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王炸!
    东山。

    桃花坳。

    生命科技研究中心。

    当看见一个脸色红润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的老头子走进来时,王老立即腾起站了起来,双拳紧握,张老赶紧拉住他:“冷静一点,王哥你冷静点!既然人来了,那我们就按照原计划热情招呼好了,千万别动气!”

    “我冷静不了!”王老气得直跺脚。

    “让我来,我来处理,王哥,你歇一歇,千万别动武,毕竟他是小林的长辈,咱们得给小林一个面子!”张老和南老一左一右拉着王老,不让他挪动半步。

    按照王老的想法。

    他是想拼着老脸不要,冲上去给那个恶心的老家伙饱以老拳的。

    不打。

    难消心中的气。

    这个老家伙是何等狡猾的一个人。

    他来东山,却没有前来桃花坳,而是先去平|湖玉溪镇拜了唐老师的纪念馆,据说还哭了……王老一辈子没看过这样恶心的人!当初是谁佯装不知道儿子有个私生子的?为了家族联姻,私生出来的孙子不要了!哭?那是鳄鱼的眼泪!真是可笑,当初是谁强迫儿子跟女友分手,让他抛妻弃子,转而跟同级别的家族联姻加强实力的?就是你这个死老鬼!

    没有你从中作梗,小林根本不会变得一个无名无份的私生子!

    现在呢?

    假惺惺的认错,要认回自己的孙子!

    想得真美,可是这么好的算盘真能打得响?就算明歌那个丫头扛不住压力,咱们这帮老头子也得替她撑住这一口气!

    “哼,你们接待归接待,要是谁心软了想做和事佬,别怪我王黑炭不认你们这帮兄弟!”王老想来想去,决定不跟那个假惺惺的伪君子打招呼,否则他真忍不住会一拳打在对方的脸上。人渣,厚颜无耻的人渣,人家唐老师呕心沥血教出来的小外孙,最后一天清福没享上,他却来捡便宜,这绝对不能忍!

    “王老虎你放心,我看他们谁敢拿小林的身份做人情!”两位老奶奶更是护短。

    她们铁了心要盯死这件事。

    对方要来。

    自己没有理由拒绝。

    但如果想轻易加入自己这个群体,那是笑话!

    小林、程明歌、唐老师这些年来的遭遇,她们了解过之后,心都碎了。

    唐老师真是太不容易了!至于小林和程明歌两个小家伙,没了唐老师之后,同样不容易,没看两年前他们都活成什么样了吗?打暑期工,被炒鱿鱼!在红色小辈中,哪个有他们过得如此艰苦的?别人家的小孩捧着手心里都怕摔了!小林和程明歌却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小林和小明歌两个是真真正正的白手起家,完全靠他们的头脑和勤奋拼出来的,要是长辈稍微有那么一丁点援手的意思,也不至于弄了个魔力香水出来却无人问津,更不至于要拿谁也不要的退役赛马来做启动项目!

    那可是全世界独一份的基因项目啊,起步却艰难得让人心酸!

    要不是两个孩子给力。

    哪有今天!

    现在看见两个孩子的事业起来了,就有人动念头了,想过来捡桃子,还要脸不?

    “好,这边你们帮忙盯着,我看那个人就恶心,先走了!”王老怕自己压不住火头,气冲冲的扭脸离开,看也不看走这边走来的那位高大魁梧的老头子一眼。

    “各位前辈好!林泰安前来报道!”满脸红光的老头子笑声特别爽朗,他仿佛没有看见怒而离开的王老。

    “前辈?这可不敢当!”张老同样满脸笑容,并且主动伸出手,跟自称林泰安的老头子握了一下。

    “林同志,久闻你的大名了,果然闻名更胜见面啊!”南老同样伸手过来。

    南老他口中的语气。

    讽刺味道十足。

    自称林泰安的老头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出来,哈哈大笑:“南老这一声前辈绝对当得,还记得当年,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南老曾经做过我们工作组攻关项目的第三顾问,虽然一直没见面,但我叫南老一声前辈绝对合适!当年我年少冲动,做事鲁莽毛躁,如果有得罪南老的地方,请南老重重责罚,我林泰安绝不会口吐半个不字!今天来这里,我就是给大家赔礼道歉的,要打要罚,心甘情愿,任由各位前辈处置!”

    张老摆手,笑而摇头:“言重了,言重了!林同志跟我们毫无仇怨,我们又岂有责罚的道理,就算我们是第一批上的青春药剂实验,那也是为了国家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嘛!哪有什么理由摆前辈的老资格!”

