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 命运,我绝不向你低头!
    落星居。

    程明歌放下手上的炼制,带点奇怪地摇了摇头。

    “怎么啦?最近一段,总看你好像心神不宁的样子?”鱼彤彤注意程明歌很久了,平常能够轻松操纵一百零八条念力丝线的她,竟然时不时来个炼制失败,如同新手一般,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也不知道!”程明歌同样不解:“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算了,不炼了,我出去打个电话给悠悠!”

    程明歌无法说出为什么会这样。

    她希望云悠悠早点回来。

    坐镇大局。

    自己好好休息一下。

    通过木形巨龙的接引重返暗河大屋,程明歌正准备给云悠悠打电话,文慧忽然过来找她:“有个事,我说不好是什么,也许是错觉,我这几天老是做不太好的梦!做梦的时候很害怕,偏偏醒过来了又记不起发生过什么事,只是依稀记得,似乎跟他有关……”

    文慧口中的他,自然是林东。

    程明歌听完,点点头,又转而问文慧:“囡囡呢?”

    “囡囡这一段时间也经常做梦,有时还会自梦中乍醒过来,只是她跟我不同,她做的似乎不都是恶梦。”文慧问过小囡囡,可惜小家伙没办法给妈妈一个答案。

    “记得上次林东有一段时间……你们也做了怪异的梦?”程明歌微微沉吟了一阵子,安慰文慧道:“没事,其实现在没啥事发生,等下我让悠悠马上回来,她是专职修炼的人,肯定有经验解决的。这件事情,或许没有你想像中那么可怕,你别乱想,我们会把它处理好的!”

    “对不起!”文慧忽然充满了歉疚,动情地向程明歌开口道歉。

    “不用道歉,你又没做错什么。”程明歌摆了摆手。

    “如果我自一开始就配合,肯定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都是我的错!”文慧有点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好面子呢?为什么还要犹豫不决?

    难道世间还有什么东西比他的生命更重要?

    如果他出事了。

    文慧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更不知道,以后的东山,会变成什么样,也许千千万万的人都会因为自己的犹豫而绝望吧!

    更重要的是程明歌和云悠悠她们,早早就有了暗示,自己却一直佯装没有听懂,一直在拖时间,就连鱼彤彤都跟自己说过很多次了,可是自己,还是没有办法下定决心!最不可原谅的,是前几天,他天天就在身边,自己只要一点头,说不定就可以将整个事情平安过渡……自己还是没有行动,最后一次错过了时机!

    越想越伤心的文慧,忽然扑到程明歌的脚下。

    泪如雨下,痛哭失声:“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会这样,我其实心里是愿意的,只是一直落不下面子,我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

    程明歌听她这么一哭,心里既酸又痛。

    不过程明歌依然强打精神安慰道:“没事的,有些东西有个过程,谁也没有怪你!”

    文慧听见了,哭得更是厉害,她无助地伸手向程明歌:“我现在能做什么?只要可以挽回,我什么都愿意!”

    “等他回来再说吧!”程明歌伸手把文慧拉起来,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小小的身子仿佛一根擎天支柱那般充满了力量,脸上那种坚定不移的精神气,让文慧惊惶不安的内心瞬间生出了一根可以用作支撑的主心骨:“你或许会有某种不太好的感应,但是没关系,我们要相信他,他无论遇到什么难关,都会成功通过的!他不是普通人,世间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他,所以遇到事情不用怕,也不要慌,我们平时还做自己该做的事,我们不出乱子,就是对他最好的支持!”

    “真的不会有事吗?”文慧完全失去了判断能力,只能寄望程明歌。

    “肯定不会!”程明歌说得无比坚定。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自己的心。

    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淡定。

    返回可字大屋,程明歌正给云悠悠拨了个电话。

    忽然,看见云悠悠和云寄语自天空缓缓降落,赶紧迎出去。

    “怎么提前回来了?”程明歌看了看两人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多少欢容,带点试探地问了一句:“师父那边没有问题吧?”

    “师父那边,只说命中有缘,自行决择,她老人家并没有反对!”云悠悠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程明歌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我们提前回来是因为心神有点不宁,觉得与其在那边多呆一天,还不如提前回来,对了,那个木头呢?”

    “他不知道跑哪去了,先进落星居吧,说不定一会就回来了!”程明歌勉强笑笑。

    “嗯,他肯定会回来的!”云悠悠点了点头。

    倒是师姐云寄语。

    落后两步。

    等程明歌看过来时,脸带愧色地道歉:“班长,我不该回去的,如果我不回,肯定不会有事!”

