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3章 找到你了!
    林东将附近的异形蜥蜴赶向方以则那边之后,再不管他们了。

    地狱训练,没有一点压力怎么提升战力?

    等走出十公里左右。

    林东干脆用飞的,跟幻出黄金羽翼的云寄语一起,在黑色天空里尽情翱翔,不一刻,已经飞出百里之外。

    云寄语满心欢喜地伴着他。

    尽管平时练功。

    也是两个人。

    但她总是怕师妹或者程明歌她们会来,一颗心总是无法安定。

    现在,只有他跟自己两个人,云寄语心中顾忌尽去,满腔柔情油然而生。

    人前那位刚猛无俦气势豪迈的武修大师姐消失了。

    代之而起的。

    是一位满脸娇态羞不自胜的小恋人。

    放眼周围是黑色世界,本应恐怖诡异的天地莫名其妙变成了私密安全的二人世界。

    云寄语牵着他的手,时而飞在他的左侧,时而飞在他的右侧,有时兴致起来了还上下左右绕着他飞……她一直很羡慕师妹,跟他绕指而飞的默契,此刻无人,正好一偿心愿。

    也不知飞了多久。

    林东忽然停下,指着一个方向:“那边似乎有点异常!”

    云寄语此时方记得此行目的:“那边是封印之地吗?我刚才光顾着飞,没能感应到呢!”

    飞近。

    降下去一看。

    发现脚下是一座黑黝黝的石山,高百米左右,上面无任何生物存在,乍一看就像一个荒凉的死地。

    云寄语功力今非昔比,仔细感应之下,她发现这座表面平平无奇的石山底下,蕴藏着一股让人不安的恐怖力量。她无法判断这一股是什么样的力量,但此力量强如地底火山,高度压抑,一旦冲破封印,必定疯狂喷发,席卷大地,不泄不快。

    “看!”林东指着石山的一面山坡,在凌乱的石块下,有数具接近风化的人类骸骨。

    “这些骸骨……”云寄语飞近了仔细查看,发现这些人类骸骨是受到了某种力量侵蚀才变成这个状态的,本身质地紧密,在极个别的关节处,还残存了一点点灵气:“是仙门中人的骸骨!”

    “而且每一个人生前都拥有乘云门主的实力!”林东点了点头。

    “骸骨上没有伤痕,看不出厮杀的痕迹!”云寄语发现这些人的死亡并非自相残杀,似乎是集体抵抗某种强大的力量,最后不支倒地。

    更明显的是这些人的法宝完全破碎了。

    地面上。

    只有极少量的法宝碎片。

    而且,法宝上的灵气早已经消逝,残余部分跟周围的泥石混为一体。

    若非是林东特意指出,云寄语一时之间还无法辨认出来呢!

    云寄语看向林东:“会不会是同伴中有个手持上品法宝的最强者,以一己之力压倒同伴呢?这些人的死亡没有被偷袭的痕迹,再看骸骨分布,应该是抵抗之后筋疲力尽,一个个脱力倒地,按此推论,带队的首领骤下杀手的可能性更大!”

    林东摇了摇头:“共同寻宝,如果无法齐心,那么人们防得最多的人就是带队首领!这个矮石山里面的封印有点古怪,说不定是跟封印的反噬之力有关!”

    “要我站远一点吗?”云寄语知道如果强行解封的话,自己最好站远点,免得成为他的累赘。

    “先回去竹叶小院休息一下吧!”林东让她别着急。

    “特战队他们不要紧吧?”云寄语心中怦怦直跳,知道某些时刻可能要来了,心中又是慌乱又是期待,但作为一个曾经代林东给国术馆诸弟子授艺的大教头,她自甜蜜的熏然之中还有一丝丝理智,还记得林东跟方以则他们有个十小时回归的约定。

    “他们学了那么多,如果对战几个小蜥蜴也应付不过来的话,那么特战队早点解散算了!”林东笑了,不想挑战极限来这里干嘛?要的就是这个环境和气氛!

    “好,听你的,我不管他们了!”云寄语决定抛开一切,安心跟他过二人世界。

    “飞起来!”林东示意云寄语飞高一点。

    云寄语不解。

    进入竹叶谷一动念的事,何必升空?

    她带着不解升空,黄金羽翼一张,人已经在千米高空。

    林东在同样的高度御虚立定,手往下一指,一支百米长的烈焰龙剑,张牙舞爪地俯冲向矮石山。

    轰隆!

    烈焰龙剑与矮石山硬撼,天地俱震。

    冲击波刹那扩散,化成一圈环状的飓风席卷大地,挟带着泥石烟尘势不可挡地扑向远方。

    蘑菇云腾起。

    崩裂的矮石山深处,仿佛有什么被激怒了。

    咆哮着,在地底封印挣扎着,似乎想一下冲出地面,跟冒犯它的林东拼个你死我活!

    云寄语看得目瞪口呆,这样的解封手段,她生平还是第一次看见……林东不像是这么暴力的人啊,他明明有更好解封办法的,为什么采用最不靠谱的一种呢?当然这种狂野破解的方法,也让她感到热血沸腾,作为一个曾经的武修,她信奉的是世间最强的力量!

