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异想天开!
    直升机降落。

    士兵们迅速占据降落平台的各个防御点,速度比之前演练还要快上两秒。

    “1号区域没有问题!”

    “2号区域同样没有发现可疑目标!”

    “赤间蜂!我在3号区域的观察点发现了一只大型赤间蜂,它有可能是侦察猎物的斥候……谢天谢地,它飞走了,警报解除……”

    3号区域观察员的报告吓了大家一大跳。

    赤间蜂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在死亡峡谷。

    这是一种很晚才被人发现的飞行类地底生物,如果没有大炮仗炸开死亡峡谷,也许人们一辈子也不知道世间还有如此巨大的蜂类。它的成年蜂体长半米,蜂后体长甚至超过一米,是死亡峡谷最有效率的杀手之一,名气只在数量庞大的长腿蜘蛛和天空霸主翼蛇之下。

    赤间蜂除了拥有极其高明的飞行技巧以及强劲有力的咀嚼式口器,它还拥有一支超过二十厘米长的毒螫针。

    一支比匕首还要长还要锋利而且带有剧毒的螫针,假如蜇进人的身体里,可想而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更让人抓狂的是,死亡峡谷的赤间蜂无论雄雌都有螫针。

    一旦被蜇。

    致死率是百分之百。

    目前统计之内的蜇刺目标,还没有存活的记录。

    赤间蜂的螫针连着毒囊,分泌出来的毒液,具有溶血性和神经性两种毒素,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使人心脏、肝、肾等等内脏功能衰竭……对于人类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这种赤间蜂平时根本不缺乏食物。

    它们对于人类并没有很强的攻击性。

    假如人类没有激怒它。

    一般情况下。

    它不会向人类发动攻击或者蜇刺。

    “真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比特博士有个名叫埃弗拉的助手对于赤间蜂可谓狂热,他是负责研究死亡峡谷蜂类的昆虫专家,死亡峡谷扩大后,赤间蜂是他第一个发现并且为之命名的新型物种。因为观察区域不同,埃弗拉没有及时拍录到赤间蜂的图片,只能带点遗憾地看着它离开的方向:“优雅的体态,在天空中翩翩起舞,就像一个流连于花园的小公主!”

    “埃弗拉,拜托,我一点儿也不想看见你的小公主!”另一位叫做卡洛斯的助手大摇其头。

    “赤间蜂不会轻易攻击人类,我们并不在它的食谱之内。”埃弗拉耸了耸肩膀。

    “天知道它有没有吃早餐。”卡洛斯表示不想成为赤间蜂的早点。

    “你们赶紧补喷香水!”

    带队的米勒少校赶过来叮嘱他们,并且亲自监督两人喷过了魔力香水,才转身离开。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带队进入死亡峡谷,但米勒少校知道自己历次能够存活下来,并不是自己拥有百发百中的枪法或者背负三十公斤超级防护衣仍然可以轻松走动的力量,而是谨慎。

    谨慎才是活下来的第一要素。

    “汤普森、丹尼尔,你们两个重点保护比特博士!”米勒少校在耳边给两位副队长安排一个任务:“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的要求是,你们必须有一个人的视线放在比特博士的身上。无论这一次测试是否顺利,比特博士必须存活,他对于我们的未来非常重要!”

    “明白。”汤普森和丹尼尔两位早有准备,一进死亡峡谷已经分工合作。

    “4、5、6、8号区域已经搜索完毕,没有问题,今天阳光充足,视野非常好。”下面的小队长一一上报,只有7号区域的观察员一直沉默。

    他的奇怪表现让米勒少校感到不安。

    赶紧呼唤负责第七区域的小队长:“杰米,你们发现了什么?”

    第七小队的小队长杰米,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头儿,我们不知道那个土堆有没有问题……”

    米勒少校赶紧过去。

    比特博士也跟着跑到第七区域,顺着杰米指点的方向看去。

    在距离平台五十米左右有一个隆起的土包,像这样的土包在死亡峡谷遍地可见,无数种生物钻地之后都会遗留这么一个特征,本身并不稀奇。可是这个隆起的小土包,并不在昨天的扫瞄视图上显示,这说明什么呢?一个全新的虫窝或者某种虫子的通道?

