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反坑一把!
    可字大屋。

    大厅。

    狮鹫和大伊万他们几个佯装自己是品茶高手,口中啧啧有声。

    “你们得了好处还留在这里干嘛?”福克斯一进来,就忍不住火大:“没见过你们这种没脸皮的人!明明是同一款录像,黑暗殿已经提前送了,你们没争赢还拿来送什么?而且还厚着脸皮上门讨赏,太不像话了!”

    “我们只是留下来喝口茶,外面可没有这么好喝的茶!”大伊万满脸笑容。

    他没有想到。

    自己来,就是想表示东欧大联盟在巨型机甲录像方面的争夺参与了,也努力了,来表达一下自己的诚意,完全没有讨赏的意思。哪想到一来,还没有开口解释,木头先生竟然二话不说,就出手奖赏自己一支基因药剂和一个基因战士名额。尽管跟黑暗殿那边奖励三支基因药剂三个基因战士名额没法比,但能够有奖励,已经远远超出了心中的期待。

    要是奖励别的东西,大伊万肯定婉拒,毕竟全方位交好木头先生才是第一位。

    只是奖励的东西是用钱也买不到的基因药剂。

    真舍不得往外推。

    最后。

    只好厚着脸皮将它收下了。

    这次没争赢,没关系,扬基佬要是还有什么好东西流出来,东欧大联盟一定拼争到底。

    而且扬基佬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天天盯着,他们总会露出破绽的。

    只要木头先生高兴。

    扬基佬偷偷秘藏的好东西迟早给他扒出来。

    “你们压根就不懂喝茶,就算有好茶,你们喝了也是牛嚼牡丹。”风间枝子跟在后面,掩着口轻笑着。

    “我不跟你说。”狮鹫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赢过风间枝子的,干脆省下一点口水。天神大人的茶好在哪里,自己能不能品出其中的味道,这个问题重要吗?自己来这里喝茶,是积极向天神大人靠拢,这是一个超级铁粉应有的觉悟!

    “茶我喝了只觉通体畅快,气血运转加速,但更多的内涵我还真品不出来。”乔纳森是个好实孩子,他一直想投入其中,了解华夏文明,真正参悟东方的修炼方式,从另一个境界提升自我。

    “相比起茶,我觉得烈火酒最赞,对于血能修炼是最佳催化剂。”雷米伽是烈火酒的铁杆支持者。

    “烈火酒,我喜欢。”谢尔盖阿里耶夫同是烈酒的狂热者。

    出身于战斗民族的他无酒不欢。

    更准确来说。

    是无烈酒而不欢。

    寒冰烈火酒那种太高级的美酒他们没有资格喝,不过,为了鼓舞他们的士气,林东偶尔会奖他们一小杯烈火兽血酒!

    烈火兽血酒作为林东炼制的二级好酒。

    品质当然非同一般。

    添加了古颌兽、瘤头棘皮兽等等怪物血液精华制成。

    然后又用烈火能量细细炼化过,入口仿如火烧,自嘴巴、喉咙、食道一直烧到胃,烧到心脏,整个人短时间就像被烈火点燃了似的。别说谢尔盖阿里耶夫这种出身于战斗民族的烈酒爱好者,就是普通酒徒,喝上一口,亦永世难忘。

    不仅如此,喝了烈火兽血酒的基因战士能够感应到自己的血能在酒力发挥时有一段时间的短暂爆发,对于仅差一线差点突破自我的人,效果尤其明显。

    “关于巨型机甲,首长哥哥说过两天会找你们讨论一下,现在他没空。”小圆脸出来赶客了。

    “我们难得来,再坐一会儿。”狮鹫佯装没听懂小圆脸的意思。

    “随便你们!”小圆脸心软,完全赶不动。

    要换海东青出来赶。

    狮鹫他们会灰溜溜的出门,她跟小圆脸不一样,绝对没有通融的余地。

    风间枝子知道这个小圆脸的弱点所在,不就是桃花米糕嘛,姐姐已经找了十几个星级点心大厨复制,不信拿不下你小圆脸。

    “咦?好吃!虽然跟萌货妈妈做的有那么一点点差别,不过依然好吃到爆炸!”小圆脸果然上当,一下子被风间枝子的桃花米糕给迷住了。狮鹫他们看得目瞪口呆,不会吧,还有这样的操作?这些甜到发腻的桃花米糕真的能把小圆脸拿下吗?

    狮鹫打定主意。

    等下一回去,就绑架一个大厨,让他做三天三夜的桃花米糕。

    风间枝子却嗤之以鼻,开什么玩笑啊!普通的桃花米糕怎么可能收买到小圆脸吃惯了好东西的小嘴巴!

    自己的桃花米糕计划之所以能成功,那是自方以则手中夺取了桃花米糕样品后,十几位星级大厨足足复制了一个月,才勉强成功的好不好!

    可惜暂时只突破一个小圆脸。

    要是能够再找到海东青的弱点加以突破,那就完美了。

    至于队长。

    风间枝子这辈子不指望能够在她的身上打主意,队长根本就不是外物可以收买的人。

    “稍微有点甜,不过的确很好吃!”狮鹫一口气连吃了四五块,发现这种桃花米糕的确很有特色,尤其是糕点里面有一股淡淡的桃花清香,既淡又清,中间还带点让人脾胃大开的甜香味,真不知道这种香味是怎么渗进糕点里面去的。

    “啊,你吃那么多啊!”小圆脸以为这家伙只是尝尝鲜,哪知道一伸手就干掉了自己五块桃花米糕,顿时心疼得不得了。

    “我明天给你弄一百个,不,两百个!”狮鹫以为这个糕点很简单。

    “你能弄出一百个同样的我给你写一个服字!”风间枝子笑了,十几位星级大厨差点跪了,你一天能破解?

