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 专访
    赛马场、全息虚拟场馆、东大武道国术馆。

    林东全转了一圈。

    最后。

    他还参加了今年天空骑士团举办的主题为‘百万慈善自由行’的首届东山环市自行车公路慈善赛。

    本来徐东海等领导希望林东上台参加揭幕剪彩仪式的,林东婉拒了,他懒得做这种无聊的事。林东跟程明歌一人一辆自行车,下场参赛,亲力亲为地支持以天空骑士团筹办的首届赛事。

    尽管参赛过程费时不少,不过对于能够收割海量信仰之力的活动,林东还是比较积极的。

    倒是苦了浓眉哥。

    负责安全的他整一路上提心吊胆。

    幸好,在无数安全人员以及天空骑士团成员的左右保护下,并无意外发生。

    “又到了每日一事的新闻环节,今天,我们在自行车公路慈善赛的现场为大家带来了一位天空骑士团普通会员的采访。”文慧在新闻后,习惯性地给大家爆料。每到这个时点,电视台的收视率就会直线上升,稍有点风吹草动就会破20,可以瞬间秒杀各种热剧。

    说是普通会员。

    大家都知道这位是谁。

    普通会员是林东之前在内部晚会以及记者采访中对自己在天空骑士团不担任任何职务的自我调侃。

    后面为了推广游戏成立竞技团并挂名担任团长,可是实务仍然是撒手掌柜,鱼彤彤经常吐槽他还不如一个普通会员呢,于是普通会员就成了林东逗版的特指。

    因此文慧特别指出‘普通会员’的时候,收视就开始发疯了,无数迷妹赶紧打开电视收看林东的最新消息。

    不仅是粉丝。

    就连一些敌对势力。

    也在悄悄的观望中贡献了不少收视率。

    “木头,你觉得‘百万慈善自由行’环市自行车公路慈善赛办得如何?假如要你打一个评分,你会给它打上几分?”叶小芷现在淡定多了,毕竟她经常去可字大屋采访,原来一看林东就晕乎的她,独力完成个采访没有任何问题。

    “办得很成功,我很高兴参与其中!评分?我没有资格给它打一个评分,我是其中之一,如果要评分,那么也是外人给我们评分啊!百万慈善自由行的成功,不是我的成功,它是许多人的心血,我参与和付出的很少,还享受了其中的快乐,所以要我打分,还是算了!这样吧,我给自己今天的自由行打八十分!”林东可不愿意抢大家的功劳。

    在筹办本次赛事的过程中,最大的功劳是天空骑士团的启明星团、南斗星团以及北极星团等几个星团成员。

    是他们辛辛苦苦将赛事筹办下来的。

    至于别的团。

    比如什么基佬狂草团、贱人狂草团、胖胖成狗团、孤撸单身狗团等等,他们能不添乱就不错了。

    “为什么你给自己打八十分呢?”叶小芷有点奇怪。

    “如果我身边全是妹子的话肯定一百分,可惜没有这种福利。”林东双手一摊:“作为一个普通会员,福利方面暂时还跟不上,没办法!”

    “我下次跟班长她们提一下意见,多照顾照顾咱们普通会员的心情!”叶小芷配合道。

    “那太谢谢你了!”林东听了满脸感激。

    “不客气!”叶小芷一路演到底。

    观众当场笑喷。

    许多人跑到叶小芷的围脖下,疯狂地刷666。

    叶小芷光荣的成长之路,可是直接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发生的。比如那一句‘班长,你是我的粉丝’,笑歪了不知多少人的肚脐。

    “明年你还参加不?”叶小芷笑过后,忽然忘了稿子预定的提问是啥,心里一慌就胡乱问了。

    “应该会参加。”林东一本正经。

    “咦?不是说你只能抽空参加第一届吗?”叶小芷有点晕了,你说的怎么跟原来的内幕消息不一样啊?

    “原来是只参加第一届的,问题是你如果跟班长说了,增加咱们普通会员的福利了,明年我想身边说不定全是妹子……这我得参加啊,没有空我也要参加的!”林东一说,观众直笑得东倒西歪,太逗了,木头你不厚道,不按套路出牌,你这不是为难人家小叶子吗?

