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4章 我想跟你说声抱歉!
    五鼎神龙仙门众人惊呆了,他们万万想不到,有人竟然隐身埋伏附近,而且不是一人,而是一群。

    若非神龙破隐。

    敌人近身发动袭击,恐怕无人可以幸免。

    千郡和叶倩如她们也吓了一跳,她们还以为隐身无法看破,哪想到妖龙一出来,就被它发现了,真不愧是封印不知多少千年的超级**oss。

    “我先来?”千郡自知以目前的功力境界,尚不是这条妖龙的对手,不过她仍然想挑战一下,有林东在,她内心无比淡定。即使挑战失败,自己也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她觉得别说林东了,就是云悠悠出手,这条看起来嚣张之极的妖龙也翻不了盘。

    “还是我来吧,等我打残了你们再上。”林东稍微活动一下双手的筋骨。

    “小心点!”云寄语忍不住叮嘱一句。

    说完。

    她又是一阵暗羞。

    师妹还没有说什么呢,自己怎么就这样嘴快?

    “你们,你们,统统都得死!”门主浑身扭曲变形,皮下肌肉就像一群老鼠在疯狂钻动,原来高大魁伟的他身高不断拔长变巨,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至两米以上。黄金面具后,双目如火,燃起两团红光,妖艳诡异。他的身体更是散发出阵阵妖气,数米之内,无人能近,就连平时紧紧追随在身边两男两女也不例外。五鼎神龙仙门的门主双拳挚天,放声长啸,仰天咆哮:“你们这帮跳梁小丑胆敢亵渎神龙至尊,我要将你们打成肉酱!死!你们统统都得死!”

    比起门主。

    他麾下的诸位得力臂助,如山羊胡子、虬髯大汉以及文弱书生等人,更是急于立功。

    神龙出世之后,门主已得传承,目前就差自己献上一份从龙之功。

    正好。

    眼前有一群屑小敌人狂妄潜伏至此,此时若不杀他们以表心志,更待何时?

    “银漱观主?某家今天先杀你个无知贱妇,明日再踏平你的破道观!”虬髯大汉舞起两只流星锤,势不可挡地向银漱观主攻过来。

    另一边,道士打扮的山羊胡子老头挥着尘拂扑向浅缘庵主。

    倒是那个文弱书生打扮的男子。

    对上云寄语时。

    神色凝重。

    他当然知道云寄语这个武修不好打,问题是同伴已经抢了先手,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至于林东和云悠悠,在他的眼中完全不入流,仅仅是门中弟子的水平,倒是千郡和叶倩如,他能感到两人气血极足,说不定同是隐修大派中的武修高手。在没有足够信息的情况下,文弱书生他宁愿对上云寄语,毕竟这个人多少知道一定的底细。

    妖龙衔着球形内丹潇洒无比地直飞望天洞。

    一出望天洞。

    立即无视世间一切的变化,肆无忌惮地仰首朝天,吞吐内丹,疯狂吸收天地灵气,意欲快速恢复封印带来的虚弱状态。

    “你们在这等着,我上去将它打下来。”林东朝千郡她们笑了笑,示意她们别太紧张。

    “死!”门主爆发出一声炸吼。

    他的双拳砸下。

    目标却不是林东这边,而是一直跪在地面上的假金袍长老。

    假金袍长老表面恭敬地跪在地面上,其实眼神余光一直留意外周围变化,尤其是门主的一举一动。他看见门主发难,向自己出手,立即腾身弹起,急急逃离。

    谁不想门主吸收了妖能后实力暴涨十倍不止。

    原来能跟门主抗衡几招的假金袍长老,就连招架都来不及施展,即被门主双拳轰在额门上。

    目露骇色的假金袍长老中拳。

    护体法宝噼啪爆碎。

    他发出一声惨叫。

    整个脑门猛地崩塌下去,天灵盖破碎不堪,鲜血自七窍中激溅而出。

    “去死!”门主得势不饶人,他一手抓住假金袍长老咽喉,另一只手重新爆发致命杀拳,重重地轰在假金袍长老受创最重的额门上。失去护体法宝的假金袍长老头颅爆碎,无数红白之物飞溅一地,原来僵直硬撑的身体无力松软地瘫垂下去,一命呜呼。

    “不!”原来负责血祭的十几个老头子全是戏精,他们看见假金袍长老被杀,立即齐声悲鸣起来。

    “立即归顺于我,你们可留一命,否则,你们将以叛逆论处!是死是降,你们一言可决!”自以为杀掉了生平最大宿敌的门主,态度立即嚣张了一百倍。

    金袍已死,试问世间还有谁敢忤逆自己?

