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7章 我有权利知道真相!
    五十公里之外。

    长岩峡谷。

    跟战后停下来休整的特战队不同,伊甸军团以及金雀花王朝、上帝之眼的人一直疯狂赶路。

    因为暴牙长角魔怪群锲而不舍的追击,伊甸军团他们在付出了十数个掉队者的生命之后,终于来到了这一座幽深不知几重通体黑漆漆毫无光线的长岩峡谷。

    “守护骑士团加快冲锋,抢夺长岩峡谷的入口!”红衣大主教尼禄施发号令。

    “我们断后!”托马斯此刻顾不得隐藏实力了,他知道,如果伊甸军团的守护骑士团抢占峡谷入口失败,那么整支队伍都将陷入前后包围的困境。暂时不知道木头先生带领下的特战队、黑暗殿、条顿骑士团如何渡过难关,但他绝对不愿意再被暴牙长角魔怪重新团团包围起来。

    追击而来的暴牙长角魔怪数量超过两千。

    如果想全歼它们。

    也不知要付出多少代价。

    再说,杀光它们不等于脱离危险,后面围攻特战队他们的暴牙长角魔怪随时会追上来。

    在己方完全不知长岩峡谷内部情况的条件下,托马斯不可能让手下进谷,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最稳的方式,主动留下来的断后,跟血腥女公爵玛丽以及圣殿骑士团的新团长雨果联手御敌。

    这两位在炼狱之旅有过合作,都是值得信赖的竞争对手。

    “木头先生那边一直没有任何动静传来……”血腥玛丽有点皱眉,木头先生难道不赞同突围吗?

    “他们不是被暴牙长角魔怪围死了吧?”三狮派的另一位首领大卫似笑非笑地看向血腥玛丽,他带点幸灾乐祸地弯了一下唇角,当然这种笑意没有充分暴(河蟹)露出来,更多只是一种暗讽:“超过四千只暴牙长角魔怪的包围,我不怀疑木头先生自己的能力,但他想带队突围而出,即使对于名满天下传言中无所不能的他来说,似乎也有点过于困难了!”

    血腥玛丽仿佛没有看见大卫这个人似的。

    完全无视地离开。

    金发如瀑的大卫挑了挑眉头,故作潇洒地耸了耸肩膀:“我只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

    手持钢盾的雨果一个砸扫将试图迫近的暴牙长角魔怪击碎头颅,在退到大卫身边时,他摇了摇头:“大卫,有些话等你看见了敌人的尸首再说不迟!”

    “同意!”约西亚带点喘息地跟上来,连番击败暴牙长角魔怪的他感到消耗极大,他刚上基因药剂不久,潜力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跟雨果并肩作战的时候,他不止一次感到对方的从容,而自己的力不从心。

    尽管如此。

    约西亚还是咬着牙关牙坚持下来。

    他知道,这种在生与死之间的锻炼才是最好的成长方式。

    只要自己活着返回地面,那么他敢肯定自己将会有一个飞跃式的进步,就跟福克斯和风间枝子她们自炼狱归来一样。死亡峡谷地底之旅时的福克斯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风间枝子则还要更弱一点,可是炼狱归来的她们,自己再与之对比,可以说难望而项背,原地踏步的自己不知被对方抛下了多少!

    大卫对于雨果、约西亚联手来怼自己,哈哈一笑。

    他毫不在乎。

    木头先生能够突围又如何?

    老实说,大卫真心不介意看见一个损兵折将浑身鲜血狼狈不堪的木头先生出现在自己面前!

    “上帝与我同在,前进,前进,前进!”守护骑士团他们喊着号子,排列成无可阻挡的钢铁人墙,轰隆隆地冲击峡谷入口。紧随其后的枢机执事以及慈幼会、苦修士、隐修会、修女圣道会、光明圣道会等等其他探险团队马上跟进。苦修士和隐修会除了象征性派了少许人留下跟林东押阵,大部队还是跟着伊甸军团前进,他们毫无怨言地留在谷口的位置,搬运巨石垒起石墙,准备以此抵挡敌人。

    “战力低于十点的人由各自队长带领,全部进谷,高于十点的留下御敌!”托马斯现在评比属下的战力,也采用了林东设定的那一套标准,以前跟不上时代的评估系统已经全面抛弃了。

    不过他们可没有办法拿测量手镯给所有人测量。

    只能采用综合值来比较。

    小部人的测量数值。

    作为标准。

    然后以此全面推广向灯塔国所有组别的战斗人员作出综合评比。

    在约西亚的眼中看来,灯塔国战斗人员的综合值战力,稍微有点虚高,木头先生那个测量手镯的确会忽略掉许多东西,但测量数值更加严格和更加精准。

    “现在还远远没有到休息的时间!你们的纪律性呢?没有上级命令,你们怎能擅自将武器放下?”约西亚发现冲进长岩峡谷的探险队员正在找地方歇息,顿时火冒三丈,他不管这些人是不是自己的属下,立即冲着他们咆哮起来:“别楞在这里像个傻子,你们没有手吗?搬石头!要是让暴牙长角魔怪大队攻进来,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被它们撕成碎片!你们分出一半的人手警戒周围,一半人搬石头组建第二道防线!半小时后,你们再轮换,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有心理准备,但我想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以为来到这里就安全了,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们马上行动!”有属于上帝之眼的探险队员赶紧大声回答,深恐这位杀人如麻的‘总督’怒而出手,拿自己的人头立威。

    “快快快!”约西亚一挥手:“你们不要忘了,包围木头先生那里还有四千多的暴牙长角魔怪!”

