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4章 特来蹭个饭!
    东山。

    当异形蜥蜴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时候,所有人都让这家伙吓呆了。

    太像电影里的异形了。

    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不出区别。

    当巨牙蜥蜴紧接着出场,人们又发现这货跟电影的恐龙长得一样,而且越看越像,越看越觉得这是在几千万年前跑出来的远古怪物!

    除了群居的猛玛巨蜥身躯太大,林东没有兴趣逮回来饲养之外。

    其余各种地底蜥蜴统统抓了个一遍。

    鸟嘴蜥、长尾蜥、驼背蜥。

    黑背斑蜥、石鳞鬣蜥、伞冠蜥蜴、癞头蜥蜴等等等等,黑色世界里有的蜥蜴,几乎一个不落。抓了数百近千只地底蜥蜴,严老决定在比桃花坳还要深入的大王山里,兴建一个地表蜥蜴馆。当然,官方的名字是这个,尽管这个馆还在设计图纸上,人们已经把它叫做恐龙馆了。

    别说普通人,就是一些动物学家甚至所谓的专家都跳出来力挺。

    认为这些蜥蜴就是被世人认为灭绝了的恐龙。

    或许它们不是人们最熟识的几十种恐龙。

    但它们绝对也是其中一员。

    “它们百分百是恐龙!”有位姓周的古生物学教授迫不急待地宣布地底蜥蜴是恐龙,还好特战队已经将地底蜥蜴的名字给确定了,否则他说不定还想在上面分一杯羹:“它们跟我们此前找到的恐龙化石骨骼构造完全相同,是存活在世间的活化石没错。至于它们存活下来的原因,应该是在大灭绝时期,它们在地底及时地找到了一个安全的避难所,于是在地底环境中顽强地生存下来了!”

    “有人认为它们是基因突变的地底蜥蜴,并非是原始恐龙,而是木头同学用基因药剂将它们变成这样的,借此唬骗世人,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这些人的结论经不起推敲,荒谬可笑之极!”

    “周教授你能给大家解释一下原因吗?”

    “当然可以!”周教授扶了扶眼镜,胸有成竹地驳斥道:“现在是经济社会,凡事皆讲求利益。试问木头同学用价格昂贵的基因药剂注射在地底蜥蜴身上,使它们异变成恐龙,这样做可以有什么经济利益呢?几百支基因药剂值几千亿,甚至更多,就算打一个折头,就算它值一千亿好了,木头同学干嘛拿一千亿来制造一批恐龙呢?他还不如拿一千亿来做点别的东西呢!”

    “或许他想复原远古恐龙!”

    “基因注射后变异出来的地底蜥蜴跟原来天生就是远古恐龙有很大的差别!等它们一产卵,基因变异出来的地底蜥蜴,下一代多半不会跟着变化,就算跟着变化,也会有各种变异,跟父母不一定相同。如果它们天生就是远古恐龙,那么每一代都会长得跟父母相似!”

    “教授,你的意思是等下一代孵化出来,就能确定真假了对吗?”

    “不需要孵化,你看看那些恐龙就知道了!它们族群的个体无论年老的还是年轻的,都有明显的基因遗传特征,这足以证明它们不是变异而来,而是天然繁殖的结果!”

    “会不会是木头同学早就开始做这些基因实验,直到现在才拿出来呢?”

    “他在两年前,还是一个到处找地方打工的穷学生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木头同学可以轻易将远古恐龙复制出来呢?”

    “木头同学干嘛要这样做?他既不缺钱更不缺名气,他干嘛要浪费宝贵的基因药剂将地底蜥蜴弄成恐龙来欺骗世人呢?他闲得没事干?我知道国外有些人看不得木头同学好,总想在鸡蛋里挑根骨头出来!我看呢,木头同学压根就没这个心思,当世人认定地底蜥蜴就是恐龙的时候,木头同学却表示这些地底蜥蜴还需要专家认证,对于它们属于远古恐龙又或者地底蜥蜴的争论完全不感兴趣!”

