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囚牛长老
    两个腾飞半空的外派长老定型在明坛左右。

    身体悬浮半空。

    一动不动。

    仿佛两个被定格住的人形影像。

    “灭!”这回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抢了先,抢在千郡和叶倩如前头,一左一右,祭起法器将两名定型不动的长老当头一击。避无可避,护体法器的作用亦在刚才的定身中告破,饶是功力深厚,两名外派长老亦无法硬扛银漱观主她们的雷霆重击,当场毙命。

    明坛中心,赤衣护法状若疯虎地杀回。

    利爪旋转如轮。

    直取林东。

    林东背着手,伫立不动。

    就在赤衣护法利爪袭体的刹那,一个人影闪现,并且高速迎向赤衣护法。

    “吃我一拳!”师姐云寄语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进入明坛的,但她完全不去关心这些细节。

    当她看见赤衣护法向林东扑过来。

    自然反应式的挥拳。

    一拳轰穿了赤衣护法的爪轮,直接印在对方的下颌上。

    赤衣护法比冲锋还快十倍的速度倒摔回去,沿途撞上了几个结阵弟子,带动肢断骨折的他们一同摔飞,再重重地砸在明坛边缘,发出‘咚’的一声巨响。明坛页,青石铺就的坛面崩塌破裂,几个功力较弱的弟子脑袋就像砸碎的西瓜,刺眼红色飞溅满地,模样惨不忍睹。

    噗!

    无数碎牙挟裹着鲜血激喷出来。

    逞强的赤衣护法还想挣扎着站起来,然而下巴遭遇重击的他早已经达到承受极限。

    双手刚想支撑,脑部震荡的剧烈反应彻底淹没了他的意识,赤衣护法两眼一翻,微微抬起的头颅,嘭地摔回地面。紧接着,鼻、耳、眼各处开始渗出血迹,伤势全面爆发,再不可逆。

    “统统滚开!你们这些渣渣,全部死到一边去!”

    师姐云寄语如虎入羊群。

    拳脚如雨。

    势如奔雷。

    十秒时间不到,就已经将所有结阵的弟子轰得七零八落,除了脸色死灰的囚牛长老之外,再无一人幸免。

    五鼎神龙仙门弟子合结的三才两仪剑阵,还来不及发挥一丁点威力,即让自内部攻击的云寄语破除。囚牛长老此前各种变局都想过了,唯独没有想过敌人可以瞬间进入法阵守护的明坛。面对功亏一篑的局面,囚牛长老真不知自己该如何反应才好。

    逃?不可能!

    战?更是自找死路!

    降?对方根本没有接受俘虏的意思……

    “你不是要给你们门派的守护神龙解封吗?动手吧,我保证不打扰你!”林东站在囚牛长老面前,笑得一脸真诚,仿佛囚牛长老是他多年不见的老友似的。只是,他笑得越亲切,囚牛长老心中的寒意就越重。

    “杀了我吧,就算我一个人没办法进行守护神龙解封仪式,神龙自己也可以冲破封印,自行脱困而出,到那个时候,你们统统都得死!你们不但会死,还会死得很惨,你们将成为它的腹中之物!所有人,无一例外!”囚牛长老直到现在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他希望对方没有看破明坛骗局,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等地下暗坛的血祭大功告成,那么就是五鼎神龙仙门的逆转之时。

    “破坏祭坛的法阵核心,阻止他们的献祭!”林东挥手,示意大家开始动手毁坏明坛。

    “你们休想得逞!”囚牛长老一声大喝。

    “滚!”云寄语一拳将他轰趴下。

    “别打死了!”林东叮嘱。

    “这老家伙命韧着呢!”叶倩如嘻嘻地笑,不过她笑得越甜,出手就越狠。

    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正跟云悠悠在明坛四边的阵脚破阵,费了一番气力,阵脚破掉,核心湮灭,明坛的守护法阵才正式宣告崩溃。

    地底,隐隐有股非同寻常的震动传出。

    浑身是血好不狼狈的囚牛长老,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杀了我就可以阻止神龙复苏?你以为破掉守护法阵就可以保持原来的封印运转?错了,你们大错特错!破除守护法阵,本身就是解封之一,你们等于帮了我的大忙!”

