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0章 王冠之争
    东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某个秘密的地底据点。

    远东之鞭大首领科克坐在电视墙前,拿着手中的资料,跟各组首领开会。

    跟上次死亡峡谷十三号基地相同,但这次参与视频会议的人没有五月花组的约西亚和小埃里克。

    “如你们收到的情报那样,约西亚和小埃里克正在不断深入跟东山,更准确来说是跟木头先生的合作!他们几乎放弃了国内基地重建,并且将这部分的资金完全投在基因士兵的名额上。我跟他们谈过一次,他们的态度让我感到痛心,我无法认同他们在基因研究方面的绝望观点!”科克说完,脸上带点无奈,摊了摊手:“他们是五月花联合家族的全权代表,级别权限跟我相同,我无法阻止他们向东山靠拢的举动!”

    “他们怎能这样!”鹰头旗组罗斯科很是不满:“上次我们投了否决票的,他们怎能无视决议?我不介意他们购买基因药剂,也不介意他们给基因崩溃的精英做修复手术,但他们不能将五月花大半合作跟东山绑定!”

    “没有人觉得他们这个举动有点愚蠢吗?”三k组的鲍尔斯端起了咖啡杯。

    “如果他们愚蠢,那你连愚蠢的资格都没有。”天启组的代表施内尔松却不同意:“我觉得他们很棒!”

    “你是故意跟我们唱反调的吗?我们是站在集体利益上面说话的,没有私心!你觉得五月花组跟东山,尤其跟那些有军方背景的大集团合作,这样被动的捆绑,真的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鲍尔斯一听就火大了。

    “他们是否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我不知道!”施内尔松反讽道:“我只知道,如果他们不这样做,那么就进场的资格都没有!”

    “我知道很难,但我们可以采用更加灵活的方式,而不是彻底举手投降!”鲍尔斯当然知道这一点。

    “他们不假装举手投降,我们以后将一无所有。”施内尔松连声冷笑。

    “没错,我觉得约西亚和小埃里克,毫无疑问是个英雄!”天平组的罗伯特也同意。

    “没有人怀疑他们的忠诚,我要说的是,他们作为两位首脑,需要更加成熟的心智和大局观,他们不能头脑一发热就去做什么!我们是一个彼此紧密相连的利益共同体,他们不能抛开一切,去做他们认定的东西,他们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资格!”科克沉声如铁,道:“因为他们的举动,我们整个上帝之眼的行动都陷入了被动,无数计划因此搁浅,这个损失,几乎不可估量!”

    “我觉得约西亚和小埃里克太年轻,他们跟原来的船长爱德华二世相比,有很大的差距。”鲍尔斯点头:“他们的确有权去做很多事,但我们同样需要给他们一点制约!托马斯,你的意见呢?”

    “损失大吗?”托马斯忽然问鹰头旗组的罗斯科。

    “受到合作的影响,经济方面一连两天出现了短暂的小崩塌,市场上最少蒸发了三千亿!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损失可能会更大!”罗斯科点点头:“至于我们内部的损失,此前我发给大家的资料上有,那同样是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

    “那么应急补救措施呢?”托马斯又问。

    “经济损失我们可以在别的国家上割肉慢慢填洞,但我们内部的损失,暂时没有人为我们的损失买单,我们很难将这部分损失转嫁出去……”罗斯科摇了摇头。

    “大家觉得约西亚和小埃里克的合作应该叫停?”托马斯将手中的资料放下,看向电视墙上面的众多首脑。

    “反正我不会这样做!”施内尔松摇头。

    “那是因为你们的损失最小!”鲍尔斯有点抓狂地捶了一下桌子。

    “叫停?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觉得有问题!”天平组的罗伯特直接反对:“我先假设可以叫停,那么我们可以得到什么呢?一份来自于木头先生的愤怒?全世界的嘲弄?信誉扫地之后我们的损失可能更大!各位,我们已经投入,无论它先期的投入有多大,我们已经跳了进去,想抽身离开已经太迟了!何况这份投入,无论是初期的发展还是未来的成果,都有积极的作用!最后,我想说的是,大胆投入的人不是你们,而是五月花组!他们这次大胆的投资,如果未来真有成果出来,享受成果的人一定有初期完全半点投入只蒙受一点儿损失就大叫放弃的你们!”

