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9章 艰难的选择!
    暴牙长角魔怪一听吼声。

    几个首领探头起来,发出一阵尖锐又短促的呼唤。

    无论是躲在岩壁下避雨的还是淋着雨不断上前骚扰的暴牙长角魔怪,都迅速汇聚成群,等团队集结起上千的数量,彼此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它们的胆气才勉强壮了些。

    那沉闷的吼声却好像消失了似的,好久没有再听见相同的声音在雨幕传来。

    暴牙长角魔怪对于淋雨显得非常的不耐烦。

    外围的想重新返回岩壁避雨。

    突然。

    一声震天的暴吼炸响,堪比霹雳。

    恐怖的巨响让整个长岩峡谷轰鸣一片,贯耳的余音袅袅不绝,久久还在山谷里回响着。

    “看那边!”雨果抹了抹脸,手指直直地指向雨幕深处的一个方向:“在那里,上帝,我的上帝,巨兽,有巨兽来袭!所有人全力戒备!第二道防线继续构建,而且要快,我们现在必须拿出跟死神赛跑的速度!该死,这些怪物难道是自地狱钻出来的吗?”

    “冷静,雨果,我们需要你保持绝对冷静,你是我们坚守的一面盾牌!我们会没事的,万能的上帝,无处不在的主,正在照看着我们一行人!那怕我们身处地狱,我们也不会失去希望!这是我们朝圣的考验,我们马上就进入圣地了,这是主对我们勇气、信念和行动的考验!”奇诺红衣主教自己看见雨幕中有十数个庞大无匹的影子缓缓地迫近,同样吓得脸色剧变,但他竭力保持镇静。

    “我很冷静,我没有被恐惧支配,我只是希望更多的人意识到情况是多么的恶劣!”雨果咽了一口唾沫。

    “有趣的怪物,不是吗?”血腥玛丽冷着脸,眼睛里面却熊熊地燃烧起烈焰。

    庞大无匹的影子自雨幕出现。

    缓缓迫近。

    暴牙长角魔怪它们的反应最为慌乱。

    在首领的带领下,它们疯狂地向岩壁攀登,拼命地往长岩峡谷的高处逃窜。

    它们的蹄足并不是很适合攀爬,更何况两边岩壁有着八十度的倾斜,如果不是死亡恐惧袭来,它们本来不会选择这样的道路,那怕这样的道理可以绕过人类堆垒的石墙,攻击石墙后的猎物,它们也没有选持这样的方案进行攻击。

    首领级的怪物带队攀爬,不断往上。

    速度非常快。

    危险完全迫出了它们的潜力。

    当然不是每一个暴牙长角魔怪都可以幸运地逃上陡峭的岩壁,从而逃向峡谷的更高处,估计有五分之一的暴牙长角魔怪在攀爬岩壁时因为拥挤或者湿滑失足,高高地摔下来,摔断四肢者无数,甚至有的当场折断头颈。

    一部分赶不及冲向岩壁逃亡的暴牙长角魔怪,直接冲向人类探险团队堆垒起来的巨石围墙。

    它们意图在这个地方打开逃亡的通道。

    杀!

    去死!

    在雨果他们的坚守下。

    这些已经丧胆无心战斗的暴牙长角魔怪很快被杀光。

    即使是它们之中冲得最快的个体,也没有越过第二道防线,就被伊甸军团的守护骑士联手砍翻在地。

    让雨果和奇诺等人类首领看得心寒的是。

    纵然全灭。

    也没有任何一只暴牙长角魔怪回头自那群庞大无匹的影子身边逃跑。

    “那些到底是什么怪物?”大卫冲到一位苦修士的面前,指着缓缓迫近的巨大影子问:“它们有什么弱点?害怕哪一种类型的攻击?我们要怎么应对?说啊,你说啊!”

    “我此前从来没有看过它们!”那位苦修士摇头。

    “发生了什么?”尼禄红衣大主教带着守护骑士自第二道防线赶了过来。

    “巨兽!”托马斯一看,忍不住惊叫出来,自雨幕中渐渐迫近,渐渐现出真身的敌人是一种身体庞大无比的丑陋怪物,体高约八米左右,有个别的稍高,也有个别的稍矮,但最矮的丑陋巨兽头高也超过了七米。它们庞大的体型并不笨拙,相反,根据它们轻盈的步伐来看,它们是追踪猎物的好手。

    如果用形容词来形容这些恶心又庞大的巨兽。

    那就是一个丑字。

    没有人。

    能够准确描述出它们的长相。

    因为这些丑陋的巨兽长得实在太丑了!

    贪婪又嗜血的眼睛下面,有一张占据了头部近半的恐怖巨口。

    嘴巴裂开颌下。

    张开。

    可以随时扩张成一百八十度的深渊巨口,嘴巴里面密密麻麻地长着匕首状的牙齿,这些牙齿参差不齐,排列杂乱无章,但诡异地长满了整个嘴巴。

    嘴巴里面的舌头有点像蜥蜴的舌头,白中带点血肉的颜色,有极个别的舌头上长着紫色斑点。巨兽的整条舌头跟体型相比起来显得比较细,舌头长长的呈管状,自咽喉里面伸出来,弹性十足又灵活无比地伸缩着,捕捉着空气中的气味,嘶嘶有声。

    大部分的暴牙长角魔怪逃上了峡谷上面的岩壁,它们依然不作停留。

    继续亡命逃窜。

    仿佛谷底下来的丑陋怪物是自己与生俱来的天敌那般。

    那些自岩壁上摔下来,摔伤了腿的暴牙长角魔怪也在挣扎着,一瘸一瘸地向人类巨石围墙这边逃跑,除了实在无法爬起来的,其余的暴牙长角魔怪无不争相逃命。

    随着丑陋巨兽的缓缓迫近。

    大地呈现出一片恐慌。

    混乱中。

    到处可见背着丑陋巨兽逃命的堕落生物。

    “看!”伯德指向前面,示意赶到身边的托马斯和约西亚仔细观看。

    在他指的方向。

    一只走路不快的暴牙长角魔怪。

    被缓缓迈步的丑陋巨兽追上,那个丑陋巨兽随意地一偏头,管状的舌头长长地伸出去。

    管舌上忽然凸出一根黑刺。

    噗!

