不小心的事故出来,大家都知道她强到了极限;二是云寄语不是首领,她更像是小首长身边的护卫,跟千郡和叶倩如一个样,所以出手无论达成何种效果,更多是压力,而不是振奋。

    林东出手意味着什么?

    等于他正式亮相,全面向怪物宣战了!

    “杀!”方以则完全进入了杀戮模式,思想仿佛跟身体脱节了似乎,身体自然就知道进行最完美的攻击,非但在吞噬魔的身上来回切割,还将天上地下所有在攻击范围内的怪物,统统斩杀当场。

    “这家伙疯了!”狮鹫意识到对方进入了超凡的状态,心中羡慕得几乎要流口水,当然他猛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最佳的学习时机,眼睛死死地盯着方以则的一举一动,半秒也舍不得错过。

    “啊啊啊啊……”邢千刃忽然抛开手中的武器,像疯子似的,冲进怪物群中。

    拳打脚踢。

    肩撞膝撼。

    拳掌爪指。

    无所不用其极,一番攻击就像行云流水那般滔滔不绝。

    任何被他攻击中的怪物,统统爆体,化成一阵阵血肉碎片的爆炸物,如此高效有序的完美杀戮,丝毫不亚于另一边大开杀戒的方以则。

    “不,不,不会的,我没有,我,我只是,误会,这是误会!”大卫却禁不住牙关颤抖。

    尤其林东转身,缓缓走向他的时候,大卫脸色煞白,就差没有转身逃跑。

    自面前的吞噬魔轰然倒地。

    他就意识到。

    自己可能踢了一块有史以来最硬的钢板!

    天哪,自己刚才到底在干什么?难道被吞噬魔的粪便糊住了脑袋吗?自己干了一件何等愚蠢的蠢事啊!

    在众目瞪瞪之下,自己将一头吞噬魔引向木头先生……这岂不是说自己要借吞噬魔暗害对方吗?这种事不是不可以做,但不能当众做,不能让人抓住话柄啊!

    自己不可能这么糊涂的,刚才为什么一下子失智了呢!

    “大卫,有些事可以偷偷的做,但太明显了,大家看见了会很尴尬的!你再着急,也先数一下场中有多少头吞噬魔再做啊!地面明明躺着两头,你看了不看,就直奔木头先生而去,我们就是想替你圆这个场,也找不到任何借口呢!”血腥玛丽恶意地嘲讽着,这种直揭伤疤血淋淋的打脸方式让大卫简直无地从容,偏偏又拿她没办法。

    “木头先生,这是误会,请一定相信我,这是误会!”大卫很着急,同时也很害怕,他真怕林东会不管不顾给自己一拳。

    如果木头先生要跟自己开战……

    大卫快速估算一下。

    他相信。

    全场的人九成九会投木头先生一票,包括自己的属下。

    除非是个人利益跟自己完全捆绑在一起已经密不可分的铁杆追随者之外,所有人都不会选择自己。

    还好自己没有在基本的演技上露出破绽,自己明面上是不敌吞噬魔,胡乱逃跑,误向木头先生方向的,这个最根本的借口还在,否则真的全完了。

    “木头先生,我对你以及你的队伍完全没有恶意,我甚至在之前的撤离投过反对票……”大卫拼命用各种借口来洗白自己,当然他打定主意,只要对方一举拳,不管打出来的拳头是轻飘飘的,还是动若雷霆,他都会第一时间逃跑,绝不跟这个年轻人正面交战。

    “没有下一次了!”林东眼角没看大卫一眼。

    “是,这次是我没有注意到,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我向你保证!”大卫心里松下了一口气。

    恐惧过后。

    又有一种深深的耻辱,自心底浮起。

    此前,从来没有人敢如此轻蔑地跟他说话。

    这不仅仅是一句让人感到耻辱的警告,还是一种最狂妄最无礼打骨子里瞧不起人的蔑视!

    大卫心中发誓。

    如果找到一个机会。

    他会将这些东西统统还给对方,甚至再添加上一千倍一万倍的报复!

    要不是实在打不过对方,大卫会立即冲上去将对方撕成碎片,那怕给对方留点一根完整的骨头,都是自己最不可原谅的仁慈之举!

    “好一条落水狗!”血腥玛丽仰天哈哈大笑:“它在颤抖,是害怕还是愤怒?暗中咬牙切齿又有什么用,为什么不张出嘴巴,亮出牙齿,朝目标一通狂吠呢?噢,原来是害怕别人一拳打断自己的狗脊梁呀!真是可怜!这是一条多么可怜又多么狼狈的落水狗啊!我想它不需要太过悔恨今天的愚蠢举动,因为,未来的日子,它会有更多的罪受,现在才只是刚刚开始!”

    “玛丽,我们是一个势力甚至是一个派系里面的队友!”大卫脸色铁青地喝斥血腥玛丽。

    “啧,我以为你早忘了呢!”血腥玛丽嗤笑一声。

    “我们应该一致对外!”大卫强按着愤怒。

    “如果是杀入战场引吞噬魔向某个外人这种很容易让人误会的神奇操作,我觉得我有点无法胜任呢!”血腥玛丽竖起一只手指:“我们是一个势力的队友没错,但我们还是各自努力吧,我这个人多疑,如果有人一边喊救命一边靠近的话,我可没有木头先生那么大度!请你务必记住这一点!”

    “你说够了没有?我都说了是误会,我并没有你猜测的那个意图,木头先生也看得清楚明白,他都没有追究我的失误,你为什么一定要盯住这件事不放呢?”大卫很恼火,但他声音依然压得很小,不敢吵得太大声,深怕林东那边听到。

    “哎呀,原来是我错了!”血腥玛丽冷笑起来:“要我写检讨书吗?”

    看见两人在吵,雨果和奇诺赶紧过来拉开。

    这个时候人类团队要是内斗起来。

    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伯德他们则直奔林东一拳打死的那闪吞噬魔,所有人都暗咽着口水,用复杂的眼神看向这具倒躺在冰冷地面上却尤带体温的新鲜尸体……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