    程明歌听了连忙摆手:“不关你的事,有些难关是必定有的,修炼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遇上了困难我们不要害怕,只要积极面对,无论难关有多么的难,我们都可以齐心协力将它冲破!再说事情没有那么坏,我相信他,木头不会在这么一点难关前面停滞不前,他的目标虽然没跟我说过,但我知道那个目标高着呢,这么点小问题,对他根本不算什么!”

    “我们回落星居等他吧!”云悠悠对林东同样具有信心,她之前还有点害怕,老是怕自己的感应出错,判断错了形势,但到了现在,她反而出奇的冷静。

    更重要的是。

    她一回来,看见程明歌镇定自若地站在面前,小小的身躯如山不动,她内心触动极大。

    程明歌尚如此坚定,自己如何能够动摇?

    正如程明歌所说。

    只要齐心协力。

    纵有难关,又有何惧?

    在秘境世界,黑曜巨人和银色巨人仍在对峙。

    “我等了不知多少千年,才等到这个机会,难道我要就此放弃吗?”对面那个‘林东’脸色不断变幻,他被封印得太久了,久远到他都把自己给遗忘了的程度。封印越久,心中自然越渴望自由,要不是命运指针一次次地启动死亡警示,那他肯定不会有半分犹豫。

    “星河!”林东将龙虎太岳五行秘术目前凝聚的全部能量倾出,用星力一点一点地幻化。

    一条璀璨无比的星河诞生了。

    全长超过百万米。

    饶如黑曜巨人,也不得不淹没其中。

    由纯净五行之力组成的粒粒星辰开始凝实,幻成北斗,南斗,中天三大星系……

    银色巨人将星河运转起来,一刹那整个天地活了,星辰仿佛忽然有了生命灵性,威能法则紧接着产生,立于黑曜巨人手心之上的那个‘林东’,此时才将心神自迟疑中脱出,惊觉对手又有了新的杀招。

    “奇怪了,我不是已经将他打到了极限吗?怎么还能往上提升一个等阶?”对面那个‘林东’非常不解。

    林东的确已经打光了所有的底牌。

    拼到了极限。

    不过。

    当他放下胜负之心,将龙虎太岳五行秘术凝聚的五行之力倾尽而出,转化成星河的时候,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全新感悟。

    无关胜负,超越生死。

    纯是最基本的星力和最原始的创造。

    再在上面注入自己的所有智慧,让这条诞生的星河拥有跟自己相同的灵识。

    那怕只是一时间的存在,紧接下来就要被敌人摧毁,林东内心已经觉得非常的满足,因为他悟到了,并且亲手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生命。是的,他将一整条星河变成了生命体,那怕它长得跟人没有一丁点相同之处,不过它依然是生命,一种完全不同于普通生命的超凡生命。

    在这一刻。

    林东始终无法突破的星河九天诀第三重天,正式突破了。

    他触摸到了它的门槛,并且洞察了门里面的所有奥秘,只要能够活下来,回去将它稳固下来,那么林东将因祸得福,非但没有坏处,反而成功迈进原来完全没有突破苗头的第三重天。

    “真是一个天才得惊艳的年轻人,在死亡的压力下,没有绝望崩溃,反而参悟突破吗?这样的年轻人,如果我让你活下来,还真是一个麻烦呢!”对面那个‘林东’满目惊叹之色,他看见银色巨人的突破征兆,手上不自觉多了一个将黯金太阳和暗青之月擎举起来的动作:“即使命运指针摇摆得厉害,我也不能再犹豫下去了,我要真正的自由,而不是困在一个小小的秘境空间里永远沉眠!”

    “星河……爆炸!”林东此刻完全不想那么多了。

    最大也不过是被对方抓起来。

    封印在秘境世界里。

    与其坐等失败。

    还不如在这一场战斗中倾尽所有,轰轰烈烈地炸一回。

    亲手创造出来灵性十足的星河按照林东的意愿,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相互碰撞,连环弹射,将这场遍及整个天地无处不在的大爆炸形成无数的爆炸链条,疯狂地扩散向秘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星河爆炸中。

    一轮黯金太阳轰然升起,而另一轮暗青之月则飞快下降。

    它们的威能强行撕裂出一个极其短暂的平静空间,而势不可挡的黑曜巨人趁机挥舞着巨拳向爆炸最中心的银色巨人轰去……

    “我的选择,源自于我的渴求和本能!”对面那个‘林东’咬紧牙关:“命运,我绝不向你低头!”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