    这个采访一出。

    无数好事的人跑去叶小芷的围脖狂刷。

    “福利!”

    “福利!”

    “我们也要福利!”

    “小叶子你一定要跟班长提意见啊,不然咱们普通会员就惨了!”

    “我们懒虫蠕动团明年也要参加自由行,并强烈要求安排在某位普通会员的身边!”

    “请班长放心,我们大fff团会贴身保护好某普通会员的,我们人手一支火把……在我们的保护下,某一位普通会员会很安全,请务必让他参加明年的烧之旅行!”

    叶小芷的采访只是逗乐,来点林东的新闻给大家提提神。

    在最后。

    文慧还有新的预告。

    那就是林东要对青春药剂和基因饮料目前引起的社会现象作一个专访回应。

    青春药剂和基因饮料引发的舆论,就像一场十八级飓风,以东山为中心往四周扩散,全民参与,无人不渴望知道更多的消息。偏偏林东一直不作回应,大家能怎么办?只能根据自己知道的消息,在网上、在生活中,跟身边的人各种议论,各种推理,各种瞎猜!

    林东不站出来说明一天。

    那么这种吵吵和瞎猜就永远不会停息。

    “今天晚上,我们准备了一个比昨天晚上更加精彩的专访话题,关心青春药剂和基因饮料的朋友,绝对不容错过。”文慧例牌在新闻之后,进入了完全属于她的每日一事新闻环节。

    全世界。

    只有她一个人才有独家新闻。

    无数同行咬着牙,把频道转到了东山电视台,进行一场仅次于新闻联播的节目转播。

    幸好文慧的爆料不是天天有林东和程明歌,转播不天天有,否则世界各大同行们非跳楼自杀不可。

    毫无迫疯同行自觉的文慧。

    脸带微笑。

    先是跟那一个让无数人为之欢呼又让无数人恨之入骨的年轻人轻轻握手,再礼貌地请这个即使世间最挑剔的人也挑不出多少毛病的年轻人坐下:“木头,非常感谢你在百忙中接受我们每日一事的专访。目前社会上对于青春药剂和基因饮料有各种各样的议论,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甚至有人对于这两种东西的出现表现出强烈的排斥和敌意!青春药剂和基因饮料由你创造,你会怎样回应这些社会议论呢?”

    “首先,我对于自己的发明创造引发社会性的议论,尤其是一些人比较负面的猜测,表示歉意。”林东微微点头:“在研发之前,我没有想过太多社会性的问题。作为一个研究人员,我全身心投入其中,实验过程中,对于一些外界的猜测或者引发某些人恐慌的社会现象,我并没有深度去思考,这是我的不足。”

    “你觉得社会一些人的猜测或者他们的推断会真实发生吗?”文慧问。

    “未来会如何,我无法确定。”林东摇头:“有人认为,青春药剂的使用,会产生紊乱的伦理问题,会让老人活得更老,会让老人挤占年轻人的位置,会让老人争夺更多原本属于年轻人的资源,会让社会的分配更加不公平等等等等。这一点,我觉得有点可笑!”

    “可笑?”文慧柳眉微微抬起来,似是好奇林东的答案。

    “对。”林东笑了:“社会的问题很复杂,我不是社会学家不懂得其中的运行规律,所以在这个方面我就不班门弄斧了。我只想说一些我自己知道的东西,比如青春药剂的使用,会产生紊乱的伦理问题,这个问题表面看起来挺好尖锐的,谁碰都棘手,可是反过来看,它发生了没有?”

    “大家不是担心嘛!”文慧也笑了。

    “青春药剂让老人恢复一定的青春活力,容易引起伦理问题这一点,我不否定会有这种可能。但是,我们假如在源头上做好工作,是不是可以规避或者减少这一个问题的发生呢?”