    “有可能是青眼隐翅虫或者花背隐翅虫的虫窝。”助手埃弗拉作出了他的判断。

    “不对,应该是黑锹盔甲虫挖的临时通道。”卡洛斯有不同意见。

    “黑叉蛐螋或者长棘鬣蜥……”比特博士作出了更精准的判断,不过米勒少校宁愿他判断错误。

    青眼隐翅虫和花背隐翅虫很可怕。

    群居。

    组队捕猎。

    它们都是出色的猎手,一支小队要得不到及时增援,即使热武器在手,也有可能沦为它们的腹中美食。花背隐翅虫比青眼隐翅虫体形要小一些,但更加可怕,因为它们会飞。

    即使花背隐翅虫那短小的翅膀只能作短暂的飞行,但会飞和爬行完全是两个概念。

    不过,青眼隐翅虫和花背隐翅虫跟黑叉蛐螋相比又低了一个危险等级。

    黑叉蛐螋体积不到青眼隐翅虫的十分之一。

    在食物链上。

    它是青眼隐翅虫的猎物。

    可是这种见鬼的黑叉蛐螋会寄生。

    一些进入死亡峡谷的佣兵安全归来后会得一种病,高烧、腹痛、便血甚至肌肉麻痹浑身瘫痪,通过x光扫瞄才发现,这些佣兵通常是被一种名叫黑叉蛐螋的小虫子在身上产卵了。

    黑叉蛐螋的卵极小,它们进入血管后会随着血液流动,直到找到合适的地方寄生。

    最倒霉的一个佣兵扫瞄出在大脑皮层发现黑叉蛐螋的幼虫。

    他的结局有两个,马上钻开头盖骨。

    要不等虫子吃空他的大脑。

    至于长棘鬣蜥。

    这种浑身上下无处不毒的大蜥蜴没人愿意惹它。

    米国大兵中,最少有十个人死于开枪射击长棘鬣蜥后飞溅到的血液或者体液,然后浑身腐烂而亡。

    完全不需要进入血管,仅是皮肤接触,长棘鬣蜥的毒液就可以致死。

    别说溅到血液或者体液会中招,就是它们褪皮时散落在地的鳞片,如果不慎碰到皮肤了,也会在那个位置烂掉一大块肉。

    “大家小心应对,我们将七号区域这边的平台喷上魔力香水,快快快,行动起来!”米勒少校绝对不会跟第一次带队时那样,命令两个下属过去‘看一看’情况,然后漠不知情地带着被寄生的同伙返回基地。他发过誓,只要死亡峡谷还存在,他就永远不需要好奇心这种该死的东西。

    “安静,大家趴在平台上不要动,那里……该死,是长棘鬣蜥,我们不要动,让它离开……你们把枪口给我移开,我不想看见任何人做出向这只狗屎瘟疫蜥蜴开枪的白痴举动!”米勒少校在耳机不停地施发命令。

    土包里钻出一只首尾长约三米的大型蜥蜴。

    背后尖刺如棘。

    颜色褐黄,带黑色斑纹。

    眼睛下有两个拳大的毒囊鼓凸而出。

    任何攻击都会让它的毒囊破裂,并向四周迸射出强酸性的毒液,而且毒液会在空气中迅速雾化,沾之即烂。

    长棘鬣蜥的食谱同样没有人类这种生物,除了长腿蜘蛛等少量天敌之外,没有什么虫子喜欢跟浑身是毒的它打交道。它钻出土包,大摇大摆地离开,尾巴一甩一甩的,架势跟早晨在大苹果城公园散步的绅士没有两样,非常的悠闲自在。

    “今天怎么那么多高危虫子……”米勒少校暗叫晦气。

    死亡峡谷很恐怖。

    每一次来。

    都等于到地狱转一圈。

    那怕米勒少校有了最大的心理准备,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他的内心直打鼓。

    刚刚来到死亡峡谷,没来得及喘口气就遇到两种极其危险的虫兽,接下来天知道还有多少‘惊喜’等着自己!

    十三号基地

    圆桌。

    追踪全程的电视墙前。

    天启组的施内尔松皱了皱眉头:“现在的虫子越来越厉害了!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问题,当初报告中的地底虫子绝对没有这么多,也没有这么强大!我觉得它们的变化期,最早应该源于木头先生进入死亡峡谷的那场地震,有了阳光,这些深埋下底的生物就像一群脱缰之马一样不可收拾……”

    “我也觉得是木头先生那个家伙搞的鬼!”鲍尔斯对于这一点倒有同感。

    “你是白痴吗?”施内尔松毫不客气地嘲笑道:“愚昧和偏见已经遮蔽了你的理智!木头先生是个天才科学家没错,但他是人,不是神!地震不可能是他搞的鬼,如果你坚持这一点,我只能说你以后再没必要留着你脖子以上的东西了!”

    “有可能是他动了某个机关……”鲍尔斯仍然不服气:“地震发生在他离开约西亚他们的视线之内!”