    天下。

    终将归属于我!

    强势降伏了那群一直忠心耿耿追随在金袍长老身后的老护法团成员后,心情得到空前满足,自信爆炸的门主立即将手,不可一世地指向林东这边:“蝼蚁们,给本门主跪下!”

    “这个小怪头目就交给你们了,先不要打死,我要留着他,看最后的好戏。”林东嗖一声消失在众人之前。

    门主以为林东以法宝隐身,立即愤怒无比地冲过来。

    重拳如山。

    刚刚一脚踹飞文弱书生的云寄语看见师妹云悠悠还背着手看戏,立即抢过来迎战。

    她挥拳与门主正面硬碰。

    轰!

    一声巨响,震动了整个山洞。

    罡力与妖能相撞击,形成一阵凛冽的冲击波席卷全场。

    大师姐云寄语咚一声飞砸在岩壁上,而场上的门主,却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啊哈哈哈哈……”一拳轰飞了原来根本不可能硬抗的武修,门主的自信心已经膨胀到了外太空,他仰天狂笑:“蝼蚁,你们统统都是蝼蚁!”

    “别得意太早好不好!”云寄语被震得气血翻腾,不过脾气也上来了,打架谁怕谁啊!本以为你吸收了妖龙能量后会变成一个超级恐怖的妖怪,哪知道还是个凡人,就凭你这么点力量,也敢妄自尊大?开什么玩笑呢你,你不过是个坐井观天的癞蛤蟆罢了!

    光芒闪动,背后黄金羽翼极速舒展开来。

    云寄语闪电般重返战场,一脚重重地踹在门主的面门上,将那得意忘形的狂笑当场打断。

    就算你吸收了妖龙能量又如何?

    就算你力大又如何?

    我会飞!

    刚准备扑上去捡个便宜的文弱书生惊呆了,哎你不是武修吗?武修怎么有翅膀?我没有眼花吧?啊这里面有点不对头啊,武修怎么也玩法宝了?而且还是翅膀型的法宝?

    门主愤怒挥拳,云寄语早已经绕飞不知多少圈。

    一拳落空。

    云寄语看见有破绽,不客气又一脚踹在门主的后背心,将他踢了个踉跄。

    门主怒极反手抡拳横扫,云寄语燕舞半空,等门主拳势将尽,又以燕返一式踏在门主的黄金面具上。

    嘭!

    黄金面具发出一声巨大的震响。

    面具的两眼之间以及左唇角似乎产生了一丝丝裂隙。

    门主咆哮如雷,他自认有纵横天下之力,奈何无法跟云寄语这个武修正面拼斗,对方灵活如燕高速飞行这种战斗方式实在让人太恶心了。

    “有本事你下来跟我打,本门主让你一只手又如何!”门主其实也会飞,不过他有自知之明,假如自己驾御着慢吞吞的飞行法宝,在必须平衡向上的身形姿势跟对方于半空中交战,会输得更快,输得更惨。

    “哈哈,想不到五鼎神龙仙门的门主,连御空飞行都不会。”云寄语笑得真开心。

    有了黄金之翼。

    自己的战斗立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无论怎么打都必须考虑到落地的问题,现在根本不需要思考这个,战斗空间无穷无尽……再加上活力戒指在手,打三天三夜也不累。

    想一想。

    心情简直不要太好!

    银濑观主和浅缘庵主她们的战斗,也因为云寄语飞在半空的舞空战姿而停了下来。

    这样的战斗方式完全超越了她们原来的想像。

    比鸟儿还灵活。

    飞着打。

    你还怎么打?

    虬髯大汉飞身腾空而起,两颗流星锤快如闪电,阴险狡辩地背袭向盘旋在门主头顶的云寄语。

    “滚开!”云寄语飞起两脚,踢飞流星锤,等虬髯大汉力尽落地,她极速俯冲,单掌按在虬髯大汉的面门,一巴掌将对方按倒在地面上。虬髯大汉后脑勺咚地砸地面上,护体法宝噼啪作响,全部震碎,口鼻中鲜血源泉般奔涌出来……要不是门主冲过来救援及时,云寄语再加一拳就能把他秒掉。

