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狮子吼?
    “你们虽然亲眼看过它们喷吐火焰,但没有一个人受过这种火焰的袭击,更没有因此受伤,这说明什么?你们想一想,它们如果拥有这种能力,为什么从来不用火焰来攻击敌人?还有你们看这个**,它的身体构造根本不允许火焰在咽喉里喷吐出来,或者巨龙喷吐火焰的原因是若奥先生所推理的那样,不过那种理论显然跟眼前的生物无法契合在一起。”林东提出了这个关键点,质疑暴牙长角魔怪的长老和族群之王无法喷吐火焰。

    “木头先生,你是说,它们喷吐火焰是假的幻像?”乔纳森听得似悟非悟。

    “也不一定是幻像。”林东摇头。

    “不是幻像又不是火焰,那是什么?”狮鹫彻底绕晕了,感觉自己的头一个比三个大。

    “蠢货,有可能是某种血能技巧的沸腾方式,看起来像火焰一般,其实只是一团热气或者一团火光,它真正的作用不是攻击敌人,而是沸腾血能,提高自身力量!”福克斯有点明白了。

    自己如果将血能极速提高到某个临界点,有时候会有种电流在手臂奔涌汇聚的错觉。

    估计这些暴牙长角魔怪的首领亦有同样的技巧。

    而且。

    它们是天生就会的天赋技能。

    反过来看,自己还没有抓住这个技巧关键点,更别说利用它提升自己了。

    风间枝子沉吟许久,忽然向前伸手,一团紫黑色的烟雾在她的手心迅速扩大,渐渐扩展成球,将她的手掌整个隐在里面。这些紫黑烟雾仿似有生命那般,在风间枝子的指挥下,随意向任何一个方向旋转,流动甚至幻化出她意志之下的形象。

    当菲利普、大伊万他们看见风间枝子用紫黑烟雾幻出一个类似自身形象的女人头像时,都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风间枝子难道已经研究出专属于自己的血能技巧了?

    这个程度的操纵力也太恐怖了吧!

    “气!这是气!”乔纳森忽然自失神的呆滞中惊醒过来:“你将西方的血能和东方的气完美结合起来了!”

    “并没有完美结合,我认为这只是一个开始,事实上,我才掌握它不久!”风间枝子将手向前伸展,那团紫黑烟雾不断延伸,就像轻烟被风吹动,慢慢的,慢慢的向前飘去,最大极限距离超过了十米,但它还在往前伸展。

    “它的作用?”雷米伽羡慕得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它算是你手臂的延伸?”

    “不,不过我可以用它感应外物,暂时比眼睛、鼻子和耳朵要差一点,我相信经过锻炼,它可以延伸得更细更长更多,进一步代替我的五官,感应整个触及的范围空间。”风间枝子看向林东:“林东大人,这些暴牙长角魔怪的首领是不是采用类似的技巧来吓唬人呢?”

    “它们应该不是一回事!”林东摇摇头:“暂时没有标准答案,但跟你那个气和血能结合出来的血烟雾,肯定是不同的东西。”

    “接着!”叶倩如拿起一块石头。

    她示意风间枝子接着。

    等风间枝子伸手,叶倩如却没有递过去,而是往数米外的无人空间轻轻一抛。

    风间枝子手臂急急地挥过去,银牙咬紧红唇,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只是那条延伸出去的紫黑烟雾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看起来‘非常慢’地甩向石头。

    等石头落地。

    紫黑烟雾才慢了一拍地在它上面扫过。

    “可恶!”风间枝子急得一跺脚,可是以她目前的操纵力,想用紫黑烟雾来代替手臂还太早。

    “再来!”叶倩如又用脚尖勾起一块长形的石片,将它踢向紫黑烟雾。

    “接!”风间枝子伸手抓搂,动作非常大。

    紫黑烟雾末端微微张开。

    却没能生成五指。

    它在接住长形石片的瞬间,猛地一合,似想将石片抓举在半空。

    下一秒,人们看到的画面是紫黑烟雾里的长形石片啪地碎了,化成几个碎块,噼里啪啦的掉落地面上。

    又失败了,风间枝子闭上眼睛,用力呼吸,拼命压制自己心底的恼火,好不容易有机会在林东大人面前表现一次,没想到最后接连失败。

    狮鹫他们则让这紫黑烟雾的惊人威力给吓到了。

    大家本来以为它是烟雾。

    用以代替五感。

    哪想到。

    它比刀剑还要锋利。

    一块长形石片在它的触碰之下,竟然无声无息间四分五裂……

    “天神大人,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练出这个血烟雾呢?”狮鹫羡慕得没办法,他好想要这样的血能烟雾啊!

    “未来不止这种血烟雾,还有更多的好东西,甚至有属于你自己独有的特殊能力,你能不能练出来,得看你自己,不努力屁也没有,按照无名功法往死里练什么都会有!”林东挥挥手示意他一边去。

    “风间枝子的血烟雾跟怪物喷火根本不是一回事,我们再说回怪物喷火吧!”师姐云寄语提出一个思路:“与其说是喷火,不如说那是血能的沸腾异象,又或者,那个类似幻像的血能异像根本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它们咽喉喷出来的吼声!”

    “吼声?”向导若奥让云寄语的思路吓呆了,这跟吼声也能扯上?

