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2章 请问,你是我吗?
    站在远古转换场之前。

    林东发现这个东西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坟场。

    有个十字架的灵体看见林东,它非常热情地欢迎道:“欢迎你,死人,你想变成活人吗?我这里有位置,只要你放弃即将腐烂的身体,解脱本我,就可以变成永远存在的活人!”

    “永远存在,是指必须依附这个世界法则才能存在的意思吗?”林东问。

    “你是一个几十年就会腐烂的死人,对于永恒持有疑问是正常的,因为你们根本不懂得它的真正意义。”虽然林东有所质疑,但十字架灵体依然诚恳:“死人害怕自己失去,因为你们天生就有一种恐惧,等你们真正解脱,变成了活人,你就会彻底明白了。”

    “或许你是对的,不过我暂时还想继续保持我目前的生命状态。”林东婉拒了对方的好意。

    “我不止看过一个执迷不悟的死人,没关系,我可以等,等有一天你腐烂了,或者在那之前回心转意了,请一定要来找我!”十字架表示它的耐心非常好,可以等林东改变主意。

    “现在我想离开这个世界,你有办法吗?”林东问。

    “你本来就不应该呆在这个世界,死人应该呆在你们的世界。”十字架想了一会儿,建议道:“或许你可以找摆渡者。”

    “摆渡者?”林东一愕。

    “是的,有个很愿意跟死人打交道的家伙,叫做摆渡者。”十字架给林东指了一个方向。

    等林东按照相反的方向倒退到目的地。

    发现摆渡者是一只破舢板。

    船底还穿了个破洞。

    进了不少水。

    万幸。

    它勉强还浮在水面上,没有沉下去。

    “死人,你要变成活人,还是要回到死人的世界去?”名叫摆渡者的破舢板同样是灵体,态度相当嚣张:“要我帮忙的话,你必须给钱!”

    “钱是什么东西?”林东佯装不知道什么是钱。

    “真倒霉,你是怎么混到现在的?你竟然连钱是什么都不知道,你真是一个死人吗?”摆渡者很生气。

    “自小到大我由一大群仆人伺候着,从来不缺吃也不缺穿,每天想吃就吃什么,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生活无比惬意,所以从来没有见过钱!”林东摇头表示自己压根就不知道钱是什么。

    摆渡者一听更生气了:“太过份了,现在死人生活得这么舒服,谁还愿意解脱自我回去做活人啊!我看世界法则要作出某些改变了,否则以后的死人会越来越多,活人越来越少。死人天生应该受苦,受尽疾病的折磨,受尽世界法则各种恶意的打击,无衣无食,骨肉分离,每天痛苦无比,以泪洗面,这样的死人才会想着解脱自己,重返本我的活人世界!”

    “以前的确跟你说的一样,天灾**不断,各种疾病瘟疫横行,不过随着文明的发展,在一些治安稳定文明程度较高的地区,生活已经变得很舒服了。”林东肯定地点头。

    “这样下去,死人会越来越多,活人会越来越少,整个世界会变得很畸形!”摆渡者一副悲天悯人状。

    “那不会,因为生活实在太舒服了,反而很少人愿意生育后代。”林东表示现代没人愿意生娃。

    “真的?”摆渡者大为错愕。

    “对,养育后代很辛苦,人们一般愿意两个人过活算了。”林东点头。

    “人类实在太自私了,怎能这样!”摆渡者摇头叹息:“依靠自私来达到两界平衡,看来你们那边的世界已经快没救了!”

    “短时间应该不会出问题吧,毕竟人的基数太大了。”林东暂时没想太长久的事。

    “你们死人只有几十年时间保鲜期,时间一到就会腐烂,我不觉得你们崩溃起来很困难!”摆渡者想了想:“看来在你身上收钱不太可能了,想我送你离开也可以,不过你得通过考验!”

    “什么考验?”林东奇问。

    “站到我的船上,罪孽深重的家伙会沉入江中,只有善良的死人才能抵达彼岸,你没有钱坐船,我不能对你例外。”摆渡者示意林东站到舢板最破的那节船舱中,然后瞅了一眼,带点惊讶:“没理由啊,你天天享受又不付出一丁点劳动,应该罪孽深重才对啊……你能够站在破烂的船板上,灾厄之水就连你的脚面都没有漫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难道你这辈子吃吃喝喝拼命享受就是做好事吗?”