    “伯德?”托马斯听完,不作表态,又看向自己最得力的助手。

    “我觉得一些事,总得有人去做!”伯德微微沉吟,然后直接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因为敌对,我们跟木头先生的关系非常恶劣,如果用一部分损失能够换取暂时的合作,其实并无不妥,毕竟我们急需基因药剂。”

    “托马斯和伯德先生,我并没有针对约西亚和小埃里克他们的意思。”科克看见两位审判组的大首脑,对于约西亚和小埃里克的偏爱依然,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他很理解。

    上帝之眼需要约西亚和小埃里克这样的新生代种子去破冰,去传承未来。

    但他觉得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比如将木头先生杀死,才是最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

    整个东山的发展,表面看起来是体制力量的推动。

    其实真正的核心只有一个。

    那就是木头先生。

    没有他。

    桃花坳的各个研究所立即就会陷于崩溃状态。

    如果想办法除去了领头羊作用的木头先生,东山的一切优势都将化为乌有。

    所以目前最应该做的,就是想办法将那个深受保护的木头先生,将他在世间抹去,无论使用什么办法。

    “我们很理解你的心情,科克,就像我们不会出手干涉约西亚和小埃里克一样,我们也支持你!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但尽量要计划好,机会绝对不会很多,只要一次失败,以后再来就不太可能了!科克,你是聪明人,你应该懂得这一点。”托马斯对于科克同样许以默许的态度。

    “是,我一定会做出一个最佳方案。”科克大喜,只要这两位点头,那么自己可以放手大干了。

    “无论什么办法,都可以去做!”伯德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子,神色凝重:“各位,或许你们有人还没有意识到,但其实局势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很严峻了。我们正在辉煌中慢慢黯淡,如果我们不去做点什么,说不定很快就会退场……所以,无论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你们觉得对我们的未来有好处,那么就放手去做吧,或许你走的那一条路才是对的!当然,不要低估敌人,你们面对的已经不是习惯性深隐起来的黑暗殿,也不是那个老迈虚弱却不肯承认自己王冠掉落的金雀花王朝,更不是对自身一无所知还自以为是的黄金焰神旗……而是木头先生,一个年轻的充满智慧和活力的新一代王者!这个年轻人,一出世就注定了要夺取我们的王冠,如果你们轻视他的力量,那么我只能说,你们的荣耀时代要沦为历史了!”

    听了伯德这一番话。

    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双方合作的首脑,内心都为之震撼。

    是的,他们此前内心中也曾有过类似的威胁,但依靠着强大的集团力量还强撑着不愿承认。

    然而当伯德直接揭破了遮羞布,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一种驼鸟精神,面对强大又年轻的对手,内心有点怂了,不敢直面血淋淋的事实。

    “王冠之争,最后只有一个胜利者!”托马斯直接宣布会议结束:“大家都努力吧,用上你们最大的力量!”

    电视墙各位首脑消失。

    托马斯和伯德坐在圆桌前,久久不语。

    忽然。

    有铃声响起。

    托马斯拿起遥控往电视墙按了一下,表情严肃的约西亚和小埃里克同时出现。

    “晚上好,托马斯、伯德先生,我们已经确认过了,附近一公里绝对安全。”约西亚点了点头。

    “很好,约西亚,还有小埃里克,那么你们把你们在木头先生大厅里所看见的一切说出来吧!无论什么情报我们都需要,我们尽量不错漏任何一个细节。”托马斯示意约西亚可以汇报了。

    “大厅的布局,跟我们上一次看到的几乎没有两样。”约西亚将整个大厅的布局如实汇报,然后又提及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我这次选择坐的角度,可以看见书房,我可以肯定,在木头先生的书桌上,放着一只蝎子!一只还处于生态初期的幼蝎!”

    “确定吗?”托马斯和伯德带点惊喜地互视一眼。

    “百分百确定。”约西亚点点头:“亚当斯坐在我上次的位置,小埃里克坐在我的旁边,他的角度,同样可以看见书桌。”

    “我敢肯定上一次来,那只幼蝎就在那里!”小埃里克对于这一点更有把握。

    “两次相隔的时间太久了,确定是同一只幼蝎?”伯德问。

    “确定。”小埃里克点头:“我不知道木头先生是怎么做到让那只幼蝎一直保持初始生态的,但我可以肯定它就是上次看见的那一只。顺便说一下,在可字大屋外面的假山,同样有很多巨蝎,它们看上去同样变化不大,最少跟上次变化相差无几。我无法百分百记住它们每一只,但有几只特征明显的巨蝎我有着深刻记忆,它们的变化非常轻微!”

    “最后确定一点,你们确认那只幼蝎是活的?不是玉石雕刻出来的?”伯德又追问这一点。

    “绝对是活的,我不仅感应得到它的生命活力,而且还看见它微微动了一下。”小埃里克握了握拳头:“那只幼蝎的生命活力非常强大,堪比一个基因战士,或许更多,我当时非常头疼,无法感应到它的极限……”

    “灰塔呢?”托马斯试图从侧面考证。

    “他让那只幼蝎吓坏了,自进入大厅的一刻开始就在发抖!”约西亚回答道。

    “如果幼蝎的生命活力堪比一个基因战士,那么把危机感应敏锐的灰塔吓着了的确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别的生物,在你们的角度看不见的存在。”伯德心中惊喜,表面上依然保持谨慎的态度:“除了幼蝎,你们还看见其它可疑的东西吗?”