    “您是说,木头同学并不认同那些是恐龙了?”

    “木头同学没有肯定,他也没有否定,他对于这些东西没有兴趣!这些是不是恐龙,对于他的研究并没有直接帮助,所以他把它们公开了,要不然你们能看到这些恐龙自几千万后的亮相吗?”

    除了国内欣起一阵恐龙热。

    国外。

    也有不少生物学家看了‘恐龙归来’的播报后,直飞东山。

    媒体更是各出手段,试图在这场娱乐盛宴中饕餮一大口,咬下最鲜美的份额。

    严老并没有将地底蜥蜴关起来,而是通过紧急改造将一个旧的体育馆改成地底蜥蜴的暂住地点。

    跟暗河巨蜥相同。

    这些‘远古恐龙’一点儿也不挑地方。

    只要有食物有水这两样,它们不在乎呆在任何地方。

    温暖的阳光。

    这份来自大自然的慷慨馈赠。

    更让它们快乐得没有仿佛置身天堂之内。

    每天不愁吃喝,还有温暖的阳光晒,这些远古恐龙非但没有因为远离家乡而日渐消瘦,反而迅速胖了一圈。

    对于一群可笑的弱小生物整天围着自己打转的无聊举动,远古恐龙们懒得理会,反正饿了,只要朝他们大声咆哮几句,这些弱渣就会乖乖的将食物奉上……唯一稍微有点小遗憾的是,只要吵得太厉害,或者吃饱肚子想打一架活动下筋骨的时候,就会有一群很凶的家伙出现!

    这群家伙很凶。

    出手特重。

    一来。

    来了会抄起一种长长的大鞭子,不由分说,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暴打。

    于是远古恐龙们很快就学会了察颜观色这个技能,只要那帮很凶的家伙不在,大家爱干嘛干嘛,等那帮很凶的家伙来了,大家就装老实,该睡的睡,该晒太阳的晒太阳,谁也不要开口招惹,否则必定皮肉开花!

    外人不知道,林东和严老弄了这么一个大新闻。

    其实是为了掩饰地底巨蟒的安置。

    相比起几百只地底蜥蜴。

    地底巨蟒数量,可以轻易秒杀掉前者。

    这些天。

    自洞窟里拉出来的地底巨蟒总数超过了一万条,里面还有不少,要不是考虑到留一些维持原生状平衡,特战队真想将这些懒洋洋的大蟒蛇统统打包带走。倒是蛤蟆洞里的巨型蛤蟆,它们不太愿意搬家,抓它们的时候可费了大功夫。

    后来。

    林东将五鼎神龙仙门那十几个投降过来的老头子派去。

    这些老头子不仅是玩蛇高手,五毒之类的生物在他们手中都可以玩出花来。

    平时要有一个就足够了。

    不过林东有令。

    他们哪敢有半点怠慢,全部上飞机。

    然后事情变得无比的简单,这帮老头子随便拿个铃铛之类的法器,当着特战队的面,在蛤蟆洞走一圈,所有的巨型蛤蟆统统乖乖的跟着走……带队的赵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太不科学了!只是事情能办就好,他懒得管对方是怎么做到的。再说他也不想跟这帮老头子多聊,因为这帮老头子态度表面上不说,其实傲到了骨子里,几乎没当赵歆这个大领导是一回事。

    还好,他们一提到林东就会变成软骨虾,赵歆安排的任务,他们不敢有半点水分。

    一万条地底巨蟒拉回来。

    赵歆抢了五千条。

    曲院长因为人手不足而且饲养的地方条件有限,只能忍痛停手,只拉走两千条。

    然后鱼丰胖子、梁啸的代表何金水,金牙的代表桃桃,各派人拉走一千条。看见严老分派时一条也不给自己留,徐东海的脸简直比锅底还黑,他有一肚子气,却发不出来。

    谁让自己管辖下的企业出了活力元素污染事件呢!