    “我不想跟你吵,因为你无可救药!”施内尔松拒绝跟对方沟通。

    “小埃里克,约西亚,你们的看法呢?”科克忽然把矛头转向一直沉默的两人。

    “没有把木头先生彻底看住,是我们的错,这一点,我们承认。”约西亚点了点头,诚恳地解释道:“我个人的看法是,如果地震是木头先生弄出来的,那说明不是他太聪明或者太狡猾,而是古人的机关水平太高……不知多少千年的上古机关,能够在数千年甚至上万年以后,联动整个地底峡谷,制造一场地震,然后通过一个小小的机关扳机实现!我不知道那个时代的人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科克先生你有答案?”

    “我们只是讨论事态变化,寻求真相,并没有百分百认定是木头先生干的,他只是其中的嫌疑人之一。”科克被当场打脸,略微有点尴尬,但他仍然不失风度。

    “当时他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启动机关,然后地震就发生了,这一点他无可否认。”鲍尔斯哼道。

    “木头先生这样做,他有什么好处呢?”约西亚奇怪地反问对方。

    “他要脱困!”鲍尔斯当然有理由。

    “是的,他肯定想脱困,但我觉得那个机关假如真的能够牵动整个地底峡谷,他难道就不怕一扳机关,巨石落下,将自己砸成肉泥?我假设他通过那些贝壳,到机关的存在和使用技巧,那他怎能确保机关启动后不会因为年月久远失灵,将自己同时陷于死地?当时我们经历地震后幸存,是幸运,如果天上有一块大石头在落下时稍微偏了那么一点儿,我们全体人都得完蛋……木头先生跟我们同样是人类,他的血肉之躯不足抵抗亿万吨的巨石,这是我最想说的!”约西亚耐心的讲述了当初的险境。

    他真不相信地震是林东弄出来的。

    一是古人的机关没这种威力;二是就算有,林东也不会扳动这个机关。

    至于地宫。

    原来根本就不是这个选择。

    一路上只是被巨蛇追杀以及被地底小侏儒追杀的盲目结果。

    要不是地震发生,小侏儒和长腿蜘蛛两头夹击,所有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难道木头先生留了一手,等到这个时候才发动地震脱险?

    “地震有可能是地底结构脆化以及虫兽千万年来长期挖掘破坏了地壳支撑力引起的,或许是别的原因,但将责任推在木头先生身上有点过了,那不是人力可以达成的结果。说到地底世界,我在东山看过类似的地底建筑,看过类似的地底结构,还有世界其它地区,亦有近似的地底世界存在。死亡峡谷跟那些地底世界的唯一不同,就是它崩溃了,将里面的虫兽暴(河蟹)露在地表的阳光之下!如果不是这样,它们不会进化得如此之快!在这里,我赞同木头先生的推理,是阳光以及外力让虫子加速进化!”伯德说明了他自己的观点。

    “东山地底世界的虫兽据说比死亡峡谷的虫兽更加可怕……”施内尔松也有不少龙口矿洞的虫兽资料。

    “的确如此。”伯德点了点头:“那里的竞争更加恶劣,虫兽也更加强大!别的不说,单是一种钳虫就可以秒杀死亡峡谷九成九的地底生物!除了巨蛇和两只超级怪物,我不认为死亡峡谷有别的生物可以跟钳虫匹敌,包括就连最狡猾最恐怖的长腿蜘蛛女皇也不例外!而东山地底,钳虫绝不是最强的一种,更强大的我还没有看过,否则我不可能还活着坐在这里跟你们说话了!”

    “这一点,通过木头先生的基因药剂更胜黄金之水就可以得出结论。”托马斯完全同意。

    “如果我们把东山的地底炸开……”鲍尔斯忽然提出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

    “那得多少炸(河蟹)药!”甭说别人,就连远东之鞭的科克也不看好:“老天,你根本不知道那个鬼地方有多大!”

    “试试总没有坏处,我们不能让木头先生太过悠闲,不给他找一点儿事情做做我们就太仁慈了!我们不是还有几条通道没有被发现吗?全力运输摧毁龙口矿洞的必备工具,我们给他们来一记狠的!失败了也没关系,要是成功了,我真想看看木头先生脸上的表情……他不是一直呼吁要给地底生物一点阳光吗?我们给他个机会!”鲍尔斯越说越兴奋。

    “你疯了!”施内尔松摇头:“我们就算成功了,也没有一点儿好处,你这纯粹是损人不利己!失败的机率是百分之一百不说,失败的结局,极可能是让对方彻底抹去我们在东山有限保存下来的几个秘密据点!”

    “这个提案不在我们今天的讨论范围,我们还是先关注比特博士的香水实验吧!”伯德敲了敲桌子。

    炸开东山地底?

    这个想法简直太疯狂了!

    现在这个阶段已经想着相互残杀了,假如再进一步,那岂不是相互往对方的头顶扔大蘑菇?

    伯德越想越感到荒谬。

    为了手中的权力。

    为了利益。

    人类甚至不息毁灭整个世界……这就是人类!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