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1章 恭喜你!
    沉香观。

    银漱观主看着天空,只见一道白光自天空极速划过。

    再定神细看,发现云寄语已经收拢黄金之翼,自头顶缓缓降落。

    “好厉害,黄金羽翼实在太给力了!”后面的众弟子一个个看得两眼直冒小星星,云师叔太帅了,数千里之遥只身飞来,而且速度还快得不可思议!

    “……”银漱观主沉默不语。

    她的内心极其震撼。

    一盏茶的时间。

    云寄语就可以自东山飞到沉香观。

    这种速度,已经超出了世俗的飞机不知多少。

    严格来说这已经不算是飞行了,而是类似缩地成寸转瞬千里的术诀,传说中的御虚而行。

    “你怎么啦?我来不欢迎啊?”云寄语看见银漱观主有点发呆,禁不住伸手在她面前轻轻的摇晃了两下。

    “我知道你的功力大进,可是这也进步得太多了吧!现在我完全感应不到你的功力高低了,你就像一座无形的高山,直觉告诉你就在我的面前,可是我却无法看见你在哪里!”银漱观主拉起云寄语的手,左看右看,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你跟我自可字大屋返回之前,最少比以前强了一百倍!老实回答我,是不是?不准狡辩,给我老实招来,是也不是?”

    “咱们进去说!”云寄语自然不好在众弟子面前说出真相。

    她自怀中掏出一个玉瓶。

    递给银漱观主最为宠爱的关门弟子糯糯:“来得急,没来得及给你们带什么礼物。这里面装的是灵豆,虽然灵豆不算什么好东西,但常吃对身体有好处,没吃过的就当是尝尝鲜吧。小糯糯,你来分配,每人分三颗,剩下有余的全归你了。”

    糯糯,上次她也有幸前往可字大屋,吃过灵豆。

    一听是灵豆。

    高兴极了。

    马上双手接过,笑盈盈的给云寄语拜谢:“长者赐,不敢辞,糯糯今天有口福,又可以吃到灵豆了!”

    云寄语拍拍她的小脑袋瓜,乐道:“灵豆又不是我炼的,我只是顺手拿来做人情罢了,真要谢,你以后对着炼灵豆的人谢!”

    “糯糯只知道这是师叔亲手赐下的宝贝,别的一概不知呢!”糯糯自然不会真的那么傻等以后谢炼灵豆的人。

    “小滑头!”云寄语闻言笑了笑,没有再逗她。

    “你们先下去吧!”银漱观主知道云寄语来,肯定有事跟自己说,电话不能说,亲身前来,看来今天这事还挺重要的,所以马上打发糯糯下去,该吃灵豆的吃灵豆,该当班值勤的值勤。

    “是,师父!”糯糯她们依言退下,看来是迫不及待要再尝尝灵豆的滋味了。

    两人进了观香观。

    按座坐下。

    银漱观主再给云寄语沏了一杯香味素淡的花茶:“怎么啦?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吗?电话里不能说?”

    云寄语微微呷了一口花茶,微微沉吟,道:“银漱,你我形同姐妹,有些话我不怕直说,如果不中听,你就当没有听过,如果觉得我说的还有那么一点儿理,那么就好好想想自己未来的修炼之路!”

    “怎么?”银漱观主有点儿奇怪:“不是刚刚平定修仙各派的矛盾吗?至尊大师兄还有大动作?”

    “不是他!”云寄语摆了摆手:“是我!”

    “你?”银漱观主更奇怪了。

    “是的。”云寄语点头,她轻轻放下手中的杯子,看向银漱观主:“有些话,除了你和浅缘,别的人我真不想说的,但你们跟我相识相交多年,不是姐妹,胜似姐妹,我心中有话不吐不快!如你所见,我的功力境界,随着修炼不断往上,也窥见了更高的天道之理,按说这些东西越秘密越好,应该埋藏在心底最深处……银漱,我不是想在你的面前炫耀什么,只是希望你和浅缘两个,也能够走上这一条大道,越早越好!”