    “我再尽点力,送你归西吧!”叶倩如用脚踩着囚牛长老的头颅,电流爆发,殛得囚龙长老浑身冒烟,口中惨嚎不绝。

    “差不多了!”林东伸手,凝聚出一团乌光。

    再轻轻投掷到囚牛长老的身上。

    乌光大作。

    一个跟囚牛长老完全相同甚至身上的伤势亦毫无两样的复制影子站了起来。

    这个复制影子的形象,别说外人看不出破绽,就是扭头偷看的囚牛长老自己亦看得惊恐万状,完全找不到任何跟自己相异的部分。对于林东泡制一个如此相像的复制影子,囚牛长老除非是傻子,否则如何会猜不到他的真正用心:“你想用它来冒充我对不对?你太阴险了!如此卑鄙无耻的手段,又岂能称作正派作为!”

    林东摊了摊手:“我从来没说自己是正派人士啊!再说这是咒术,跟卑鄙无耻扯不上关系!倒是你们五鼎神龙仙门,用个假的明坛来掩饰,意图偷天换日,暗里地以活人鲜血献祭邪物妖龙,才是真正的邪恶行径!”

    云悠悠摇头叹息:“像你们这等伤天害理丧尽天良之人,竟然要求别人用正派手段来对付你们,真教人无语!”

    “想得多美啊,按照他们的标准,要求对手必须是道德高尚的圣人,不能做任何一丝出格之举,自己却穷尽世间恶举而毫无愧疚,甚至还沾沾自喜。这双重标准,只能说玩得真溜!可惜,遇上了不按常理出牌的我们!”身为海魔女的叶倩如嘻嘻地笑。

    “接下来,要杀了他吗?”师姐云寄语带点嫌恶地看了浑身是血的囚牛长老一眼。

    “不,要杀了他,复制影子就会失去鲜活感,容易露出破绽。”林东摇头。

    “捆妖!”银漱观主祭出一段银丝绳子。

    灵性无比地自囚牛长老身上缠绕。

    囚牛长老忽然身上黑光冒起。

    龟形影像头顶映印。

    只听他大吼一声。

    振臂。

    挣开银漱观主的捆妖绳索。

    不等云寄语她出手攻击,囚牛长老疯狂地自残,双掌连拍,将自己的胸骨根根震断,又以刺手入腹,嘶啦一声将胸腹尽数剖开,将里面花花绿绿的肠子统统抛洒出来……

    “想冒充我?做梦!我囚牛是神龙之下最忠诚的信徒,你们以为我会在乎区区一条性命?为了神龙我可以牺牲一切!”囚牛长老一边得意地咆哮,一边以血淋淋的手掌直取心脏:“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不就是想冒充我去接近门主和金袍老祖吗?可是你们以为我会给你们那样的机会?年轻人,你耍的小手段不错,但对上我,我可以清楚明白地告诉你,你还嫩点!”

    “等等!”林东伸手急叫,似乎想阻止。

    “太晚了,如果你们一开始就将我的四肢斩掉,那么还有可能阻止我的自尽!”囚牛长老满脸疯狂,眼眸的疯狂之中,又带有一种无以复加的决绝。

    他的手强行将心脏扯出。

    当场捏爆。

    然后,在残存最后的生命中哈哈大笑。

    他的笑声越来越弱,由哈哈变成了嗬嗬,最后是残吐血沫的嘎嘎响。

    尽管丧命在即,囚牛长老脸上的表情仍然充满了得意,一种奸计得逞的表情展露无遗。

    “我其实是想告诉你,你误会了。我刚才说你死了,复制影子就会失去鲜活感,那是有时限的,复制影子在主体死去的十二个时辰之后就会褪色,形态变得虚无……不过区区几小时完全没有关系,所以你就算是自杀,那也是白死!”林东叹息一声,带点替你不值的表情解释道。