    “再赏你一记!”林东手又往下一按。

    一支百米长的寒冰龙剑。

    凛冽无双地疾冲而下。

    龙首剧张。

    将大地一切狂乱气息统统吞噬冰封。

    席卷黑色世界的烈焰风暴还没有来得及远离,已经化作满天冰霜落下,最后冰结在地面,将一切僵化,无论生命还是岩石泥土。

    在地底封印里咆哮的某个声音。

    瞬间沉默。

    就像一个愤怒怪兽在最虚弱的时刻挨了当头一棒。

    “差不多了,咱们先回去休息休息,等封印破碎了再出来不迟!”林东拉着满眼晕乎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的云寄语,嗖一声返回竹叶谷。云寄语由毫无光线的黑色世界转换到通亮光亮的竹叶谷,稍微有点不迟,适应了十几秒才缓过来。

    “封印里的那个声音,那是什么?”云寄语有点好奇,吼声听起来有点像老虎。

    “可能是某种妖蛇,也可能是某种恶龙!”林东只能猜个大概。

    “不会吧?”云寄语听起来怎么像老虎的吼声呢?

    “声音是无法分辨怪物本体的,根据气息感应,对方应该是妖蛇或者恶龙,没看见真身很难分辨!”林东对于这个不感兴趣,在他看来,只要等对方挣脱封印,那么就是杀灭这一条路!

    像这种上古封印。

    林东只要不用出手就不愿意出手解封,免得招惹某位前辈生气。

    根据听梦仙子的解封反应,他已经知道,有些事不能做,尤其是不能亲手去做,否则会得罪很多人……至于稍稍出手挑衅,对方是否会出于愤怒,不顾虚弱状态强行消耗魂力精气等等冲破封印,那就不关自己的事了!再说自己不是还会出手将之杀灭,替天行道吗?

    像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举动,就算负责封印的前辈再生气,也不能责怪到自己头上的!

    云寄语抛开什么封印。

    她现在不想管了。

    反正不懂。

    林东他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偷眼看看他,云寄语莫名有点害羞,他不是没来过,可是这一次不同……云寄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自己已经作出决定了,此心不再动摇!接下来,只等找到一个最好的契机,那么就将一切交给他!

    “要不咱们打一架吧!”林东看出了她的紧张,忽然提议。

    “什么?”云寄语惊呆了,这是什么套路?

    “你刚来的时候,不是想跟我打一架吗?我将功力降到你一个级别,然后各拼技巧,你要能赢我,我就送你一个好东西作为你的奖励!”林东牵着云寄语的手,轻飘飘地落在竹叶小院外面的黄金演武擂台上。老实说,这个练功台自创造至今,他还是第一次踏足呢!

    “不要奖励……好,我们就对练一下!”云寄语才不会说当初找林东打架,其实是芳心初动,怕师妹云悠悠会看出来,急于跟他划清界线才提出来的。

    现在她才不想跟他打。

    又打不过。

    她觉得最浪漫的是,两个人坐在花丛中,在满天飞花中两颗心慢慢靠近,最后合二为一。

    林东将身上的各种法宝脱下,装进贮物戒指里,就连暗河套装也不穿,换上一身普通材料的国术练功服。

    云寄语有点儿害羞。

    真打吗?

    她强按下砰砰乱蹦的心跳,将黄金羽翼收起,又将暗河套装换成同款式的国术练功服。在换衣服时,她的手有点抖,老是想如果他如果走过来,自己是停下还是继续呢?又或者稍微靠向他,让他替自己选择?要是他喜欢捉弄人,就在半解之中伸手进来,自己又该如何是好呢?

    一脑子混乱的念头翻涌出来,久久不止。

    最后他却没来。

    呼!

    她内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稍微有点失望,师妹说得没错,这家伙就是个木头!

    两个人相向,缓缓靠近,两只拳头在半空中慢慢运动,直到手臂相挨,皮肤相触的一刻,才由静为动,化作满天攻势……没打之前,云寄语脑子很乱,但打起来之后,她的心却什么都没想,完全凭照本能战斗,围攻林东上下翻飞,拳脚如雨,密不透风地轰过去。

    林东就像一缕幻影那般,在拳网中滑来滑去,时而远离时而迫近。

    云寄语越打越兴奋。

    纯用技巧。

    暗河大屋里没有谁是她的对手。

    师妹云悠悠跟她打提不起劲,千郡和叶倩如她们又不是对手,云寄语的确有点技痒难禁,现在看见林东在同等功力上面,将身法技巧提升至极巅之境,一颗心顿时激动了,这正是她内心想要的,这就是她梦中最快乐的那个场景!

    她一直不知道世间哪个男儿会愿意跟自己的妻子这样生活……

    她不敢想像谁会喜欢如此暴力整天打架的自己……

    直到今天。

    才意识到真命天子早千百次在梦中出现。

    只是,他的模样一直隐而不发,直到今天才真实地呈现眼前!

    云寄语激动得快哭了,自己的坚持没有错,他就在眼前,他就是这个木头,这个笨笨的但又善解人意的让人一看他就芳心大乱怎么压都压不住的木头!

    找到你了!

    再不会逃避了!

    一辈子就跟在你的身边……如果你不喜欢那么暴力的我,那么有今天这么一个印梦之战就已经足够!

    “我要还击了喔!”林东一伸手,将云寄语拳头捉握住,冲她一笑:“打痛了可不要哭!”

    “我从来不哭鼻子的!”云寄语的声音哽咽了。

    不过这是高兴。

    而是。

    喜极而泣。

    云寄语很想停下手,扑进他的怀里,紧紧地拥抱他,告诉他自己的全部心意,但行动上却莫名其妙将双腿化作一字,高高举起,旋风般向他扫去……你这木头不是喜欢自己的大长腿吗?老是偷看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就让你看看它的厉害!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