    “是他让你来的?”银漱观主心跳莫名加快了。

    修仙的人。

    谁也不会满足于现状。

    有问鼎大道的机会,银漱观主当然渴望。

    事实上,早在可字大屋的时候,她就想过自己是不是厚着脸皮,放下矜持,求林东指点一下。

    但直到告辞离开。

    返回沉香观。

    这一个决心还是没下。

    或许,这就是没有足够的缘分吧!

    世间有些人会跟自己擦肩而过,最后却只是脚步匆匆,没有可能走进自己的生活中……修炼也是一样,没有缘分强求不得!

    今天听云寄语这么一说,银漱观主要是没有心动那是假的。

    她何尝不知道云寄语得窥了天道至理呢!

    以前只讲拳头的武修。

    短短时日。

    变得高山不可仰止,或非有他指点,岂有今日缩地成寸一瞬千里的造化神通!

    “不是。”云寄语摆了摆手,银漱观主内心一沉,却听云寄语又说了一句仿如春雷复苏的言语:“我来,他是知道的!”

    “他怎么说?”银漱观主顾不得矜持了,急问。

    “他说尊重你们的想法,不可强求!”云寄语半探身子,靠近银漱观主,声音化作一缕细丝,柔柔如风地传导入银漱观主的耳朵:“他是一个木头,你应该知道的!这个人修炼方面没话说的,除了悠悠她勉强能跟上,别人都望尘莫及!不过要说到别的方面,就算我这种只懂耍拳头的人都不知要胜出他不知多少,他根本就不懂人心……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不懂!”银漱观主拼命摇头。

    “你肯定懂的!”云寄语却一语道破:“你要不懂我就不来了!”

    “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银漱观主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得端起茶杯,佯装喝茶。

    “那我回去了!”云寄语放下茶杯,站了起来。

    “不再坐一会吗?”银漱观主极想挽留,只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心中彷徨无定,难道要放弃一段缘分,那怕什么都没有,能够在修炼上获得指点也是好的,问题是如果自己稍微表露一点心迹,让云寄语误会了,那又该如何是好?万一云寄语是来试探自己的,岂不是以后连姐妹也没法做!

    “不坐了!”云寄语直接往门外走。

    “我,我送送你吧!”银漱观主心中微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是没有缘分,云寄语都来了,自己没有胆子回应她的提议。

    “你既然不懂,那我去找浅缘,她要不懂,那我直接回东山闭关修炼了!”云寄语幻化出黄金羽翼,回头看向银漱观主:“银漱,你真没有什么跟我说吗?”

    “你误会了,我真没有你说的那个想法,姐妹一场,我很感激,不过我觉得现在这样静修其实也挺好的,很适应我!”银漱观主很违心地摇了摇头:“得窥天道是好事,但它不一定适合我!我跟你不同,我的资质很低,而且这一门中修得太久,早已经有了固定的模式,很难重头再来!而且这边还有一个沉香观需要我管呢,糯米她们还太小了,我是不可能离开的!”

    “银漱,我最后再问一遍,你真的不愿意跟我走?”云寄语拿她的大眼睛迫视银漱观主。

    “我跟你不同的!”银漱观主很想点头,可是神差鬼使的摇了摇头。

    “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我告辞了!”云寄语嗖一声飞上天。

    化作一道流光。

    瞬间消失。

    银漱观主久久地凝望着天空,长长地叹息。

    糯糯她们感应到了,赶紧跑过来,一个个看着银漱观主的脸色,大气也不敢透,她们想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师父会跟云师叔闹翻了呢?

    “都回去练功吧!”银漱观主带点无力地挥了挥手。

    “是。”众弟子屏着气悄悄退下。

    “师父,云师叔生气了?”糯糯比较大胆,作为下一代继承人的她,轻轻地问了一句。

    “没有生气。”银漱观主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担心,我们没有吵架,只是你云师叔有要紧的事去找你浅缘师叔,走得急,所以才没有跟你们说一声罢了!”

