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新的敌人?
    “你看见了吗?”雨果向旁边的奇诺红衣主教求证:“地面在动!”

    “会不会是我们堆垒大石造成的下陷?”奇诺红衣主教没有看见地面在动,倒是敏锐地察觉到地面似乎比之前稍微陷凹了一些。

    “不,我敢发誓,地面刚才真的在不断波动,那种感觉就像是活的!”雨果刚才只顾搬运石块,没有仔细感应清楚,但他敢肯定地面的确有过一阵诡异的波动。这种波动绝对不是地陷或者地震的那种震动,而是一种有生命的活物在扭动身体的律动。

    “难道我们要放弃第一道防线?”奇诺红衣主教陷入了两难。

    他对于雨果的发现相当重视。

    问题是。

    这里浪费了多少气力才勉强将巨石叠起来。

    就在防线刚刚有点规模,再努力一阵就可以合拢的时候,难道要前功尽弃地放弃吗?

    就因为一阵异常的地面震动?

    这。

    如何向各方交待?

    为了堆垒第一道防线,苦修士和隐修士,还有无数人在这上面累得筋疲力尽,如果只凭一句话就放弃,那么大家心里会怎么想?最重要的是,几乎所有的巨石都已经用来堆垒第一道防线,如果放弃了,第二道的石块又在哪里找?

    第一道防线的谷口最窄。

    不到四十米。

    目前所能就近搬运的石块尚不足支撑合拢成一道石墙。

    如果放弃第一道防线,撤向后面宽度超过六十米的第二道防线,那第二道防线什么时候才能构成?

    “雨果,堕落之地有很多奇怪现象,说不定这只是其中之一。”奇诺红衣主教看向雨果,他内心是支持雨果判断的,问题是放弃第一道防线全体撤退的命令他真不能下。

    “或许吧!”雨果心里非常纠结。

    他知道事情发生了,隐而不报会造成极大的后患。

    只是他看见奇诺红衣主教带点祈求的眼睛,真的不忍心将事情真相当众说出来。

    奇诺红衣主教看见雨果放弃了追求真相,心里松了一口气,又生出一阵内疚,他伸手拍拍雨果的肩膀:“世间有些事就是这样,我们或许已经看见了真相,或者接近真相,但我们无法仔细探寻。因为我们一旦那样做了,立即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然后事情会走向我们无法估算的方向!雨果,我答应你,无论如何,我会站在这里跟你一起面对,我的承诺只能是这样!”

    “我能理解。”雨果微叹了一口气。

    自己的内心还是不够坚定啊!

    如果木头先生在这里。

    他一定会知道真相。

    非但如此,他一定会站出来告诉人们真相是什么,然后坚定不移地带领团队走向正确的方向……

    雨果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冲进雨幕中,将数十米外的一块巨石扛起来,再费劲地将巨石搬到原来产生异动的位置,将巨石重重砸下。

    他知道这样做可能不会产生任何效果。

    但为求心安。

    只能自我安慰地认定将更多更重的巨石搬到这里会镇住有可能自地底冲出来的怪物!

    奇诺红衣主教也同样搬来了一块沉重的巨石,他看看雨果,微微点头,仿佛在安慰雨果会没事的,不管他安慰的眼神反倒刺激了雨果,雨果吸了一口气,想扬声提醒周围搬块巨石的苦修士注意,告诉他们真相。奇诺红衣主教赶紧冲到雨果面前,他抓住雨果的肩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仿佛在请求他不要开口。

    雨果伸手推开奇诺红衣主教。

    用拳猛擂了一下胸口。

    放声大吼。

    啊!

    等稍稍发泄完,又往原来产生异动的地面一指:“这里,我要在这里堆起一个巨石堆,你们尽量将更多更重的石头搬过来,越多越好!”