    “张前辈说得对,我们几十年来,所作所为,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吗?当年,老首长给我改了个名字,他说他一辈子的理想,一辈子的奋斗目标,不过是国泰民安四字!我多年来一直视之为目标,在工作岗位上战战兢兢,深恐有违老首长给我改名的初衷,国泰民安四字,我至今不敢忘!只可惜,现在盛世开临,老首长却看不见了,如果老首长还在,看见今时今日的祖国,看见今时今日的东山,真不知道得有多么高兴呢!”林泰安说到最后,眼眶湿润了。

    “国泰民安四字,林同志我相信你没忘,你只是忘了别的东西罢了!我有点不太舒服,先走了!”黄老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哼了一声,转身扬长而去。

    “黄前辈教训得是!”林泰安脸上完全没有生气的表情,反而朝离开的黄老微微弯腰鞠了一躬。

    两位老奶奶看到林泰安这副姿态。

    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

    厉害!

    这个林老头果然不简单,脸皮之厚简直无人能及。

    看来这一仗不易打,接下来还得提高警惕才行,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让对方给扳了回去。

    张老当然知道这个对手堪称劲敌,等闲不能掉以轻心,否则随时有可能被人翻盘。

    不过。

    对方再牛。

    也还有一个抛弃孙子的死结翻不过去。

    只要咬紧这一点不放松,那么这个林老头就别想抬头。

    “林同志刚来,舟车劳动,一定是很辛苦了,今天先安顿下来,改天找个合适的时间,咱们摆两桌给林同志洗尘接风!既然被林同志叫一声前辈,咱们不能一点儿表示都没有!”张老绵里藏针地打了个哈哈,又伸手跟林泰安握握。

    “张前辈说得对,不过酒席得让我请,要不然大家都得笑话我不知道尊敬前辈呢!”林泰安点头大笑,握住的手带点用力地摇了摇,以示自己的决心。

    “那回见了!”张老呵呵一笑。

    “回见!”林泰安弯腰,恭敬地礼送张老他们一行人离开,久久也没有直起身。

    此时外面又进了一大群人。

    男的女的。

    老的少的。

    簇拥在林泰安身边。

    其中有个二十来岁的英俊青年,带点不服气地哼了声:“爷爷,这些人根本就没想过接纳您老人家,您一番苦心都白费了!我们诚意满满的前来,他们却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们,实在是……”

    “闭嘴!”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声怒喝:“没大没小,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子豪你还年轻,有些事你不懂!你来东山这里,可以多听多看,就是嘴巴要牢,不能多说,知道吗?世间上有些事,说多错多,你没听说过那个张盛世吗?张盛世当初在燕京何等风光,你们全让他给压住了,现在呢?一辈子全完了!子豪,你听妈的,别再吱声了,做人谦虚点没错的,这件事情也不是你们小字辈能掺和的,你乖乖的等就可以了!”有位相貌秀丽的中年妇女拉着儿子的手,一再叮嘱他要低调,不许意气用事。

    “知道了妈,我不说就是!”英俊青年心里有点儿不爽,但他不是傻子,张盛世的悲剧他绝对不想沾上那怕一丁点!别说他是亲生的儿子,如果得罪了人,家族为了平息事件,说不定会将自己作为牺牲品。所以呢,有些话在爷爷面前说一次,刷下存在感足够了,多说就是作死。

    “白痴!”有位衣着打扮得体的都市丽人冷冷地瞥了弟弟一眼。

    “你这么聪明你来想办法!”

    “我不跟白痴说话!”

    “你们都闭嘴!吵吵嚷嚷的像话吗?自己家里都不团结,指望你们一起对外?你以为只有我们吗?太平洋另一边也有一大家子呢!你们能不能省点心,让我们少给你们操点心啊?”

    “好了,大家先找地方住下,这一次我们要全力以赴,但不能着急,大家做好自己,慢慢来,我们等得起!”

    “知道了爸!”

    “我们知道了,爷爷您放心吧,我们保证全力配合!”

    可字大屋。

    程明歌早接到了相关情报。

    她冲着电话说了声:“好的,我知道了,该来的总会来,我们做好准备就是了!”

    旁边站着鱼彤彤,待她放下电话,修长的眉毛带点儿小烦恼的皱折:“这边的一大家子动了,大平洋彼岸那边的一家呢?有没有反应?我就不相信那边看见这边动了还能忍!”

    程明歌冲她嫣然一笑:“真聪明!”

    “真来了?”鱼彤彤摇摇头,看来那对恩怨夫妻还真是默契,这边不动,那边静悄悄;这边一动,那边立即作出相同反应。

    “以旅游的名义过来的!”程明歌点点头:“老的其实还好,交给那帮老头子去处理,我们不用出手!小的也好对付,随便哼个声他们得吓个半死。就怕中间这两个,这两个真心不好对付,尤其是那个所谓的妈妈,绝对是一个难缠的角色!”

    “兵来将挡,班长,我支持你!”鱼彤彤表示自己会力撑到底。

    “就怕人家不按套路出牌,没那么简单的,这不是过来要点东西就可以满足的,人家那心大着呢!”程明歌摇了摇头,微叹了一声:“外婆不在了,不然他们出什么牌我们都可以王炸……”

    “没事,班长你就是我们的王炸!”鱼彤彤笑道。

    “我要是王炸先炸了你!”

    “为什么?”

    “执行家法啊!”

    “家法才不是这样执行的好吗!”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