    “那云师叔以后还会来吗?”糯糯当然知道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她带点担心地看向自己的师父。

    “会来的……”银漱观主说的话就连自己也不相信。

    挥手让糯糯退下。

    银漱观主不知自己是怎么回的房。

    跌坐在座位上,才发现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仿佛云寄语那一走,连同自己的心魂也一起带走了,浑身再没有半点活力。

    枯坐。

    也不知过了多久。

    天色早变,室内没有开灯,伸手不见五指。

    银漱观主木木地坐着,她回忆起以前跟云寄语的种种,又回忆起跟他相遇之后的种种……或许,此生只有这一次缘分了!

    如果当初的自己能够再厚脸皮一点,尤其是寄住在可字大屋的时候,求他指点一下。

    说不定又是另一种人生走向了。

    奈何。

    时光飞逝,再不可挽回。

    就如刚才拒绝云寄语的一番好意相同。

    一个人要没有缘分,就是送上门,自己也无福消受。

    罢了!

    以后就青灯静室枯心修炼罢!

    银漱观主以指尖轻轻拭去自眼角渗出来的残泪,闭目而瞑,决定以后枯心而修,再不问世事……

    忽然清铃响起。

    良久银漱观主才自木木的思维中反应过来是电话铃声,怦然心动,深呼吸一口气才强行压下心中的悸动,下地移步,到前厅将电话听筒拿起,口中极力控制声音,不让它泄漏出半分情感:“喂?”

    “银漱,我决定了,我知道这样很不要脸,但我没有办法拒绝,我决定接受云寄语的邀请,前往东山,看看有没有机会一窥天道!”浅缘庵主打电话来,她的声音非常激动,似乎要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如果你要嘲笑我就尽管嘲笑吧!可是我真的很需要这个机会,银漱,你有在听吗?”

    “有,恭喜你了!”银漱观主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嘴巴比黄连还要苦涩。

    浅缘她都接受了云寄语的邀请。

    自己却拒绝了。

    这是不是傻?

    哎,这算不算是自己亲手毁了自己人生中难得的一次机缘?

    浅缘庵主那边还在激动的情绪之中:“银漱,你为什么不接受邀请啊?你是不是傻?只是让你去那边等待有没有机缘,又不是让你去做点什么,你到底在顾虑什么,我真搞不懂你,这种机会你以为还有第二次吗?要不我再跟云寄语说一下,这没有什么好丢脸的,我们修炼的目标不就是往天道进发吗?你是不是怕云寄语试探我们啊?其实不是的,她真的是想跟我们分享一下她练功的感悟……你还在听吗?我过去找你吧,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我实在是太激动了!”

    “……”银漱观主木木地拿着话筒,对面的浅缘庵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结束通话,她还没有反应。

    每个人的缘份不一样啊!

    自己认识云寄语,认识他,还在浅缘庵主之前。

    可是自己,却不知因为什么缘故,莫名其妙地错失了这一段缘分。

    回头?

    恐怕是不可能了!

    但愿在某一天,云寄语和他还会谈论起,在很久的以前,在很远的地方,有过那样的一个朋友……当然,也有可能会彻底忘了,毕竟自己在她和他的修练道路上,就是一个匆匆而行擦肩而过的生命过客!

    “如果……”银漱观主心中哀叹,如果时间可以重来,自己肯定不会表现得像一个傻瓜。不过,现实中没有如果,错过了就永远的错过了。

    “没有如果,也不需要如果,其实一切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忽然有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银漱观主如中雷殛。

    震惊。

    整个人僵住了。

    久久才反应过来,急急的转回来,只听有人自黑暗中按动开头,灯光大亮。

    灯下有人。

    云寄语笑意盈盈地看过来:“我一直没有走!我第一个去的是浅缘那里,第二个才是你!恭喜你,美丽的银漱观主,你已经成功通过了我的考验,虽然你的表现有点倔强,像一头不肯低头的小毛驴,但我觉得这样的你更有挑战性!我决定,将你划入我的修行姐妹团之中,一起向无尽的天道进发!”

    银漱观主想开口反驳我还没有答应你呢!

    却不料一张嘴。

    眼泪。

    已经像断线珍珠那般,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