    “小圆脸,最近有没有好消息?”福克斯趁机跟吃得开心的小圆脸套近乎。

    “没有。”小圆脸摇头。

    “天神大人闭关了那么久,肯定有突破,或者有新的研究。”林东闭关就有所提升或者闭关就有新研究推出的路数,别说福克斯她们了,那怕后知后觉的狮鹫也发现了其中规律。

    “我真不知道。”小圆脸还是摇头。

    “你们还在这里干嘛?”海东青出来了,她不客气直接赶人:“我说你们与其在这里悠闲地喝茶,还不如回去好好练习一下血能运用技巧。”

    “下一次要考测血能运用技巧吗?我明白了!”狮鹫一听,马上站起来。

    “我有血腥玛丽的最新消息……”福克斯她的来意有所不同。

    “血腥玛丽的事,你自己跟首长说吧!”海东青对于福克斯带来的情报还是比较看重,把她留下了。

    书房。

    严老坐在林东的对面。

    他带来的u盘录像,已经播放完毕。

    林东沉吟良久,才看向严老:“我不知道那边的科技水平,是否达到了量产大型机甲的境界,不过根据录像里反馈出来的信息来判断,这个东西应该是个虚假的外表设计,一个技术陷阱。”

    “技术陷阱?”严老听了心中莫名松了一口气,只要是技术陷阱,那就证明老米那边还没有掌握大型机甲。

    “对。”林东点头:“我想这个录像虽然经过黄金焰神旗的双面间谍取得,那边又为了它付了巨大的代价,但有意而为的痕迹依然很重。我猜想是不是这样,他们有可能掌握了一定的中小型机甲的技术,但尝试过大型、巨型和超巨型机甲的失败,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于是想借机坑我们一把。”

    “要是技术陷阱的话,那我们不怕它,甚至想办法给他们来一下,来个反戈一击!”严老内心安稳了。

    “反戈一击吗?”林东想了想,笑道:“要不我们把它公开吧?”

    “公开?”严老吓了一跳。

    “如果我将它公开,那边的人脸上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呢?”林东越想越觉得有操作空间:“我的意思是反坑敌人一把。这样,我想个办法复制几个简化版的大型机甲,然后将它们公开,看坑不死他们。”

    “敌人会不会通过公开的技术反推?”严老有点担心这个,毕竟真正的大型机甲让林东研发出来了。

    “公开的简化版,它的技术是一个错误的研究方向,跟我们现在运用的完全不一样。”林东示意严老安心,他微笑道:“按照我公开的技术路子走,敌人最少得用上百年的时间才能有所突破,但我推演的结果没有错误,那么他们不研究还好,一投入研究肯定掉到深坑底!而一百年后,我们的机甲早更新不知多少代了,旧的技术恐怕想捂也捂不了多久!”

    “我的心还是有点虚啊!”严老拍了拍胸口。

    “没关系的,只要我们掌握的核心发动机以及脑波同步的传感技术不外泄,任凭他们来研究,我说的上百年时间还算少的,要没有突破这两点,再给他们两百年也够呛。”林东笑了。

    他不仅对上古机关秘术有自信。

    对于目前科技发展的材料以及人(河蟹)体生命科学尤其人类大脑的研究更有自信。

    科技材料不说。

    科技水平没发展到那一步,材料肯定跟不上。

    至于人(河蟹)体生命科学嘛,歪果仁只要还处于将人切片就以为可以研究透整个人的生命形式,那就完全没有可能突破真正的生命科学。

    人的身体就像是一块肉。

    研究一块肉。

    重点研究这一块‘肉’的构造和功能,就等于研究电脑不注重研究内核和软件相结合的原理,只看机箱外壳和电源线漂不漂亮,就以为这是电脑的全部一个样。将电脑的机箱外壳和电源线切成片,一片一片地研究,这样研究有个屁用啊!人不仅有眼睛看得见的物质世界这一面,还有眼睛看不见的另一面。

    灵魂。

    才是人的重中之重。

    它就等于一系列整合起来的软件,人的身体安装了它,人(河蟹)体这台电脑才是一台拥有各种功能的电脑。

    没有安装。

    那就是一块肉!

    所以,光研究外表那块肉不研究灵魂,这样的路子研究再多也不可能走向‘超凡’,因为它再研究也只在物质世界中打转,南辕北辙,白费功夫。

    “别人说没有问题我肯定不支持,不过你说没有问题,我百分百支持。”严老心动了,决定反击,干他一票!

    “放心吧!他们要转过来用我们这个技术,别说我们不给他们,就是给他们了,他们也得从根本上推翻他们目前依仗的科技成果,重头开始。在既得利益集团的干扰下,他们是不可能放弃手中的一切改变方向的!最重要的一点,我们这一系统的东西,只适合我们,他们……我也不知道他们以后该怎么走,这个留给他们的后人慢慢头疼好了!”林东哈哈大笑。

    “他们领先了几百年,神气了几百年,怎么也轮到我们坐坐庄了。”严老其实自林东研究一系列的东西出来之后,就有这种预感。

    现在听林东一说。

    放入茶杯,他悄悄地擦了擦眼角,此时此刻,真是等得太久、太久了。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