    “我猜它们真正发挥威力的是吼声,一种声波力量,声音不高,但共振很强力,近距离能让生物晕眩,当然被吼晕的生物在外界看起来,也像是被喷出的火焰轰中面门,然后倒地……”云寄语如此解释。

    “要这样说,我们再看看暴牙长角魔怪的声带,的确很厚,非常的坚韧,再加上咽喉有蓄力窝,能发出次声波袭击目标并非不可能,它们最少在身体结构上来看,是具备这种条件的!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这些长老或者族群之王,为什么跟同伴没有很大区别,原因极可能就是谁掌握了这种能力,就增加一个强力的打击方式,就可以成为它们的族群首领!”千郡将数具解剖开来的尸体全面对比,发现云寄语的推测更近事实。

    “我想这个推测有点接近真相,但应该还有别的原因。”林东点了点头。

    真相到底是什么。

    他自然知道。

    只是当着那么多人不方便说出来罢了。

    菲利普他们感到很高兴,毕竟自咽喉喷火不好模拟,这不是人类能力范畴内的东西!如果用声带发出次声波来攻击攻人,这一点基因战士还是可以实现的!

    “吼声这么厉害吗?”狮鹫放开嗓子大吼两声。

    唐吉诃德和潘沙直翻白眼,大哥,次声波跟噪音完全是两回事好吗!

    人家是用次声波吼的,不用放开喉咙,用的是声音冲击波,不是扯着嗓门叫喊!

    乔纳森和雷米伽也尝试了几下。

    发现不得要领。

    双双摇头。

    云寄语看见这一幕哈哈大笑。

    风间枝子何等聪明,一个滑步冲到林东面前,伸手抱着他的大腿:“林东大人,枝子一定可以学会这个吼声技巧的对不对?请您指点一下枝子,只要讲一遍气机运行的方式和发音技巧就好!”

    “我有别的事忙,让师姐教你们吧!”林东婉拒了。

    “大教头!”这下就连方以则他们都着急地看向云寄语,希望她给大家讲一讲其中的技巧。

    “真的要学吗?我教的这个,跟怪物那个吼声可不是一回事,虽然不难,但你们不一定能学得会呢!”云寄语清了清嗓子,示意狮鹫站到自己的面前。

    狮鹫大喜,赶紧挤进来。

    云寄语挥手让他后退,表示他站得太近了,挨一记吼声不一定能扛住,要后退一点。

    狮鹫怕自己听漏了,只是依言稍微往后退一小步。

    接下来。

    再不肯后退。

    或者在师姐赶他退一步后,又悄悄的前进半步。

    师姐云寄语将导引气机以及相关技巧,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再根据基因战士的特点将血能技巧和气的结合也说了个通透。她说得很细,很清楚,大家也听得很清楚,只是能不能学会呢?这个还真不好说!

    “我做个示范吧!”云寄语一边准备一边给大家讲解如何如何导气,再在大家的注视之下,朝全神戒备的狮鹫低叱了一声:“退!”

    狮鹫双手架在面门前方。

    以为这样可以挡住。

    哪想到。

    他感到仿佛虚空中有一个巨灵之锤轰顶而来,脑袋嗡地一下,就失去了知觉。

    乔纳森他们的眼中看见狮鹫整个人在低叱声中飞了起来,摔向方以则他们联手迎接的手网。

    等将方以则他们震退两步后,被手网挡下的狮鹫却没能站起来。

    他两眼一翻。

    就像中枪的牯牛那般轰然倒地。

    看见这个惊人的后果,向导若奥他们的嘴巴张大得能塞进一只岩石大蛤蟆……

    云寄语只是喊出一个音节。

    还不是很大声。

    可是身体比大象还要蛮壮的狮鹫竟然被她用一个音节给吼飞了,甚至活生生的吼晕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这又是一个实力是何等级别的超级大牛?

    不可思议!

    这个在世界强者之列从来没有听说过名字的女人,竟然跟圣地里处于巅峰级别的强大生物有得一拼!

    又掐人中又按额门。

    救了好半天,狮鹫才悠悠醒来。

    “头好晕,感觉就像被人用个大锤子在脑门狠狠地砸了一下!”狮鹫醒过来后还站不起来,他躺在地上很兴奋地跟乔纳森地介绍自己的感觉:“刚才我以为我要死了你知道吗?那种感觉太糟糕了,老天,这个是传说中的狮子吼功吗?我一定要学会它!如果我懂得用狮子吼功来战斗,那么跟我同等战力的人会被我虐出尿的,我保证!谁也扛不住这种超低音炮的声波轰炸!”

    “好啦,我知道了,你就不能安静地躺着吗?”乔纳森让他弄得很烦。

    “我是伤员!”狮鹫怒了,我是伤员我有特权好不好,什么时候伤员都不允许说话了?

    “看着我!”风间枝子滑步到狮鹫面前。

    “你竟然会来看望我?”狮鹫感觉这画风不对啊!

    “呸!”风间枝子忽然冲狮鹫吼出一个呸字,只感到一阵声流扑来,狮鹫呆了呆,猛反应过来:“你是用我做实验?”

    “没感觉吗?”风间枝子奇了,方法明明对了,怎么没效果。

    “稍微有一点感觉!”狮鹫用手指在指甲末端做了个一丁点的手势来形容。

    “我来!”福克斯一把推开风间枝子,她冲着狮鹫发出一记声音高亢之极的女妖尖叫:“啊……”

    狮鹫一下子呆了。

    不是吧!

    你们都用我来做实验?

    我这是倒了什么霉,你们就不问一下我的意见吗?

    “晕不晕?”福克斯感觉没有发挥好,总感觉哪里差了一点,比起风间枝子刚才的吼声,有少许差异。

    “不晕!”狮鹫摇了摇头,你是吼得很大声,但不等于是声波袭击好不好。

    “那你可以去死了!”福克斯听了,很不爽地在狮鹫的面门上狠狠地砸了一记重拳,直砸得狮鹫两眼翻白,双腿直抽抽,老天,我是伤员啊!而且我都配合你做实验了,你还下得了手,太没人性了你!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