    “那我们能不能在源头上做好这个规避工作呢?”文慧又问。

    “这个问题,不应该我来回答。”林东摆手道:“这其实是一个全民问题,不是我一个人就可以做的!大家讨论它,全民讨论;那么大家执行,是不是要全民执行呢?答案是肯定的!假如要别人执行,自己钻空子,有这种想法的人多了,无论我一个人怎么堵,也堵不过来!可是如果全民执行,大家自觉规避这个问题,只享受青春药剂带来的好处,那么又会如何呢?那么伦理紊乱问题根本不存在!”

    “你的意思是,假如我们每一个人都自觉做好,每一个人都监督好身边的人群,那么这个问题和忧患会从根源上消失对吗?”文慧总结地问。

    “是的。”林东点头同意:“社会上每一件事,全民参与,就会让困难的事情变得简单。伦理问题,同样不会例外!青春药剂会产生这样的社会问题,我们做好了,可以从头堵绝它的发生,这一点是肯定的!”

    “青春药剂的问题,还引起了老人争占年轻人位置和资源的社会忧虑。”文慧道。

    “我有个问题。”林东哈哈大笑起来。

    “嗯?”文慧好奇地看向他。

    “我们假如,青春药剂从来没有问世,那么现在的社会,到底有没有这些问题发生呢?现在的老人会不会跟年轻人争女人呢?会不会挤占年轻人的工作岗位,会不会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呢?我想是有的,否则大家就不会看到这些,并且为之担忧。”

    “大家正因为看见了这些,就觉得青春药剂问世,会让这个问题更加严重。”文慧点头。

    “有个成语,叫做‘因噎废食’。有人吃饭不小心噎死了,那么让大家都不吃饭了吗?社会在进步,以前的手机没现在先进,以前的娱乐没现在丰富,以前的科技没现在发达……有些人在物欲横流的世界过得很不开心,那么是不是让大家回到过去,过上古代人或者原始人的生活呢?”

    “社会的确在发展,无可阻挡!”文慧当然站在林东一边。

    “是的,青春药剂不在我的手中发明,总有一天,它也会在别人手中发明。我觉得,大家与其纠结青春药剂的诞生,不如放开心结,主动去解决社会上的问题。这些问题不是青春药剂带来的,它们都是原有的,青春药剂的出现,做好了非但不会加剧它们,反而会大量减轻里面的问题。”

    “一个人,站在原地不动,等着别人去推他前进,那么他埋怨别人推得不够用力,推得不够快,这是毫无道理的一个社会问题!”

    “你要主动去走了,不需要别人推,反过来能带着一群人跑,你需要担心被别人落下吗?”

    “当然,我们允许有人走得慢一点,有人走得快一点这样。”

    “我们尽量帮忙一些走得慢一点的人快起来……假如有人一点不动,他自己一动不动,还用各种手段阻止别人向前走,这是哪门子的道理?一点不愿意动,别人拉不是拖也不是推也不是,难道他要骑在别人的脖子上吗?我对于这种人没有兴趣,我不愿意管一个这样的人!”

    “如果一个人愿意走,无论他走得多慢,我都愿意帮忙他!我是这样想的!”

    “我发明青春药剂,是为了让老人争占年轻人的资源吗?”

    “我是要帮忙老人争夺年轻人的工作岗位吗?”

    “我是傻子吗?”

    “我同样也是年轻人啊!”

    “我干嘛在闲得无聊非要帮忙老人打压年轻人呢?我有这时间干点什么不好!”

    “大家静下来,仔细想一想,马上就想明白,青春药剂不是吃人老虎,它也不是害人毒药!它只是一种失败的研发作品,以后,会有更好效果的青春药剂出来。现在没有获益的年轻人,等他们老了,他们会获得更多的东西和更长的寿命!”

    “基因饮料也是一样,从小朋友开始,我们一步步强化身体,一步步提升我们的身体素质和寿命。我不否认它的出现,会让社会调节一段时间来适应全新的变革,问题是这种变革是好是坏呢?它是好的!咱们现在不作任何改变,有了适应期不去调整,等到问题出来了,以后想改,恐怕就来不及了!现在青春药剂刚刚研发出来,还没有量产面世,基因饮料同样没有推出市场,一切都还来得及调整!”

    “最后,我想说,青春药剂和基因饮料都是好东西,你要没有份额,花钱还不一定能买得了!”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