    “咕咕!”囚牛长老的眼睛鼓凸,鲜血止不住地自嘴巴里汩出来,可惜他现在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不会轻易死去,就算死去,只要保持灵魂不灭,也可以通过神龙赐体恢复?我可以告诉你,那是假的!你们的神龙,它根本就没有复活躯体的能力,它的主能力应该是毁灭,而不是让生灵复苏。就算可以复活,那也不可能是你,而是神龙分出来的假身。表面跟你一模一样,实际上只是它的分身,你真正的灵魂只会充当它的食粮!”林东又耐心地给囚牛长老讲解。

    “咕咕咕……”囚牛长老的眼睛凸得更厉害了。

    “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变成妖龙食粮的,因为那会助长它的战力。我会将你的灵魂好好地保存下来,等接下来杀掉了妖龙,再带回去,给我种的那株小食妖花做花肥,你的灵魂很邪恶,相信养分一定很足。”林东抓了抓后脑勺,似乎猛记起一事:“对了,在你临死之前,我得抓紧时间告诉你最后一个秘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神龙解封的地方在哪里,之所以在这里耽误那么多的时间,就是想让它大胆复苏,然后趁它刚刚爬出来最虚弱的时候给它沉重一击。对,你猜对了,我们接近它的办法,就是你,准确来说,就是你的复制影子……”

    “噗!”囚牛长老忍不住一口鲜血激喷出来,然后浑身抽搐一下,生机断绝。

    林东等他一死。

    立即伸手。

    虚抓。

    自囚牛长老的身上,汲起一团飘渺无定的青光。

    青光中隐隐带有囚牛长老的形象,但这个形态并没有定型,时而聚,时而散,时而怒,时而悲,变化不一。

    “你说这些的目的就是让他死不瞑目?”师姐云寄语有点想不通,按照林东的能力,一巴掌就可以劈死囚牛长老,怎么跟他聊那么久?

    “不是,这其实是增加养分啊!”林东摇头。

    “增加养分?”云寄语更是不解。

    “对!”林东将青光收入贮物戒指之内,再耐心地给云寄语她们解释道:“囚牛长老的灵魂带有力量,跟普通的弟子截然不同。不过,他的灵魂如果没有剧烈的波动,没有愤怒、悔恨、仇怨等等负面情绪,那么还不完美!为了让他的灵魂最大程度地达到极致,我设了刚才的局,让他一步步地走进圈套中,然后在疯狂中自裁,一边是自以为成功的骄傲,一边是心智崩溃的逆转打击,最后充满了痛悔,于绝望中死去……这样一来,他的灵魂就将成为某些邪器的最佳炼制品,当然,我不需要炼制那些东西,我只是将它视为培植小食妖花的优等花肥!有了这个情绪复杂又带有力量的邪恶灵魂,小食妖花一定会茁壮成长的!”

    “原来是这样!”师姐云寄语恍然大悟。

    “你真阴险!”叶倩如凑过来,飞快地在林东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将敌人玩弄于掌股之间的手段!啊,你们别看我,我只是一时激动,失控了,啊,我保证下次不会!”

    “我又没说什么!”云悠悠看见叶倩如讨饶的手势,顿时为之莞然,玉唇轻抿起一涡浅浅的笑意。

    “小食妖花是你书房的那一盆花吗?”千郡赶紧转移话题,将关注点落在小食妖花上。

    “对。”林东点头。

    “囚牛长老死了,敌人不会发现其中的破绽吧?”银漱观主又问。

    “不会,恰恰相反,囚牛长老死透了,灵魂被摄,复制影子才能真正以假乱真!”林东哈哈大笑,一挥手:“接下来,就看新囚牛长老的表现了!”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