    奇诺红衣主教猛地松了一口气,他朝雨果点了点头,眼睛充满了感激。

    雨果却在摇头。

    他神情带点黯然地走入雨幕。

    一步一步,向远方一块无人能够撼动的巨石走去。

    在全体通力合作的情况下,两个小时后,堆垒起来的石墙终于合拢。它有三米的高度和近两米的宽度,尽管上面一点儿也不平整,崎岖不平的墙体却带给探险队员一种无法想像的支撑信念。有了这道石墙,人们终于有信心抵挡住暴牙长角魔怪或者其它怪物的袭击了。

    与第一道防线相比,第二道防线还远远没有达到完工的程度。

    伊甸军团、上帝之眼以及金雀花王朝的探险队员需要走几公里来搬运石块,在他们筋疲力尽搬运石块的同时还得分出同样多数量的同伴来沿途保护运输通道。

    “让孩子们休息一下吧,他们都累坏了!”尼禄红衣大主教挥挥手,让麾下的探险队员停下来休息。

    “可是我们还远远没有达到安全的环境标准,我们第一道防线比纸还要单薄,第二道防线还没有建起来,如果怪物汇聚成潮,乘雨幕进攻,我们极可能会让它们突破防线……我们的前面更是空无一物,我们就连一点儿遮挡物都没有,如果我们现在扎营休息,有怪物自前面袭来,我们根本无法组织防线抵挡!”托马斯可不同意尼禄红衣大主教提出暂停工作全体休息的方案。

    在他看来。

    非但第二道防线要构建好。

    探险团队还必须赶在怪物绕过长岩峡谷袭来之前,在第二道防线的后面,再树起一道防护墙。

    然后探险团队才能在防护墙和第二防线之间的安全区域扎营休息,这样才能保障安全。

    至于说累坏了。

    托马斯当然知道大家的体力消耗严重。

    连续赶路五十公里,再加上抢建两条防线,要说不累那是假的。

    就连自己都感到一丝疲惫,普通的探险队员自然是累极了,但这绝非休息的理由,正因为累极需要休息,才更需要将防护墙全面构筑好。没有安全的保护,探险团员根本不可能好好休息,他们在怪物的骚扰下越来越累,最后彻底崩溃。

    “站起来,我知道你们接近极限,不过熬过去了,你会发现你还有潜力没有榨取出来!你们可以的,全部起来工作,我们需要安全区!”约西亚大声激励身边每一个探险队员,如果对方听话,走到身边马上站起来的话他会朝对方点点头,或者拍拍肩膀,给对方一个鼓励的眼神。可是如果对方是老油子,那么他会飞起一脚,直接踢对方的p股:“给我站起来,没死你就给我站起来!你知道你们像什么吗?一头头待宰的猪猡!一块块美味的肉!你以为现在安全了?做梦吧你们!当你们以为现在可以休息的时候,怪物会悄悄地摸过来,将你们一个个吃掉,再把你们拉出来,成为堕落之地最恶心的排泄物!”

    许多累得手脚软的探险队员心中咒骂约西亚,他们真的需要休息,而不是像建金字塔的奴隶一样永不停歇地搬运石头。

    但他们在约西亚面前根本不敢反抗。

    这位的绰号叫做总督。

    由此可知。

    他如果下决心要杀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有人可以阻止得了。

    雨,越下越大,堕落之地的天好像穿了一个破洞,哗啦啦的雨水仿佛要将好几年的雨水一次性倒下来似的。

    血腥玛丽静静地站在石墙的一块尖石上,沉默无声地眺望着林东所在方向的她,无人敢跟她开口说话。现在就是瞎子也可以看出来,这位血腥女公爵的心情相当不好,在这个时候招惹她,无疑就是死路一条。

    在雨幕中有三只暴牙长角魔怪悄悄然迫近石墙。

    它们的弹跳力出奇意料的强。

    轻轻一跃。

    已经跃上了石墙。

    “死!”血腥玛丽手一挥,人站在原位似乎没有移动过半步,两只暴牙长角魔怪的头颅忽然自脖子上掉落,滴溜溜地滚下石墙,滚出了一滩的血水。剩下那只暴牙长角魔怪转身想逃,不过可惜,逃下石墙的只是它那颗斗大的头颅……它的身体还残留在石墙上,疯狂蹬着四条腿,抽搐了好久,才慢慢平息下来。

