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 太阳雨
    十三号基地。

    圆桌。

    科克努力佯装出一副平静,并且控制自己不去看小埃里克的脸色,希望以此来诠释自己的成熟。

    鲍尔斯轻轻地拍着手,他也没有看小埃里克和约西亚,而是瞧向施内尔松这个竞争对手:“比特香水的测试结果出来了,施内尔松先生有什么想说的吗?”

    施内尔松作为一个快要成精的老家伙,想让他尴尬谈何容易。

    他脸上当场浮现出慈爱的笑容:“恭喜科克,你们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我衷心为你们的成功感到高兴!”

    “小埃里克呢?”鲍尔斯转脸向小埃里克这边,他忽然很想看看小埃里克低头的模样。

    “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小埃里克带点苦恼,表情相当挣扎。

    “是吗?”鲍尔斯暗中冷笑。

    你到现在还不认输?

    哈哈!

    坚持己见没有错,可是面对铁一样的事实,依然坚持跟成功叫板就是愚蠢了!

    约西亚对于小埃里克的苦恼却相当重视:“难道实验有问题吗?小埃里克,你快把你的感觉说出来!”

    他同样觉得实验过于顺利不是好事。

    不过他没能深入思考。

    现在小埃里克一说,他马上觉得应该抛开利益争斗,及早处理。

    “对,小埃里克你如果觉得实验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正,我马上让米勒少校和比特博士他们配合你,再做一组测试。”科克故作谦虚,事实上对小埃里克此刻的‘发难’嗤之以鼻。挑毛病不是不可能,不过你应该早在他们测试时提出,等撤退回归才提出来,谁都知道你是故意挑刺。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只是一种很古怪的感觉,赶紧让他们回来,我担心他们会出事!”小埃里克完全说不出为什么,只是心里有一种挥之不散的阴影。

    “呃!”科克微愕,然后哈哈大笑:“小埃里克,谨慎是对的,不过我相信米勒少校!”

    “在事实面前,我们直面就是,何必扯这些没用的第六感。小埃里克,我建议你好好休息,你这段时间绷得太紧了,这样不利于对现实事物的冷静判断。做实验,我们必须讲究科学,而不是远东那种进庙烧香叩拜祈求发大财的东方巫术。”鹰头组的罗斯科嘲笑道。

    “小埃里克?”伯德对小埃里克的意见同样看重。

    “抱歉!”小埃里克站起来,捂着头:“各位,我的精神出问题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伯德似想劝他留下来。

    抬了抬手。

    最终。

    还是放弃了。

    等小埃里克站起来,托马斯同样没有坚持,倒是约西亚紧跟着站了起来,力劝小埃里克:“我相信你不是精神问题,你是真正发现了问题,在实验进行之前,我就觉得你心里有事……没必要顾忌外人的想法,你尽管把你想到的问题说出来!趁现在还来得及,小埃里克,我希望你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的东西,把让你感到不安的原因跟大家说出来!我相信你,你的感应绝对没有错误!”

    约西亚完全不在乎罗斯科和科克他们的嘲讽,他只希望在事情全面恶化之前,能够及早发现以及处理。

    小埃里克基因崩溃。

    活不过三年了。

    因为木头先生出手基因修复,以失去全部力量的代价换取了以后的生命。

    变成普通人的他,不可能再拥有超人般的力量了。不过,约西亚发现小埃里克并非彻底倒退,最少在精神感应方面,他依然敏锐,甚至比起以前最巅峰时期,还要超出。

    现在,小埃里克感到不安。

    这绝对不是什么错觉!

    约西亚希望小埃里克把握住这种精神感应,无论对错,都将是一个极其有用的预判技能!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感到不安,心悸……我对米勒少校和比特博士他们的成功,完全没有嫉妒,相反我觉得很高兴……只是我有一种感觉,他们太顺利了,有一种……我的头很疼,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只希望他们赶紧离开死亡峡谷,那里……太过平静了!该死的,我没有办法抓住心里一闪而过的那种感觉,我只是……这样子实在太难受了,我完全无能为力!”小埃里克感到大脑在高速运转,似乎有无数的东西正在里面闪烁,不过他什么都抓不住,只能绝望地看着局势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所有人愕然。

    大家对于小埃里克梦呓般的说话,不知所措。

    要说小埃里克是故意找碴,他看上云完全没有给比特博士测试实验添堵的意思。

    可是。

    难道要相信他的话?

    他的话,就是小埃里克自己听起来都会觉得自己不正常!