    “书桌上很简单,除了一个玉石雕刻的宝瓶以及一只幼蝎,几乎再没有别的东西。”小埃里克按着额头,嘶嘶地吸气,他在用精神疯狂回溯当时的情景,头疼欲裂,但除此之外,他没有办法百分百将细节还原:“书桌另一端还有一盆植物!我在假张咳嗽时,摇晃着身体,眼睛的余光,在不到半秒的时间内,看到一盆绿色植物,模样是我从来没有看过的,应该属于地底植物,也可能是木头先生自己培育出来的新品种!”

    “能画出来吗?”伯德问。

    “啊啊……”小埃里克捂着脑袋,痛得额上青筋如蚓,面目扭曲,大汗淋漓。

    “停下来,小埃里克,赶紧停止思考,放松!”约西亚赶紧阻止小埃里克透支精神回溯当时的情景,相比起一盆绿植,他更在乎这位搭档的生命。

    虽然木头先生说过使用精神力不影响寿命,但那是适当使用。

    如果长期强行透支。

    尤其是现在精神还没有恢复,又强行透支的话,大脑损伤那是必然的,严重的话说不定会影响未来的精神觉醒!约西亚可不希望小埃里克仅限于此,如果精神力恢复好了,小埃里克锻炼一下,往上提升那是铁板钉钉的,不能在这里一下把潜力给毁了。

    “这个以后恢复了我们再复原,不着急,小埃里克,注意你的健康!”托马斯同样看得很痛心,小埃里克可是拥有预感能力的希望种子,要是大脑损伤严重给毁了,那等于自绝后路。

    “我没事……”小埃里克轻擦了一下鼻子,他发现仅仅是回溯一下画面,大脑就几乎要炸。

    手里往鼻子一抹,发现满手血红。

    别说旁观的人。

    就连他自己,心里也吓坏了。

    要不是有木头先生保证过不影响自己的寿命,他还真不敢乱用这种透支严重的精神力。

    伯德等小埃里克恢复过来,他稍微整理一下词汇,总结道:“蝎子,说不定是木头先生研发基因药剂的重点目标或者基础要素,我们也要加大力度,全力在这方面突破!根据我们收集的资料,蝎子在木头先生的研究中,一直有出现,比如他初期实验就是蝎子,后面梁啸手下一直给他培养,无限量地供给使用,再加上桌子上不会褪变长期保持幼体形态幼蝎,我们有理由怀疑木头先生的基因药剂,说不定是在蝎子体内提取了某种基因合成的!”

    “另外,根据情报,黑暗殿和金雀花王朝,还有条顿骑士团,他们也在搞蝎子研究!”托马斯点头:“我们此前虽然有投入研究,但力度不够,我们将精力偏移在死亡峡谷的虫子身上太多了!约西亚、小埃里克,我希望你们能够秘密地另开一个据点研究,结果只对我们两个负责!你们需要什么支援,我们同样无限量供给,研究重点就是蝎子!”

    “是。”约西亚赶紧肃容回答。

    “小埃里克,让木头先生帮你调整一下……”托马斯顿了顿:“我们对于超前预知有顾虑,总怕木头先生会把它在你的大脑里删除掉,其实我想没必要有这种顾虑!如果他要动手脚的话,你们根本不会知晓就已经发生了!我想他对你肯定有兴趣,他首先是一个科学家,然后才是一个竞争对手!”

    “我也相信木头先生的为人,或许彼此立场不同,但他的确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小埃里克点了点头,他早想让木头先生给自己调整了,但托马斯没开口,他不能这样做,否则很容易受到鲍尔斯他们的攻击。

    “继续努力吧,我们会一直站在你们这边的!”托马斯朝两人点点头:“有些事,如果情况紧急,那么不必汇报你们也可以放手去做!我给予你们最大权限!”

    “是。”约西亚肃容,末了,他咬咬牙又问出了一句:“如果有人非要从中破坏呢?”

    “杀了他!”托马斯挥了挥手:“无论他是谁!淘汰者应该出局!”

    落星居。

    林东看着木偶姐妹给自己传回来的画面,唇角泛起一抹微笑。

    约西亚他们肯定不知道,不仅仅局限在桃花坳,整个东山都在自己的监控之下。

    而且跟摄像头不同。

    这种监控清晰度跟身临其景差不多,一览无余,毫无遗漏。

    程明歌听到托马斯最后的决断,有点皱眉:“要不是有办法监控到这些,还真不知道他们在背后做了这么多事情!托马斯这个老家伙有点狠啊,科克那样的精英首脑,他竟然说杀了!”

    “哈哈,这样才有意思啊!”林东听了哈哈大笑:“如果只有科克那样的对手,根本提不起我的兴趣!”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