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定!
    千郡冷笑。

    赤手空拳以一敌二还如此骄横,谁给你的自信?

    要是你拿法器出来攻击,又或者念个咒诀,倒也罢了,谁不想只是单凭拳脚功夫,还口出狂言……你这不是打着灯笼进茅厕吗?

    “道爷真威武!”叶倩如笑得花枝乱颤。

    厉爪当头而下的她游身如蛇。

    自对方身侧滑行而过。

    另一边。

    千郡双手直接洒出一片熊熊烈焰,焚向脸皮焦黄的枯瘦长老。

    枯瘦长老烈焰罩身,身上‘啪’地一声,护体法器爆碎。滑到身后的叶倩如趁机探出纤纤玉手,兰花般的柔荑轻拂。她的动作优美,效果却血腥恐怖,枯瘦长老咽喉忽然洞穿一个血窟窿,一条长长的喉管让叶倩如强行抽取出来,等它甩落地面,枯瘦长老的双眼像死鱼般翻白。

    那双铁挝般的利爪紧紧地揪醉咙处。

    奈何死亡注定不可挽回。

    他摔在地上。

    鲜血咕咕咕地自那偌大的血窟窿汩流出来。

    枯瘦长老还没死透,身子不断抽搐,污血溅洒满地,看起来好不恶心。

    明坛那边几个长老见状大惊,他们哪想到千郡和叶倩如的实力会如此强蛮,一招即告破敌。更让他们感到心颤的是叶倩如的狠辣,杀人手段他们看得多,可是洞穿喉咙强行抽出喉管这种痛苦的死法,他们还真没见过。

    “妖妇,拿命来,我要你给我师兄填命!”一个怒目流泪的鹰鼻长老疯狂地冲过来,他左手持符,右手拿着一枚表面斑驳陆离的古旧铃铛。

    黄符燃起。

    化作一阵白烟。

    罩体,鹰鼻长老浑身遍是黑气,头顶隐隐有邪魔之相印映。

    叶倩如探爪直取鹰鼻长老的咽喉,那鹰鼻长老早有防备,古旧铃铛守在咽喉之前,在叶倩如探爪之际,鲜血般的红光闪起。

    “真聪明!”叶倩如探爪为虚,身法再展,又一次游到鹰鼻长老的身后。

    旋身间,长腿化作千练。

    鹰鼻长老背后受袭。

    身体剧震。

    黑气当场爆散。

    那邪魔之相黯淡无光,似孤灯临末,危危欲熄。

    那一边的千郡配合默契地杀到,同样飞腿,重重地轰在鹰鼻长老的胸膛心坎处。

    前后受袭的鹰鼻长老身形踉踉跄跄地走了好几步,他咬牙想硬扛住,只是一股炽热堪比熔浆的气血自腹中冲喉而来,任凭意志如此坚守也压抑不下。他张嘴哗地吐了出来,只见鲜血如瀑,自唇间狂泄,里面还挟着无数内脏碎块……

    一吐。

    泄尽了鹰鼻长老所有的意志和力量。

    他就像砍伐倒地的大树,眸中带着不甘,却不得不轰然倒地。

    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那边亦全面优势地压住两位实力最强的长老,她们忙中抽闲看千郡这边一看,暗地里大吃一惊。

    她们并非不知道千郡和叶倩如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然而战斗起来。

    彼此有那么巨大的差距,还是让她们大出意料。一招即秒,面对长老级别的对手,千郡和叶倩如依然毫不讲理地一招秒杀,她们真正的战力究竟达到何等程度了呢?

    “全体祭起法器,退守三才两仪剑阵!”白须蓝袍的囚牛长老一看大惊失色。

    两位强力道友出战。

    连敌人发丝不伤一退即惨死当场。

    再这样下去,明坛非但不保,就连拖延时间的长划亦将落空。

    师姐云寄语看见冲上来对战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的两位长老想退出去,冷哼一声:“迟了!”

    她的拳罡如山,轰向左边跟银漱观主对战的长老,那人掌如薄扇,巨力千钧,却不敢轻易跟云寄语这位大名鼎鼎的武修正面交手。他收掌守御,衣袖内却喷出一阵绿气,意图用秘制的僵毒迫退云寄语和银漱观主两人,抽身返回有小型法阵守御的明坛。

    “死!”师姐云寄语一拳破开守御的巨掌,势不可挡地轰在对手的胸膛之上。

    拳风凛冽如风暴过境。

    敌人释放的僵毒。

    席卷一空。

    胸骨尽折呕血当场的长老还没死,他的身上乌光猛闪,整个人就像沙虫那般钻地而入,速度快得迅雷不及掩耳。只可惜他低估了云寄语的反应,他的速度再快,又岂能逃过武修的追击。

    师姐云寄语重重地哼了一声。

    右脚高高擎起。

    再往地面五米处重重一踏。

    整片大地为之页,地面爆裂如蛛网般扩散。

    即使有法阵守御的明坛亦宣告龟裂,阵内结起三才两仪阵法的众弟子摇摇欲坠,几欲翻摔倒地。

    “啊!”地底有人惨叫,一道乌光自地里急射出来,化作那位逃窜的长老,只见他面目扭曲,七窍内鲜血不断渗出,状若厉鬼,让人望而生畏。

    “死得这么难看!”叶倩如带点嫌恶地皱了皱眉:“与其冒出来死在大家面前,还不如直接死在地底下,最少不会恶心人!那么垃圾的遁地术,不,准确来说应该是钻地术,毫无技术含量,还敢在我们面前班门弄斧,真是谜一般的自信!”