    “冷静一点,小埃里克,你放松一些!我认为你在失去力量后,精神方面反而有了突破,毕竟你是自死亡国度归来的人,你肯定看到了什么……你尽量放松自己,你已经有了感应,但你还无法掌握这种精神力量,你需要放松自己的身心,让它自内心里释放出来!”约西亚想去搀扶痛苦地捂住脑袋的小埃里克,猛发现小埃里克的鼻孔流出了鲜血,赶紧叫人过来:“快给他打上一支镇静剂,小埃里克使用大脑过度,他需要休息……快点!”

    “不要打镇静剂,我能撑住!”小埃里克忽然大吼起来:“让他们赶紧回来,我看见了漫天飞舞的虫子,不对不对,是雨!我看见了什么?我看见了雨!”

    “雨?”科克差点以为小埃里克被自己迫疯了。

    这几天的气象监测全是晴天。

    阴云都没有。

    经过千挑万选才挑出来的最佳实验日期,怎么可能会下雨?

    鲍尔斯心情美滋滋的,仿佛在最冷的天气里喝下了一大杯热咖啡,整个身心都在愉快地歌唱。

    当然,他脸上是不可能表现出来的,鲍尔斯拿出自己也觉得有点虚假的关心:“小埃里克,你太累了,你需要休息!我们完全理解你的心情,也理解你的急切,不过事情总算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小埃里克?”约西亚急得跳脚:“不要坚持了,你给我停止,你现在已经透支精神了,赶紧停下来!”

    跟米勒少校和比特博士的生命安全相比,他宁愿要小埃里克好好的。

    没有比特博士,还有别的博士。

    小埃里克只有一个。

    而且。

    如果小埃里克真的能够在精神方面突破出来,对事物产生预判,那将是五月花组最无可估量的一笔财富。

    “直升机组,你们现在到达平台了吗?”托马斯马上联系迎接米勒少校他们的直升机组人员。

    “我们已经接近平台,但是,我们暂时继续靠近平台了……现在天空满是飞虫,比云团还要厚的飞虫群遮挡了我们的视线,我们得等它们散开,否则无法安全降落。”直升机组人员的回答让圆桌高层们心中莫名一寒,难道小埃里克预判是对的?真要出事?

    “立即喷洒驱虫剂,或者别的办法,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必须马上赶到平台!”托马斯立即下令。

    “虫群太大了,驱虫剂没有用,反而会激怒它们!”直升机组人员表示无法执行命令。

    “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一下子那么多飞虫?”伯德追问原因。

    “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或许是风,头儿!”

    “什么?”

    “我的意思是刚才起风了,我们直升机群遇到了一股自谷底升起来的冷气旋,冷热交替的气旋,会让许多飞虫出来繁殖后代,而它们的出现,会让许多狩猎者跟着飞到天空觅食,所以虫群越变越大!”

    “冷热气旋?你们看看天空,是不是有乌云聚集?”

    “我们只看见漫天的虫子,没有乌云!”

    “能否绕行?”

    “我们接下来会尝试绕过虫群!”

    “绕过虫群后,尽量保持低空飞行,在五十米的高度给米勒少校他们降下绳梯,确保直升机群的安全。”

    “明白,我们会尝试去做,但现在起飞的虫群实在太多了,太多了,我们无法立即作出保证!”

    在托马斯和伯德他们跟直升机组人员沟通时。

    另一边的科克赶紧找米勒少校通话。

    科克可不想煮熟的鸭子飞了:“米勒少校,你能听到吗?你们的情况怎么样?天空有没有乌云?没有下雨的迹象?”

    “是的,我听到了!天空并没有乌云,阳光还在,只是远方有股冷风吹过来,让我们感到身上凉嗖嗖的!我们没有发现异常,重复,没有异常!嗯,如果硬要说点不同,我们发现几公里外的裂谷有虫群起飞,很大群,非常密集,它们应该是到了午餐的时间,非常活跃!”米勒少校表示目前一切正常。

    “你们现在是否全体安全返回平台?”科克追问道:“确定没有任何一个人掉队?”

    “非常确定,我们没有人掉队,我们很安全,同时,我们正在平台等待直升机的到来!”米勒少校的回答,多少让科克悬在半空的心好受一些。

    “听着米勒少校,直升机群正在绕行虫群,你们或许需要在平台上多等一点点时间。”

    “明白,我们没有问题。”

    圆桌。

    各位高层面面相觑。

    现在大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好端端的实验,怎么忽然就跟中了诅咒似的?

    难道死亡峡谷真的有那么邪门吗?明明只是一些虫子啊,怎么还会弄出这么诡异的一幕呢?