    “是!”探险队员听了,一阵后怕。

    如果木头先生突围,后面必定跟着一大群怪物。

    要是让它们冲破第一道防线,没有建起第二道防线的探险队伍必定死伤惨重。

    雨果看见紧紧尾随探险队伍的暴牙长角魔怪不断分散延伸阵形,神色凝重,他忽然意识到这些暴牙长角魔怪或许是有意识放大家突围的。

    硬拼的话。

    双方必定死伤掺重,胜者亦是惨胜。

    可是如果放一部分敌人突围,然后沿途不断骚扰,让敌人始终无法集中力量反抗,这无疑是一个好策略!

    或许暴牙长角魔怪并不懂得什么叫做疲敌战术,不懂得什么叫做骚扰战术,但它们天生就会用,弱肉强食的基因铸造了它们的本能,就是如何更有效率地猎杀敌人,获取食物。

    长岩峡谷的谷口比较狭窄,只有不到四十米。

    可是即使是这点距离。

    想垒起一道防线,那也是海量工程。

    更重要的是,暴牙长角魔怪绝对不会轻易让这道防线垒起,它们全采用各种办法来骚扰,冲击防线。

    “木头先生那边有没有动静?”银匙智者若望走到伯德的身边,轻声询问一直观察后方的伯德:“我们大概突围到五公里左右的时候,我隐隐听到他们在战斗。现在已经快三个小时了,他们应该早就结束了战斗才对!难道木头先生不忍心抛下同伴一直坚守?”

    “有可能!”伯德点点头:“但我不认为他无法突围!”

    “伯德先生,那可是超四千只暴牙长角魔怪,而不是四千只猪,就算是四千只猪,木头先生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将它们杀光!”大卫不同意了,如果真能突围,早就追上来了,怎么可能等到现在还无声无息!

    “大卫你说得对!”伯德微微一笑,对于大卫带点挑衅性的的言语毫不动容,反而谦谦有礼:“我个人赞同你的看法,四千只暴牙长角魔怪集结起来是一股可怕的力量,数量往往可以引发质变。只不过木头先生那个人,他很少做无把握的事,这一点也不可忽视!”

    “哈哈,那就让我们耐心等候吧!”大卫哈哈大笑,恐怕你们是等不到那个传说得神乎其神的年轻人了。

    “咦?下雨了!”银匙智者若望伸出手,一滴雨水滴在他的掌心。

    “……”伯德神色微沉,并无喜色。

    “这个雨下得稍微晚了一点,不过我想既然下雨了,他们应该能安全突围了!”大卫暗骂狗屎运,如果天不下雨的话,怕雨的暴牙长角魔怪会继续包围特战队、黑暗殿和东欧大联盟那帮人,现在下雨了,他们有可能借助雨势脱离险境。

    “我们这里下雨,不等于五十公里外下雨。”伯德摇了摇头:“下雨,对于不喜欢雨水的暴牙长角魔怪来说或许很讨厌,但对于我们来说,同样不是好事!下雨会阻挡我们的视线,会影响我们的听觉,最重要的是,一些喜雨的生物或许会闻讯而来!在死亡峡谷,我们有过一次很惨痛的经历,我们的实验人员可以说就是让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击败!”

    “只要下雨能让暴牙长角魔怪收起它们嚣张的气焰我就觉得不是一件坏事!”大卫发现淋雨的暴牙长角魔怪很不爽地抖着身子,一些干脆躲到岩壁下,彼此挤作一团,只有少数仍然坚持迫在谷口不肯轻易放弃。

    “天空有东西!”血腥玛丽自高高的岩壁顶滑下来,她看向银匙智者若望:“那是什么?”

    “什么?”银匙智者基望愕然。

    “你不知道?”血腥玛丽很怀疑对方的反应。

    “玛丽,我真不知道,天空的怪物太多了,我们无法一一分辨!你刚才看见了什么?”银匙智者若望反问。

    “会飞的一些黑影,看不清楚它们的具体形体,有点像鹰,也有点像别的生物,但体型很大,不是普通的飞鹰或者禽鸟。我很怀疑天空是不是有东西跟着我们,直到下雨,才发现它们一直隐在我们身后,这些东西,它们跟暴牙长角魔怪是什么关系?共生关系?主仆关系?我不认为它们是路过,更不认为它们无害!我觉得它们是有智慧的生物,而且非常擅长伪装!若望阁下,我希望你能够将你所知道的告诉我们,我们现在是队友,在危机中,我有权利知道真相!”血腥玛丽迫问银匙智者若望。

    “我很想给予你一个答案,但我没办法告诉你真相是什么!”银匙智者若望叹息一声:“我知道的有限,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去见尼禄大主教,或者其他有所了解的人!”

    “不用了,既然你不知道真相,那么我自己寻找答案!”血腥玛丽冷冷地看了银匙智者若望一眼。

    她化作一道幻影。

    消失。

    而在石墙不断垒高的另一边,雨果带点震惊地看着自己的脚底……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