    “我愿降!”另一名长老见势不妙,赶紧急声高叫起来。

    “天真!”千郡驾着烈焰,仿如祝福天降。

    嘭。

    一声爆响。

    惊天烈焰破掉对方的护体法器。

    转瞬间将想反悔投降的长老焚成一名悲鸣不止的火人,挣扎一阵,该名长老倒地化作一堆焦炭……

    银漱观主和浅缘庵主相互对视一眼,她们忽然意识到自己假如不全力以赴,那么这趟铲除仙门败类的战斗恐怕会一点战功都捞不到。别说千郡和叶倩如,就是云寄语的破敌速度,亦远在自己之上。

    再这样下去。

    说不定只能一路尾随,做个全程观看的酱油观众。

    格格格。

    明坛那边结阵而守的众弟子,牙关战战。

    四名长老的实力何等强大,眨眼之间就被几个女人屠戮一空。

    剩下来的人真的能够守住明坛?除非是那种天生用屁股来思考的人,否则现在再没有谁会相信此前的坚守计划可以继续实行。问题守不住又能怎么办?逃?逃往哪?明坛还有法阵可以依守,一旦离开明坛,恐怕会死得更快吧?

    “你们怕什么,我门守护神龙复苏在即,只要结阵而守,从中有我镇守,三天三夜亦不能克,敌人的攻击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你们又何惧之有!”囚牛长老甭管目前的局势如何,先给门下弟子打打气。

    “长老神威,我等必死守到底!”有位五鼎神龙仙门的红衣护法站出来大声配合。

    “长老神威!”

    “长老神威!”

    众弟子跟着连喊几声口号。

    尽管声音犹带颤抖,但人多势众的呼喊还是给他们一定的鼓舞作用。

    囚牛长老趁热打铁地举起右手,五鼎神龙仙门的弟子纷纷竖剑,排出三才两仪剑阵之势。剩下两位其他门派的长老,跟着那位护法,冲到明坛边缘,站在阵门处守御,防止一直缓缓走来的林东突入,强行破敌。囚牛长老自己站在阵眼中心,手中拿着一个仿如兽头琴的小型法器,自牛羊鲜血献祭的位置不住地划动,似乎想用这个手势表明自己正在解封门中的神龙!

    地面的鲜血法阵被他的法器牵动起来。

    血液翻腾。

    如沸。

    法阵内似有某种神兽嘶吼。

    低沉却颇带威仪,听起来隐带龙吟之音,若非林东此前说过明坛乃是欺骗之局,说不定大家还会误信这里真是妖龙的封印之地。

    “哎呀不好,别让他解封妖龙,妖龙出世将大事不妙!”林东假意为囚牛长老制造出来的五毛钱特效着急,大声疾呼,他夸张的龙套演技跟对方五毛钱的特效相映成趣,听得云悠悠忍俊不禁,扑哧一声笑喷出来。还好对面的人心神紧张,无人顾得上理会各人脸上的反应。

    “那接下来要怎么办?立即破阵吗?”能够用高明演技给林东兜回来的人只有叶倩如这个骗死人不赔命的海魔女。

    “不,我们先等等!”林东表示要静观其变。

    “等?”叶倩如满脸不解。

    “妖龙破封而出的时候最弱,我们要趁那个时刻动手,给妖龙致命一击!”林东伸手,示意大家都别动手。

    看见林东如此配合。

    囚牛长老心中大喜过望,手中法器挥舞的动作越发明显夸张。

    不知内情的众多门下弟子心里越发紧张,他们既为林东的停手不攻感到庆幸,又恐神龙出世的脆弱时刻为敌所乘,心里好不矛盾。至于站在阵门守御的两位外派长老和那个红衣护法,猛地松下了心头大石。停手,静观其变是他们最为盼望的结果,只要囚牛长老能够拖延下去,说不定真正的神龙出世,对面来犯的敌人还蒙在鼓中呢!

    憋着的一口气没有舒出来。

    嗖。

    林东已经站在囚牛长老的面前。

    无人知晓他是什么时候用何种诀窍进来的,只是眼前一花,即看见他笑容满面地站在囚牛长老面前。

    “我进来看看,保证不动手,你们没意见吧?”林东背着手,表示自己是个和平主义者,能不动手的情况下绝不动手。

    “杀了他!”囚牛长老怒吼。

    赤衣护法闪电般杀回。

    两名外派的长老却不约而同地冲天而起,完全没有攻击林东的意思。

    相反。

    他们一左一右,避过千郡和叶倩如,向明坛两侧逃亡。

    假如林东没有瞬息之间突入阵中,他们还能勉强咬牙支撑下去,可是林东视守御法阵如无物,吓得魂飞魄散的他们如何还敢继续坚守。盟友?大难临头,生命要紧,谁还顾得什么盟友!再说他们并非五鼎神龙仙门中人,何必白白牺牲!

    “定!”云悠悠出手了,食指轻轻一点。(~^~)逆袭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