    “大家镇定一点,事情或许没有那么坏,因为冷空气带动的冷热气旋,虫群起飞是正常的反应,以前也有类似的记录,而且不下百次。米勒少校他们没有问题,我敢说只要直升机群稍微绕一点路程,马上就会将虫群抛在身后。平台没有问题,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将米勒少校以及比特博士他们接回来!”罗斯科强行挤出一点笑容,努力给大家打气。

    “小埃里克,你还好吗?”伯德再次看向正被医生按着头部抑止鼻血的小埃里克。

    “他还好。”约西亚点点头:“他现在不宜再透支精神进行感应了!”

    “当然,他必须休息好!”伯德点头。

    “或许没有雨……”鲍尔斯看见大家如此关心小埃里克,心里稍微有点吃味:“我的意思是,小埃里克第一次感应,不一定准确!当然,有感应能力是好事,这或许会是小埃里克以后的特长,对我们的事业来说,无论感应得准不准,有预判就是最好的结果!”

    “你们不是说要坚持相信科学吗?”施内尔松脸带冷笑地反刺一句。

    “心灵感应同样是科学!”鲍尔斯非常有底气地举例:“你们应该看过木头先生走入死亡峡谷的全过程,你们认为一个对死亡峡谷完全陌生的年轻人,为什么能够在每一处都有惊人的表现?”

    “你认为木头先生心灵感应能力?”施内尔松挑起了眉头。

    “当然。”鲍尔斯哼了一声:“他肯定是注射了最强的基因药剂,突破了大脑禁区,对身边周围事物产生了某种感应,或者是红外线模式,或者是紫外线模式,或者是声波模式,又或者别的我们暂时没有确定的模式。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的大脑,有这么一种能力,这就是他在地底世界表现得游刃有余的真相!他根本不会什么武术,他此前二十年的记录,也完全没有习武这一项,虽然他总是努力地向外界传达,自己的一切是习武所得!木头先生百分百是想对外界进行误导,让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无关重要的武术上面!他强大的真相是某种特殊的基因药剂,一种能够让他的大脑开发很深的黄金级基因药剂!”

    “按照小埃里克的变异,我们是否需要作出类似的研究?将一些有培养价值但又接近基因崩溃的士兵,送去东山,请木头先生修复他们的基因,以增加精神变异的机率!”天平组的罗伯特忽然生出这样的构想。

    他不知道。

    听到这里的木偶妹妹差点没有笑出声。

    小埃里克的精神很强大是事实,因为基因修复并没有限制他原来的精神力。

    变回普通人的小埃里克,却拥有超级基因士兵那样精神力,对周围感应起来当然极其敏锐。

    身体越弱小。

    反衬起来精神越强大。

    不过精神再强也不可能预先感应到死亡峡谷的画面……叱石老祖他们修炼了上百年还没有这样的能力呢!小埃里克此前感应到的一切,全是木偶妹妹故意施加给他的。要不是小埃里克的精神太弱,木偶妹妹担心啪地一下挤爆了他的脑袋,其实还可以让他直接用眼睛‘看见’更清晰更血腥的画面。

    “等小埃里克恢复过来,我们再仔细研究。”托马斯觉得将一些濒死的基因士兵转为精神感应方面的人员,有一定的操作空间。

    木头先生似乎不拒绝类似的合作。

    那么付出的。

    无非就是大量的金钱。

    要是金钱能换来一批像小埃里克这样拥有心灵感应能力的人,那太值了!

    “无论小埃里克的感应是不是正确的,都得给他记上一功。”科克有心跟小埃里克和约西亚缓和一下关系,毕竟小埃里克因为感应能力,有了翻身的机会,再跟他硬拼下去有点不智。而且小埃里克跟木头先生关系不错,要是利用他搭桥,将远东之鞭几个濒死的基因士兵转为精神感应方面的心灵士兵,那么远东之鞭将实力大增,在远东的工作将更加如鱼得水。

    “米勒少校,你们那边的情况怎样?天空有没有异常?”跟比特香水的测试相比,伯德更加关注小埃里克的感应是否正确。

    假如小埃里克的感应是正确的,那么这个能力的作用比起比特香水,胜出何止百倍!

    而且。

    小埃里克可以成功。

    那么他的成功意味什么呢?

    其他基因崩溃的士兵也有这种可能性!

    “我们很好,天空一切正常,阳光普照,偶尔有一些捕食飞虫的飞蜥飞过,但我们平台这边很安全!”米勒少校的话刚落,天空忽然有东西落下来,滴在他的面门,紧接着又有第二滴,第三滴……米勒少校下意识伸手接住一滴,喃喃自语:“下雨了?”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