    “我也不知道。”林东表示自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等等。”摆渡者忽然停止摇桨。

    它带点苦恼地思考着。

    好半天。

    才惊叫起来:“我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该死的,你是个吃尽了世间苦头的穷鬼!你骗了我,你的身上根本就没钱,也没有任何让我可以利用的东西!天天享受不事劳动的死人不可能拥有你这样的灵魂!”

    它生气地挥起船桨,在江面划出一个巨大漩涡:“给我滚下去,像你这样的穷鬼应该留在世间多受苦!”

    巨大的引力。

    将林东嗖一声吸入漩涡之内。

    摆渡者仍然余怒未熄:“简直浪费我的时间!”

    林东发现。

    自己依然没有返回到秘境的入口。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另一个奇特的世界,镜子世界。

    在这里。

    有无数面镜子。

    无数人站在镜子前照着自己。

    他们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躯体早已经死去,还保持着生前的各种习惯。

    在林东眼中,镜子里照映出来的是他们的骸骨、或者腐烂的尸体,可是他们这些死去不知多久的人却往自己的脸上涂脂抹粉,努力地打扮着自己。有些爱美的尸体,不仅在失去了弹性的脸上注射各种各样的药剂,还在身上各处动刀子,各种修理,自以为这样做就可以保持最美状态。

    有一面镜子从天而降,落在林东面前,它发出一种极其诱(河蟹)惑的意念波:“世间没有天生的丑人,只有懒人,快化妆吧,你马上就会发现你可以比现在漂亮一百倍!”

    林东探头往镜子里瞧了一眼。

    他发现里面的人既熟悉又带点陌生,似乎不像是自己。

    再仔细看看。

    一只骷髅头正在咧着嘴巴冲着自己笑。

    林东没有害怕,反倒照着镜子做着各种鬼脸,里面的骷髅头机械地复制着同样的动作。

    玩了好久。

    林东才恋恋不舍地将心神自镜子里收回来,看向镜子前面悬浮的各种小物件。

    镜子前悬浮着各种化妆品。

    只要林东一伸手。

    就可以使用。

    林东却耸了耸肩膀:“我觉得全世界的人都那么漂亮的话,就没有丑人了!红花尚需要绿叶的衬托,我决定伟大地牺牲自己,以绿叶姿态衬托大家的美丽!”

    “世间最丑的那个人会死去!”镜子发出一股恐怖的意念冲击波。

    “我觉得我挺安全的。”林东摸了摸自己的脸。

    “……”镜子彻底无语了。

    镜子里的骷髅。

    忽然探出手。

    抓向林东。

    林东不等它抓到自己,一伸手,反而将它自镜子里面揪出来:“要不我们交换一个位置吧,刚才我看你在里面玩得挺开心的!”

    “你到底是谁?”骷髅忽然开口说话了。

    “我想,我是一个跟你一样的闯入者,唯一的区别,就是你已经死了,而我还活着!”林东微笑着回答道。

    “你别高兴得太早,你现在是活着,不过相信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在这里坚持一千年,后来还不是变成了这副模样,你以为你能坚持多久呢?”骷髅冷笑连连:“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闯关,我或许还可以留你一命!”

    “不,我不想跟你合作!”林东摇头又摆手。

    “为什么?”骷髅奇怪了。

    “因为你蠢!”林东耐心地解释道:“像你这种把自己坑死在一个简单就可以通关的镜子世界的蠢货,我要跟你合作,智商岂不是让你给拉低了?”

    “狂妄的新人我见过得太多了,你看,他们现在变成了什么模样?”骷髅指了指正忙着化妆的死人们。

    “他们不过是幻像罢了,整个世界就是一面镜子,你最早进来,因为愚蠢坑死自己,所以心理变(河蟹)态弄了一大群人在这里陪你。”林东冲着骷髅笑了笑:“前辈,其实你如果不那么着急就露出致命破绽的话,那么我可能还没有办法那么快找到这个世界的真相。”

    “我?”骷髅压根不相信,它用手指骨头点了点自己的骷髅头:“我露出了破绽?”

    “对。”林东点头。

    “我什么时候露出了破绽?”骷髅耸了耸肩膀:“我自问直到现在,还没有露出半分破绽,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唬住我吗?”