    再打脸他也得受着。

    地底巨蟒分完了,后面还有数以万计自蛤蟆洞里拉回来的巨型蛤蟆。

    这些变异蛤蟆大小不一,大的跟鳄蛙差不多,蹲在地上,比一辆吉普车还要大。小的也有脸盆大小,至于介于两者之间的,那就更多了。

    “最大的我们要两千,中等的一万五,小的我们要三千,加起刚好两万。”赵歆来个狮子大开口。

    “要那么多,你们能养得过来吗?”鱼丰胖子急了。

    “太能了!”赵歆表示咱缺啥也不缺人。

    “你们拿走两万,我们这边连一万都不到了,徐老板也要的,你们再让我们五千吧!”鱼丰胖子知道刚才徐东海没拿到地底巨蟒,已经很生气了,这些活力元素要次一等的巨型蛤蟆要是再不留点给他,肯定要掀桌子,所以劝赵歆在中等体型的份额上,退返五千。

    “老鱼,我说了不算啊!”赵歆满脸苦色,双手一摊:“咱们什么关系,能行我会不给你面子吗?我们内部其实也有很大竞争的,你们要理解!”

    “我要五千中等的。”徐东海一拍桌子。

    东山第一的徐老板发话了。

    谁敢反对。

    当然徐东海心虚,没敢喊个大数字,咬着牙喊了个五千。

    要是没出污染事件,徐东海能跟赵歆平分,至于鱼丰胖子他们可以洗洗睡了。

    现在徐老板没有办法张大嘴巴喊,非常郁闷地要了个五千,他估计接下来要是不打个漂亮的翻身仗,那以后被踢出局也并非不可能。

    “我要三千,大中小各一千。”曲院长只恨自己没有足够的人手。

    “剩下大的只有六百二十六只了,我要两百二十六只大的,两千只中等的,小的要两千吧!”鱼丰胖子非常善长协调这些利益关系,他觉得有时候宁可自己吃亏一点,也要保证和气生财。如果他开口将大的全要了,何金水和桃桃也没话说,不过他做事从来不会做绝,将四百只大的让出来,换何金水和桃桃一份感激。

    “鱼总您是这个!”何金水给鱼丰胖子竖个大拇指:“我们大的要两百,中的要一千,小的两千,剩下的给桃桃姐吧!”

    “谢谢鱼总,谢谢金水哥!金水哥比我大,叫我姐我哪里受得起,你直接叫我桃桃就行了!”桃桃也不知道自己走了什么运,竟然被金牙认做干女儿,而且这个干女儿还真是女儿。她在这一年多的时间拼命努力,想回报一下金牙,虽然她不知道该怎样做,但金牙想做的,她自然全力以赴:“还剩下大的两百我们要了,中等的剩下一千五百,我让五百给得贵叔叔吧!然后小的还有一千三百二十一只,我们贪心了,全要了,你们看行不行?”

    “小姑娘,会做人,金牙把金山集团交给你来管,真心没找错人!”鱼丰胖子听了,竖起个大拇指。

    “不用不用,我就是刚好给小老板送山草药和兽骨酒,顺便来瞅一眼,看看热闹!”张得贵紧张地搓着手,实话说他是想要的,他想多做点事,给小老板多帮一点忙,但又怕自己照顾不来,误了小老板的大事。

    他旁边的来娣紧张地看向桃桃。

    怕桃桃反悔说不让了。

    桃桃再单纯,也能将来娣那快冲口而出的神色看出什么意思,再说她也没有反悔的意思:“得贵叔拿五百只中等的是应该的,这还是少了呢!你们平时有工作忙,我怕影响你们工作了,否则让你们一千也不多!你们都让着我一个人,怕我吃亏,我再贪心就不是人了!得贵叔你收下吧,不要我们不敢拿啊!”

    张得贵看看来娣。

    又看看点头鼓励自己的鱼丰胖子。

    将紧张的心跳压了压,微微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定了心神:“这样的话,那我就厚着脸皮给收下了!说句心里话,其实我真想做点事,那怕只是给小老板帮轻一点点也好!刚才呢,没敢说话,是怕自己太笨了,养坏了这些大蛤蟆!”