    黑刺在受伤的暴牙长角魔怪身上轻轻一扎,暴牙长角魔怪立时轰然倒地。

    “好狂暴的毒性!”托马斯的瞳孔收缩得接近针状,本来丑陋巨兽就已经够难打的了,现在发现它们灵活的管舌上竟然还有毒刺,这无疑给抵抗增加了几个级别的难度!

    丑陋巨兽在收回舌头的瞬间,那管状的长舌将猎物卷起来,抛给满是锋利牙齿的嘴巴里。

    它比人类随口吃个小点心还简单,丑陋巨兽一张嘴将暴牙长角魔怪给吃掉了。

    嚼嚼嚼……

    几下咀嚼之后,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约西亚看见了这一幕,忍不住也费劲地咽了一口唾液。

    混乱中也有的暴牙长角魔怪拼尽全力躲过了丑陋巨兽管舌的黑刺扎击。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可以逃脱生天,相反,它们彻底惹怒了攻击它们的那头丑陋巨兽,只见它举起数米高形同巨柱的大腿,叭一声将暴牙长角魔怪踩扁了。

    等巨足移开。

    下面只剩下一滩血水肉渣。

    有些折断头颅或者砸破头颅的暴牙长角魔怪,丑陋巨兽却没有用舌头卷起来吃掉,而是用管状舌头,直接钉入猎物的身体,然后往里注入了一种不知什么类型的毒液。约西亚他们看见,注入毒液之后,暴牙长角魔怪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给鼓了起来。

    丑陋巨兽用管状舌慢条斯理地吸着。

    一团团不知是什么组织,也可能是血肉模糊的胶状物,自管状舌往上,就跟人类用吸管吸果汁那般,一会儿功夫,整个暴牙长角魔怪鼓鼓的尸体,就被吸成一张皱皱的毛皮……

    “这些家伙真恶心,木头先生他们没有赶过来,该不会是被它们给吃掉了吧!”大卫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如果木头先生半路遇到这些怪物,而他又舍不得抛弃同伴,极有可能在混战之中被这些丑陋巨兽用管状舌的黑刺偷袭蜇中,最后一命呜呼,成了怪物腹中美食。

    “如果木头先生会被它们吃掉,那么他也不叫木头先生了!”伯德对于大卫这种幻想觉得有点荒谬。

    “拜托,你都不会被这些丑陋巨兽吃掉,凭什么木头先生会不如你?”约西亚直接举唇反讽,木头先生带领队伍不一定能在怪物包围中无损撤退,但如果说会被一群丑陋巨兽吃掉,那是天大的笑话。

    难道死亡峡谷没有巨大的怪物吗?

    巨蛇。

    还有丑陋的怪物夫妻。

    还有身体跟小型城堡差不多的长腿蜘蛛之母,等等等等。

    相比起来,当时身份尚是俘虏的木头先生要比现在的处境困难得多了。

    现在的木头先生身边不仅有强力同伴,还有一队注射了基因药剂的特战队舍命保护,甚至还有黑暗殿、条顿骑士团和东欧大联盟等势力的基因战士全力协助。当初他什么都没有,就连自己的枪口,都隐隐对着他,深怕他会抛下大队独自逃跑……在一无所知的死亡峡谷,在那种近乎绝境之中木头先生仍然可以安之若素地探索研究,区区一个堕落之地,连圣地都没有到,这又岂能奈何得了他!

    “我只想知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血腥玛丽看向奇诺红衣主教:“是守还是撤,是派人折返求援还是壁虎断尾,你们必须尽快拿出一个决定来,否则我要带领我的下属离队!我绝对不跟没有计划的团队一起行动,你们必须给我一个最有效果的方案,而且是马上!”

    “请给我一点儿时间,玛丽,我向你保证,无论如何,你们的利益和安全不会置于我们之下。”奇诺红衣主教也知道现在到了决断时间。

    如果什么都不做,坐等丑陋巨兽来袭,那么极可能全军覆没。

    当然病急乱投医也不行。

    选择错误。

    后果同样会很严重。

    那么到底是选择坚守还是撤退呢?

    这真是一个极其艰难的选项,而且跟血腥玛丽说的一样,时间不等人,如果不迅速作出选择,那么丑陋巨兽一旦全面发动攻击,结果又会产生另一种走向。

    没有选择,有时候比错误选择更加被动。

    更加不可预测!

    “我们花三分钟开一个会,趁丑陋巨兽还在吞食那些受伤的暴牙长角魔怪,我们抓紧时机,议一议,接下来到底要怎么选择。是坚守还是撤退,如果坚守应该怎么坚守,如果撤退应该怎么撤退。还有一点,我们是否派出适当的人员寻找木头先生,是告诉他们我们离开了长岩峡谷,还是请求他的援助,你们都来说说!”奇诺红衣主教将各个势力的头脑人物聚在一起,抛出了如何选择的议题,让大家抓紧时间,讨论出一个结果。

    听到奇诺主教这番话。

    各个势力的首脑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选择坚守?

    选择撤退?

    这两个选项无论哪一个,都让人头疼之极,偏偏又不得不作出选择!这真是一个艰难又让人纠结的选择!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