    “可怕!”看见这一幕的人,心中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幸好这个血腥女公爵现在还是队友。

    要是站到对立面。

    天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她手里。

    伯德同样站在石墙上,透过重重的雨幕看向林东所在的那个方向,眼神带点茫然。

    在他的估计中,林东应该在一个小时前甚至更早就已经抵达,可是他没来,也没有派出一个信使,通知突围的前方部队任何消息,这远远出乎他的意料。

    “木头先生他还没到吗?”大卫站到伯德身边,佯装关心地问。

    “没有。”伯德轻轻地摇头。

    “木头先生突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特战队应该也有大半人成功冲出怪物的包围圈,至于黑暗殿的菲利普先生和东欧大联盟的大伊万,我也觉得不是问题,毕竟他们有足够多的基因战士护送。只是小艇会、维京风暴团和黑衣剑士团等等中小势力,可能会有点麻烦,除了少数精英,我不认为他们可以安然抵达这里!或许是木头先生不忍心抛弃他们吧,所以才耽误了时间!”大卫耸了耸肩膀,摊摊手,故作潇洒地笑道:“像木头先生这么伟大的举动我可做不到,我一向赞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只有这样,才能促使人类追求成功,迈向进步!”

    “你说得对。”伯德微微点头,似乎赞同大卫的言论:“但我怀疑让木头先生迟到的原因不是暴牙长角魔怪的围困,而是这一场突然到来的大雨!”

    “大雨?”大卫愕然,随即大笑道:“伯德先生,你怀疑木头先生他们迷路了?”

    “应该不是迷路,若奥、卢卡和马尔克三位向导应该不会带错方向,他们的专业素质我绝对信任。我怀疑是另外的原因,比如会不会是大雨带来了新的敌人,阻挠了押后部队的前进。”伯德给出了他的判断。

    “难道不是反过来吗?我怎么觉得大雨反而是最好的遮蔽?你看,大部分暴牙长角魔怪都不喜欢下雨,它们避到岩壁下面去了!如果木头先生能够带队赶来,我觉得一定是大雨帮了他们的大忙,驱散了怪物群,让他们成功脱身!”大卫完全不同意伯德的推论。

    “大雨会带来新的敌人,我以前有过一次不太美好的经验!”伯德微微叹息:“但愿这里的雨会有例外!”

    “伯德先生,你思考得很周全,但有些事我们应该抱着乐观的态度面对!”大卫哈哈大笑:“下雨不可能带来新的怪物,没有什么怪物会喜欢下雨,又冷又潮湿,视觉遮挡,嗅觉阻隔,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生物都会找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猎食者根本不会在下雨天出来浪费气力,因为这意味着一无所获!”

    伯德没有回应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远方。

    大卫有点没趣。

    跳下石墙。

    一会儿。

    他自下属的背包里拿出雨伞撑着,再接过特意为他准备好的三文治,跃上石墙,站在伯德身边一边吃一边示意道:“伯德先生,要来一份吗?”

    “非常感谢,我暂时不需要!”伯德摇头,他固执地看向雨幕朦胧的远方,仿佛要在里面找到什么似的。

    “木头先生看来一时半刻是赶不到了,我们需要先补充一点能量,填饱肚皮,然后才能在他急需援手的时候出动拉他一把!”大卫吃得很缓慢,心情也很惬意:“如果这时候能有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就完美了!”

    “等一下!”伯德忽然示意他安静,同时倾耳静听。

    “什么都没有,除了雨声!”大卫跟着听了听,带点不满地摇头:“伯德先生,我敢说这时候就连鬼都不会出来游荡!”

    “吼声!”伯德色变,他神情变得极其严肃,眼睛里的光芒如匕首般锋利:“我没有听错,真有吼声!”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听见啊!”大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有一沉闷的吼声,自远方遥遥传来。

    噢嚎嚎嚎嚎……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