    大家听了一阵哄笑。

    像张得贵这样,大家反而觉得真诚。

    老老实实,有啥说啥,没有转弯抹角的东西。

    鱼丰胖子伸手在张得贵肩膀上用力一拍,然后又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哈哈大笑:“得贵,放一万个心!这些大蛤蟆养不坏的,它们原来住的地方太差了,地面随便找个地方也比它们那蛤蟆洞要强一百倍!所以,你大胆养就是了,只要有食有水,这些大蛤蟆根本不用操心!得贵啊,你们那边要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先放大哥这边,等你们那边准备好了再运回去!”

    “不用,我们那边池塘山头这些东西多得是,之前我们有想过养山猪来配制兽血酒的,正好用上!”张得贵自然不是一点儿准备没有,作为小老板的家乡人,他们可谓时刻准备着。

    虽然没东山这边发展得迅速,但张得贵觉得多准备绝对没错。

    按照这发展势头。

    迟早有一天,发展到家乡,连成一片。

    再说别的地方不连都要把小老板的家乡连起来啊,这个是必须的!

    高铁、高速公路早就计划好了,穿过大王山脉、小王山脉,再横穿过一片山林,出了山就是玉溪镇,所以不提前做好准备,那等发展过来了再动手就太晚了!作为家乡人,整个玉溪镇的人都不答应自己给木头丢这种脸,准备是肯定的,再说也不差钱,上面各种款项就像流水一样拨下来做基建。

    还有希望之星,不断有人过来做项目。

    玉溪的房子一天一个样,都嗖嗖的往上长呢!

    “有人问起来就说是巨化药剂弄的,你们也可以养点巨化鸡巨化猪什么的,这些东西的肉不好吃,但做饲料不是正好吗!”赵歆让大家统一口径,应对媒体,主要是外媒,至于是国内的,他们肯定知道什么该说什么该装着不知道。

    正说着,张得贵的手机铃声响起。

    张得贵赶紧告罪。

    一接电话。

    整个人精神抖擞起来,众人才知道是林东亲自给他打的。

    “啊,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小老板你放心好了,我一定空手过去,保证不带东西,这回真没带,一点东西没带,就带了点土特产,这土特产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啊!好的,下次都不带了,我知道了!”张得贵接了个电话,转身喜气洋洋地冲着来娣点头道:“要开饭了,小老板让我们快点过去呢!”

    “我送你们过去!”鱼丰胖子厚脸皮,有机会肯定去蹭个饭。

    赵歆他们一阵的羡慕。

    不好意思。

    甭管身份如何,没有林东或者程明歌的电话邀请,他们还真不能随便去可字大屋。

    至于像鱼丰胖子这样,不仅可以去蹭茶蹭饭,临走还可以打包走,整个东山都没几个人有这个待遇!当然大家觉得最重要的是厚脸皮,没有足够的厚脸皮绝对蹭不了这个饭!

    可字大屋。

    鱼丰胖子一进来,眼尖的他,看见鱼彤彤就坐在林东身边,直到自己进来,才悄悄把圈着他腰的手放开,赶紧装着没看见。

    心情大好的他,忍不住大笑出声:“今天我没地方吃饭,特来蹭个饭!”

    鱼彤彤听得直翻白眼。

    这个叔叔啊,蹭饭你说得那么大声干嘛?

    “欢迎!”程明歌示意小圆脸她们可以搬桌子开饭了,同时笑着冲着鱼丰胖子道:“鱼总帮了我们大忙,别说蹭饭了,就是打包宵夜都没有问题!小圆脸,记得在鱼总回去的时候,给他打包一份萌货妈妈做的桃花米糕!”

    “啊!换一种打包行不行!”小圆脸感到好为难啊,为什么要打包我最喜欢吃的桃花米糕呢?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