    “恶鬼咒!”道士打扮的山羊胡子咬破食指,在一张破旧的符纸上画画,再一抖点燃,只见他的头顶上,有个散发着邪恶鬼气的黑影迅速长大,化成张牙舞爪的恶鬼,疾扑向云寄语。

    “这一招没用!”云寄语一拳将扑来的恶鬼砸成烟雾。

    活力戒指上的破邪法阵无声闪现。

    形成光芒闪闪的法阵大网。

    将烟雾包裹其内。

    再一收。

    地面道士打扮的山羊胡子就跟抽了筋似的惨嚎起来,身体扭曲如柴,眼耳口鼻,鲜血汩汩涌出来……更恐怖的是,一个浑身浴血的恶鬼凭空跳出来,张开血盆巨口,恶狠狠地噬向主人的咽喉。

    不等山羊胡子作出反应,噬喉恶鬼又以利爪紧紧搂住主人。

    轰地一声。

    来了个让外人莫名其妙的自爆。

    山羊胡子被自饲的恶鬼炸得尸首分离,一颗头颅死不瞑目地滚到门主脚下。

    “为什么会这样?”门主看见自己平时最为倚重的智囊惨死当场,整个人惊呆了,若说施放恶鬼不生效也就罢了,为何会调转头反噬其主呢?云寄语手中的戒指,到底何等级别的护体宝物?

    “诅咒无效!”云寄语欢喜地亲了食指上的戒指一下。

    当初林东说给活力戒指加上破邪法阵。

    她可没想到会有如此神效。

    一个诅咒。

    自己安然无恙。

    敌人反受恶鬼反噬,一命呜呼,这个破邪法阵真是太给力了!

    “杀了你们!”门主怒急攻心,他奈何不了拥有黄金羽翼的云寄语,满腔怒火无从发泄,一转脸看见静静看着这边的云悠悠、千郡和叶倩如,顿时感觉找到了突破口。

    他挥动巨拳势如奔雷地疾冲过来。

    打不了会飞的。

    难道我还打不了你们这些只能站在地面上的弱渣?

    等我把你们劫为人质,一个个虐杀当场,不怕云寄语你不重新降回地面束手就擒!

    “哎?冲我们来?”叶倩如高兴了,她本来就不想做个吃瓜观众,只是云寄语打得正在兴头,她不好意思出手抢怪罢了!现在看见门主冲过来,她马上乐了,你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既然你想自虐,那咱还跟你客气什么?

    “太慢!”千郡哼了一声。

    手掌穿过门主的双拳,直接按在黄金面具上。

    黄金面具粉碎,勉强抗住云寄语攻击的它,在认真作战的千郡面前,简直脆弱如一面镜子。

    轰隆!

    门主身体炮弹般砸在地面上。

    千郡第二招又至,她伸手往地面一抓,就像抓小鸡似的,直接将门主拎起,再往后重重地甩出去。叶倩如跟她配合默契,一看门主飞来,立即旋身,飞起一脚,将门主重新扫回去。

    门主还在半空。

    千郡同时转身一脚将他扫向天空。

    云寄语兴奋得身体每个细胞都在歌唱,原来打架还能这样玩,实在是太赞了……她等门主冲上半空,在即将坠落的瞬间,展翼冲上去,双拳合抱成锤,迎头一记爆杀,重新将门主脆生生地砸回地面。可惜她没跟千郡和叶倩如仔细配合过,砸回去的力量过大,角度稍微歪了那么一点儿。

    于是,连遭打击在半空中飞来飞去的门主终于成功着陆,头脸深深地砸入地面的泥坑之内。

    “……”在场的人看了,全体倒吸一口凉气。

    别说敌人。

    就是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她们看了,也感到不可思议之极。

    她们知道千郡和叶倩如很强大,但真心不知道,进入战斗状态的她们会恐怖到这等程度。

    刚才的门主凶悍极了,就连云寄语也不得不飞到半空,避开正面角力,哪想到在千郡和叶倩如的手中,他连一招都接不住。

    全场唯有微笑着静看过程的云悠悠一个人知道真相。

    这哪是千郡和叶倩如她们的最大战力。

    差远了。

    除了头顶那条即将陨落的妖龙,整个五鼎神龙仙门应该没有什么值得千郡和叶倩如全力出手了。

    望天洞顶的千米高空。

    正在以内丹疯狂吸收吞吐天地之气的妖龙,忽然发现面前多了一个小小的人儿。

    一个貌似普通人的年轻人。

    咦?

    气息完全隐没吗?

    “你才是真正的门主?”妖龙猜测地问,它觉得自己说不定弄错对象了,真正的门主是这个年轻人,至于刚才的那个家伙,说不定是个冒牌货。

    “不是。”林东摇头又摆手:“我只是想跟你说声抱歉。”

    “抱歉?”妖龙微愕。

    “对。”林东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因为等下我会将你打成渣渣!”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