    “前辈,你什么时候露出了破绽呢,我就不告诉你了,有时候真相全说出来了,生活会变得很无趣,所以我决定留着这个悬念,给你在未来无尽的岁月里慢慢回味!”林东朝骷髅摆了摆手,笑容灿烂地告别:“今天认识你非常高兴,要不是你的愚蠢,我真没有那么快突破这个镜子世界!”

    骷髅伸手想阻止。

    可是林东完全无视它的动作。

    他迈步,就像走进一扇门那样走进镜子里。

    然后。

    转过头来朝骷髅挥了挥手:“前辈,我给你一个忠告吧!以后看见镜子,或者看见类似镜子的东西,不要轻易动手打碎它,否则,你就会把自己的唯一出路给打碎了……呃,忘了,前辈你已经不可能离开了,那请代我将这句话带给下一个误入这里的后人吧!”

    “带我离开,我可以给予世间任何东西!”骷髅忽然着急了,狼狈地尖叫起来。

    “前辈你说笑了,你要有那么大的本事还会困在这里吗?你就连把自己打碎的镜子粘起来重塑出口的能力都没有……”林东说到这里,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赶紧用手把嘴巴捂上。

    “镜子粘起来能够重塑出口?”骷髅惊呆了。

    “如果完整地粘起来的话,应该可以。”林东忽然拿出一块闪闪发光的镜子碎片:“要是缺了一块……”

    “把它还给我,我,我可以给你一个宗派!我是飞花天净门的门主,我可以将飞花天净门的门主之位以及整个宗派所有的秘诀功法传给你,还有法宝,我有三件天品法宝,你可以任选其一!”骷髅急得跳脚,条件不要钱地开出来,反正只要林东愿意,他立即可以双手奉上。

    “说什么傻话呢前辈,如果你是门主,怎么可能落在这么一个镜子世界就跪了呢!”林东表示不信,他摊了摊手:“就算我很幼稚相信了你,人家飞花天净门的一门上下也不会同意你做门主的!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依靠某种尸妆夺命法宝才使自己延续至今的,你怎么可能把它给我呢?前辈骗人归骗人,你不能说一些就连自己也骗不过的笑话啊!”

    “只要你带我离开,我可以将画尸笔给你,真的,我发誓!”骷髅发了一个五雷轰顶形神俱灭的毒誓。

    “你为什么不找一个相信你的人呢?”林东忽然伸手,似乎是用力扳转什么。

    然后。

    骷髅发现镜子转了过来。

    背面朝向自己,它发现自己无论转向哪个方向,镜子总是以背面对着自己。

    这时候林东在镜子的另一面探出头:“前辈,你一直无法在镜子世界突破,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你早就被你的法宝画尸笔控制了?你现在的形态就是它画出来的存在方式?还有整个尸妆世界,不仅是你变(河蟹)态要报复世人,同样还有它壮大自己的原因呢?不好意思,我多嘴了,或许你很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毕竟在画尸笔的控制之下你可以一直以骷髅形态存在,我不该说破的……我不说了,再见!”

    林东挥挥手,把脑袋缩了回去。

    之后。

    再没有任何动静,仿佛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过似的。

    骷髅双手捏了一个法诀,要将法宝画尸笔变出来,谁不料一召之下毫无反应。

    它忽然惊回头,发现有一支通体幽绿的画笔闪现眼前,里面有个墨绿色的影子浮起:“既然你知道真相了,那就再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幽绿画笔在骷髅反应过来之前重重一划。

    骷髅啪地粉碎一地。

    在湮灭之前,骷髅的意识看见,自己生前的身体鲜活无比地浮现出来,一如生前巅峰之境。幽绿画笔将灵识慢慢注入身体中,谋划一切并且夺舍成功的它,将原来的主人取而代之。如果仅看表面,那么谁也不知道这位拥有强大功力的修士,其实是一个被自己法宝夺舍的可怜虫!

    离开镜子世界的林东。

    他发现。

    自己又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天,没有地,无尽的虚空之中,只有一个人站在对面。

    仔细一看,林东惊讶地发现对面站着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

    身高体形容貌长相气质各方面无一不同。

    唯一的区别。

    就是对面的那个‘林东’,他的脖子上多戴了一个类似指针形态的奇怪宝物,除此之外,再无一丝差异!

    林东看了,带点奇怪地询问对方:“呃,请问,你是我吗?”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